“情况不妙呀!”戴达尔想不到他们的精英小队就被奥勃良的一波强势反击打溃败。他见势头难再起,便改变计划,抢一车蓝冰;若是颗粒无收地回去,他恐怕难逃惩罚。戴达尔跳进一辆完好的蓝冰潭牛中。司机早已经抱头鼠窜,但这潭牛仍然是熄灭的,它需要智能启动。

“启动!启动!启动!”戴达尔怒拍着玻璃吼道。

“授权未允许。”机械音冷冰冰地提示道。识别光圈几次上下扫过戴达尔的脸。再劣质的智能识别也不会让这个没眼睛没头发的家伙过关。

“操操操!我长得还不够英俊吗!”戴达尔打算驾车辆撞过栏杆,然后潜水就溜走,但现在恐怕要改造人自己推着车子走了。

“啊啊!”戴达尔突然头痛欲裂,脑中的成像一阵晕眩模糊。“我操哪个混蛋!”他不断猛锤玻璃,机械手掌开始加热。因为机体陷入了暂时性失控。戴达尔不能再自主掌控他的机能动力。但他还是十分清楚,是一颗射来的干扰弹引起了他的头疼。这子弹就射中驾驶室的座位上。随即带来一阵强烈的干扰波。一般的干扰弹只是用来迫使盲眼佩戴者取下设备,放弃感知优势,让对手双方重新平衡实力。但对以超级盲眼为唯一卖点的戴达尔而言,这痛苦生不如死,因为他永远不能自己取下盲眼。

赤红执行者龙撕去车门,把戴达尔扔出来。莫飞惊讶地不敢相信,擦了两遍眼睛,又把眉骨都擦得通红。空气里凭空就出现一个战甲人。龙把戴达尔扔出来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干扰弹的威力还没退去。戴达尔的盲眼感知仍在一片模糊之中。戴达尔凭着本能突然挥拳而去,龙的战甲辅助力量更胜改造人戴达尔。龙轻易接住戴达尔的拳头。他举起手肘把戴达尔向着战车钢板连撞两击。

“啊啊啊!”戴达尔被龙反擒着手掌挨揍。情急之下,他暗暗使用必杀,手掌通红到比岩浆更烫的温度。戴达尔拼命挣脱了龙的擒打,龙蹲身一躲,却又反手擒住戴达尔的机械手掌,顺势把他的掌心猛贴向他的胸口。“啊啊啊啊啊啊!”戴达尔嘶声叫,他只有正常人一半的痛觉,但必杀熔岩伤到自己毕竟不好受。胸口是他放置机械能源的心脏位置。被伤到胸口后戴达尔顿时身体加速失能。

“你就这点能耐吗!”龙过肩把戴达尔摔在战车上。右手发力把熔岩手掌按陷到戴达尔的心脏里。戴达尔陷入了机能瘫痪。头部盲眼闪起故障电花。

“就这点力气?该叫你的老师在给你加两节电池!”龙正欲置戴达尔死地,一颗张开尾翼的导弹状物体掉落在他和戴达尔激斗的身旁。

.....谁送来了这个?你不会爆炸的对吧,龙暗暗想着,但显然是一厢情愿。导弹还是施展出它应有的威力,扩张的冲击力把龙和戴达尔连同战船一波流地掀翻开来。受到猛烈冲击的战甲虽然保护了使用者,但受重创后开始变换着红蓝幻色,不再有隐身效果。莫飞愣着看到被炸飞的龙在自己面前爬起来。

“你需要帮助吗?”莫飞犹豫地伸出来,搭把手道。

龙抬头看了年轻的车夫,抓住友好的帮助。他确实有些起身乏力。

“啊.....”莫飞没想到战甲人这么沉,他像被大地托陷下去。原本莫飞已是天生神力,但是看来没有护具的辅助,他现在还仍然没法和这些可怕的杀手们战斗过招。龙捡起水牛车底下的战甲头盔带上,蒙起半边脸。受损的头盔破得只剩下残半,也失去了应有的作用。龙戴上头盔后又摘了下来,他的“行者”战甲已经残破不堪。

