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发出兽吼的人

第二百零五章:发出兽吼的人

“大长老?故意引我们来圣迹做什么?”东郭靖可谓得偿所愿,因此他在努力思考徐家人的目的。

云灵道:“我们应该尾随刚才那三人去徐家。圣迹不可以乱走。遇到一个魔兽,一处陷阱就会全军覆没。”

这是最好,最有利的办法,但是杨凡想去早就去了。

“徐家不能去,我们却可以把徐家的人引出来。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条路不一定是大长老留下的。”

云灵很不理解杨凡的心思,“要找他们帮忙,为什么不直接登门拜访,我们这样的阵容有资格拜会他们。至于路是谁留的不重要。我们已经进来。”

云灵说话总是不自觉地站在高处。

杨凡的理由也很简单:“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何况徐家可能因为这次搬家而生变故。”这是他所不想见到的。

徐家内哄咱管不着,万一自己被卷进去就麻烦了。

云灵坚持要去:“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更应该去,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被那块木头弄傻了吗?人家要抢你的木头!你想送人先给我。”杜若垂涎神木已经很久了,这玩意居然拥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云灵还是有理由:“我们去他家就是为了断了那些有非分之想的人的念头。从他们的谈话中不难发现有人想保护我们的。”

杜若无话可说,所以继续纠缠神木:“你留着它也没有,给我吧。”

云灵没理会杜若,而是询问杨凡:“承诺和责任哪个重要?”

杨凡选择信守承诺,云灵坚持想拜会徐家,不过是想用神木换取出路而已。这绝对不行。

“他们救的是我的命,神木是你的。”

云灵空自张口,心中的那句话终究没能说出来:“你我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听到此处东郭靖也不再想别的心事:“天迹被封,回头没有出路,但徐家敢进来说明阴极不在这里。这意味着我不必原路返回。还记得我说过的那片空白吗?它可能就是出口。”

都这时候了你还来忽悠我们?云灵上去就是一拳:“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一句话。”

冤啊,我真心想出去的时候你们却怀疑我有阴谋?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的确没人相信,杨凡道:“是时候收起你的歪主意了,遭遇阴极还不能让你看清楚自己是多么渺小吗?”

东郭靖空自撇嘴,径直地看着刘溪。

刘溪道:“你想我们信任你,必须拿出诚意。”

东郭靖转向杜若。

杜若更直接:“我从来都不相信你。”

呜,东郭靖哭了,真哭。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这次是真的,骗你们天打雷劈。”

发再毒的誓也没有用。

东郭靖哭得更大声:“你们不相信我就哭到把徐家的人引来。”

这个正合云灵心意,杨凡却很不爽,他笑着说道:“哭吧,我不会告诉安妮教员的。”

东郭靖顿时不哭了:“我们想出去得先摸清楚徐家的势力范围。三个武师敢到处跑,说明这里是安全的。”

我们现在不仅要担心陷进和魔兽,还得提防徐家人夺宝。谁知道徐家大能有没有垂涎神木的?杨凡道:“对于他们安全,对我们来说哪里都不安全。”

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存在着太多危险,出去是必须的,问题是现在该做什么?众人七嘴八舌讨论着。议论不耽误行走,行走就会有危险。

就在大家又把火力集中到东郭靖身上的时候,他们都听到了低低的吼声。

五人霎时沉默,空气仿佛也凝结了,大家顿时感觉到一阵燥热,随之而来的却是冷汗。

“我们要不要跑?”东郭靖绝不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而是吓得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跑解决不了无问题,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

没错,是人。

一个看起来就很凶残的人,左边脸上有一道三寸长垂直于地面的伤疤。右手手背上是一个十字刀疤,中指齐根断掉。

可声音是他发出来的也不会有错。

这是什么情况?要遭遇已经化形成人的魔兽了?

这里的人胆子已经很大了,可以说都是无法无天的存在。但此时每个人都有种自杀的冲动,这份威压实在让人无法承受。

“哈哈,这里突然变热闹,我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人说话时左半边脸居然没动。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说的内容,突然变热闹?你真是一直住在这里的人?

杨凡勉强带着笑容说道:“那我们就不打扰您清修了。”

说完集体转身,一致抬脚。

“站住,你们不是徐家的人,而徐家告诉我他们只救了一个人。现在多出四人,你们不解释一下吗?”这人的语气倒不像要发飙的样子。

五人悬着的脚还没落下,又刮起了一阵阴风。这时候出的是热汗。

“一个变五个也不是不可能的,他们显然是躲在某处的,啊,对吧。能装人的东西多了。”杨凡不敢说的太细。语气也尽量大大咧咧。

这人倒是神楞了一会儿:“你这样回答就不怕我杀了其他人?”

