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执行者秘密

jkb的几个巨型空中飞艇已经盘膝在铁锈地带上空良久。每到夜空时,巨型飞艇都会打开探灯照耀着下面铁锈地带布满着铁锈皱褶一样的街道。有的租用飞艇则永远向下打开着全息影像投影的广告,在城市夜空中到处游荡,展示推销。直到深夜时刻。

大雨淋漓。最巨大的“尤里”飞艇照亮着同笼赛场地,辽阔的天空中有股淡薄的铁锈味。所有的高楼邻屋都接受着强酸雨的洗礼。

菊门街外人头稀少。只有妈妈帮的女孩儿酒馆里才有热闹的人气,暖意融融。女孩儿们的体温永远能够吸引所有的男人往里钻。而外面的酸雨之下,冰冷寒意。莫飞抬头仰望着慢悠悠飘过的飞艇,漏电的招牌霓虹灯在大雨中不时会打断规律的灯光变幻。强酸雨像冰冻过的水珠。当它落地后会带走所有的温暖。直接滴落在皮肤上更是冰冷刺骨。难怪悬空高架上会有那么多流浪汉因为酸雨而冻死。

“听说是你救了我?你叫莫飞?”龙无息地走过来,站到他得身后,也仰望着雨幕道。

“哇!你...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吗!那个,是我和朋友们合力阻止了那个女人。”

“是你击败了那个女人?”

“谈不上,只是灵光一闪吧。我看到她快要把你.....”

“快要把我杀了,我全然不是她的对手,对吗?”龙微微眯起眼睛。他仔细打量了莫飞,即便单从莫飞的气势和身体,龙也基本可以确信,莫飞能够击败执行者瓦尔基里的唯一可能便是,他是个幸运的强化者。

“嘿!我们在要塞大桥上见过面对吗,你叫什么?”莫飞并不想提及龙被瓦尔基里击败的扫兴事儿。

“龙。”

“龙?你从哪儿来?那个女人她为何要杀你呢?”莫飞一口气问道。他总算是得到了一点点从大桥以来一直未解的答案。

“无可奉告,莫飞,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龙一口回绝道,让莫飞很是失望扫兴。这个人身上有许多能吸引他的故事,但龙也不是会轻易开口的人。

“那么...蓝冰呢?你应该知道不少和蓝冰有关的事实吧,不然你那天也不会恰巧出现在大桥上对吗。”龙与戴达尔大战的情景对莫飞而言很是惊奇而深刻。

大雨沥沥,选育蒸汽水雾已经朦朦层层,看不清相互之间的脸面长相。莫飞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在战术头盔里的战士龙。

“我奉命,阻止一切蓝冰能源进入蝎子镇以西的任何地方,不能让其中任何一方势力得到它。”龙背着双手,茫然地望着大雨。他不再打算保守一些对他涞水已经不重要,甚至毫无意义的信息。

“为什么!奉谁的命!”莫飞像撬开了一个牢固的秘密入口,迫不及待追问。龙友善地还了他一眼,仍然表示这不属于他解答的范围。

“你知道那女人为何要追杀我;因为我和你一样,问了太多有人不想我吗知道的信息。”

“呃...”莫飞咽了咽口水,被龙呛了回去。不过他并不惧怕执行者瓦尔基里再回来。

“总之莫飞,你可以知道的是,蓝冰到目前为止还是极其珍贵的能源。有很多人都在争相争抢,因为抢得先机尤为重要。但是也有人在暗中保护,要求蓝冰以他们的方式和计划来运行分配。他们有些自诩为秩序时间的管理者,道德的维护者;也有不少只为自己私利与野心的伪装者,早已经全都混杂一体。我便是隶属于这个庞大的黑暗面背后的一员。确实有人在为造福众生而研究蓝冰,同样也有人拿它进行着可怕无道的实验。恩泽港所发生的变数让原本有序的蓝冰供应中断,那使得很多人的相关研究和目的都停滞了下来。而你们的蓝冰便显得尤为重要,所以我才奉命,从东要塞开始就找上了车队。”

“这么说,在大桥上,你是来保护车队的?”

“并非如此定义。只是有人要让车队按照预定的方案线路顺利行进。”

“那是什么样的路线?”

“这还与你有关吗?”龙突然说出了令莫飞无言以对的问题。蓝冰早已从他们手中丢失。车队和车夫都已名不副实。

“我,我们还有一小部分......”莫飞自我宽慰嘀咕道。那最后的一点货物就是莫飞的蓝白水牛车内撞的纯色白蓝冰。这些量的货物想了也已无关大局。

“我们都已经出局了莫飞。接下来的走向都与你我无关。”龙仰天叹道。龙曾经在澳海河地带干掉好几个违反运送条约的车队和强盗。执行者曾经牢牢地掌控着蓝冰的走向,尤其不能让蓝冰资源落入到对手的手里。而现在,他再清楚不过,他曾效命的组织已经选择抛弃了他。他们否决了龙的意见。并把龙定为异议者,坚决清除。龙预料到,随着他被踢出局后,组织已经决定了新的线路,即将改变蓝冰的流向。丢弃了之前的线路后,他们便不再需要之前那个坚持主见,崛强的执行者,转而选择了新的执行者。

“还没完呢,在一切失去控制之前,我会把线头牵回来!我会把蓝冰再找回来的!”莫飞高高竖起衣领走远道。

“哦,听说明天你就会参加同笼斗,多保重了莫飞。”龙在路灯下对越走越远的莫飞挥手道别。

“嘿龙,明天我把蓝冰带回来以后,你加入车队吧,我们需要有你这样的领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