“又是谁来了?”程风从战车掩体后走出来,他提着步枪,仍不知道车队的敌人是谁。见程风吃惊地张嘴抬头,莫飞也走出水牛车厢的视线遮挡区。

雏鹰,蟹形飞船,雄鹰战机凌驾在要塞的上空。蟹形飞船打开前端发射口,发射出一串灯笼导弹。多枚导弹从同一端口同时发射,在空中沿着各自轨迹画出一个立体球面形状后射向目标。导弹推进器留下的火焰喷雾酷似一盏点亮的灯笼。灯笼导弹大部分飞向要塞墙面,打击蓝盔军而去。小部分失控的导弹飞落桥面上散乱的车队和战车之中。雏鹰战机扑向低空,双翼螺旋兼喷射武装直升战机把持制空权。戴达尔的喷射兵已被这火力更强的飞行器吓退。全副武装的蟹形飞船能偶向地面任意一处发动大雨一样密集的攻击。

又有人加入了*蓝冰的队伍。蟹形飞船打开底舱,尖刀杀手tz格勒借着舱内外的重力差挑落下来。半尺长的白金银刃盯着小伦道夫的脖子。铁面男tz比小伦道夫高出太多。他轻易就可以刺穿小伦道夫的头颅,把他吊在半空。

“蓝冰在哪,我要接手你的车队。”tz格勒带着奇怪的面具还糊不清地问道。他用尖刃微微刺入小伦道夫的肌肉,喉结。铁面人最擅长酷刑,不然他不知道怎么和陌生人打招呼。

“不..不....你搞,搞错了!我,我没蓝冰,我还没拿到蓝....!”小伦道夫这次的确无辜,他快被tz格勒刺穿血管。

“少爷!”矮巴丁举起手枪,向tz格勒后脑门打去。格勒瘦杆身躯却反映极快。他弯腰转身,利刃竟把子弹向网球一样打了回去!

“哼!逮住了!”面瘫熊趁机向格勒扑倒,矮巴丁才捡回了小伦道夫一命。

“我们还有多少防御高炮!”核心控制室里的洪星已被笼罩在蟹形飞船之下。

“所剩无几长官!攻势太猛,不能冒险搬出高射炮,会被全歼!”

“那就搬能搬的出来!”洪星解下系在脖子上的另一把钥匙,把两个钥匙在手心里捏进肉里,像是把整个要塞抓在手里。“长官不能这么干!核子炮还没调试完成,如果现在强行使用可能会‘失控’!”

“那你去对付外面的战舰?”洪星置若一旁,不明飞船可以肆意飞越要塞的上空是对他莫大的侮辱。绝不通过的誓言犹如无声的讽刺高挂上墙。“给我接通核子炮操作官,立即进行对口令解锁程序。”洪星把双钥匙插入控制室启动口,整个控制室变得通明,最重型的武器核子炮呼之欲出。“马上!”洪星不容置疑地呵斥,鞭打着快跑的士兵。

要塞外的大战混乱不堪,轻便迅速的雏鹰战机在蟹形飞船的掩护下低空四处扫射。士兵单兵火力队飞行机的破坏难以为继。桥面上一片打乱,到处都有火光爆炸四起,弹片横飞。单兵难以抗衡战机。青凡木战甲受到子弹冲击瞬间会指数级硬化,以保护穿戴者。在硬化后的数十秒内不再受到外力时,护甲又会再次恢复常态,但是当冲击力连续过度,超过护甲硬化抵消承受极限时,青木护甲会像陶瓷片一样被成火龙串一样的子弹击碎破裂,导致穿戴者身亡。

战车掩体后,躺着护甲中弹粉碎一地的重伤士兵,甚至连肢体也和青木护甲一同碎裂。无辜的车夫伏在车一边躲避横飞的攻击物。有士兵开启灰狗战车,仰起炮口与飞行中队展开炮击。灰狗战车仅有一门主炮和钛管炮,慢射速难以打击告诉飞行物。蟹形飞船对地又有压倒优势,倾斜的炮火和导弹对大桥犹如割草机式轰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