当然怕,可是你要杀我还用得着和我们聊天吗?

突然出现一个不知道修为有多高的人在你面前,他不杀你,就说明你安全了。抑或他还需要你。

这一点大家都明白,不过都希望是前者,因为后者或许比死更可怕。

杨凡道:“刚才怕,现在不怕了,敢问前辈我们怎么才能出去?”

这人更是神楞:“你们只是想出去?”

五人一致点头。

这人道:“也是,看你们的样子也不缺宝物,有了神木的确应该满足。只不过你们之中有两个人撑不到走出遗迹的那一刻。”

杜若斜着脑袋,弱弱地问道:“你说的不会是我吧?”

“你猜对了,如果没有吸收神木的生命之气,你还有救,现在没希望了。神物不是你们这些武师所能掌控的。”

“不会啊,我感觉很好,一点也没有要死的征兆。”杜若已经查看过自己很多次,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刘溪更关心还有一个人是谁:“第二个是杨凡吗?”

这人摇头道:“是强行炼化神木的人。”

四双眼睛盯着云灵,杨凡很是激动。他不仅看不出杜若有什么问题也看不出云灵怎么了。

“他们的武魂都很强悍啊。”

“人相当于一个容器,武魂同样也是。质量再好的东西也经不起瞎折腾。这两个是最严重的,其他人也有问题。”这人指着刘溪说道:“你,体内封印着强大的生命,暂时是没问题,但是不出一年,你就该后悔你的决定。”

哈哈,你们都是怪物,我什么也没干,东郭靖庆幸自己安分守己,不求意外收获。但是听到这人是话后,他也呆住了。

“不要以为你什么都没干就安全了,你将是第三个,已经很久不敢打架了吧,体内居然存着武尊的毕生修为,谁这么不长眼,选你做传人?”

东郭靖呆滞,其他人已经懵了。

杜若好像明白了,顿时大叫:“原来他把东西给了你!”

“我只是中间人,那修为终究是要给别人的。我应该是五人当中活得最长的一个才是,难道,杨凡会没事?”东郭靖可不想过多谈自己的事。

这人哈哈一笑:“他的确没事了,因为有人留了东西给他。”

“不带这样的,前辈你不能厚此薄彼。”东郭靖一蹦三尺。

杨凡高兴不起来,他指着云灵询问道:“她怎么了?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没有?”

“除非有人能帮她彻底炼化神木,然后将神木的力量封印,不然她的武魂会因为承受不了神木的侵蚀而消亡。”

“需要怎样的实力?”

“两个武神合力,还必须是兼有水木火三种属性的人。”

“两个人,三种属性?”

“每人三种。或者将阴极抓来作引子也可以。他和神木相互牵制这么多年,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融合。只要炼化了它还是有救的。”

“抓阴极又需要什么修为?”杨凡已经感觉不到希望了,不管哪种方法都只有他爹能办到。

“现在抓它还是很容易的,如果等它找到一些不死同伙就难说了。”

东郭靖算是明白了:“这事儿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能和朋友圈里只有武神的人说话太吓人。不是预言你要死了,就是说些让你干瞪眼的话。

就算很多封印出现裂痕,也不是一只怪兽所能打破的,何况还有很多神秘的守印者。

眼前这个就是大忽悠!这是东郭靖的结论。

东郭靖不信,杜若却深信不移,附骨咒有多诡异她很清楚:“我该怎么办?”

“人总有一死,接下来的时间尽量让自己开心一点。”这人俨然宣布杜若和云灵的死刑。

杨凡急了:“我们得立刻出去。东郭靖就按你说的办,我们直奔圣迹中心。”

“我都快死了,你不折腾我行吗?”杜若瘫倒在地。

“有我在,你死不了,云灵却需要他爹才能救。”杨凡说着向这人鞠了一躬,示意东郭靖走人。

东郭靖追问道:“她们到底还有几天时间?”

这人的话再次崩溃了所有人:“支持不到出遗迹,你们可以不出去啊。”

“什么意思?留在遗迹里就不会死?这么不合情理的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病的不轻啊。东郭靖小说嘀咕着:“你不会是想留我们在这里与你作伴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