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江晨或者是因为感到了叶枫对自己地位的眼中威胁,或者是因为恐惧叶枫对自己下手。

所以自从那次死人事件之后,他手底下那些占据乒乓球场的犯人,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收敛,反而变的越发的躁动起来。

不断的在寻找着能够对叶枫下手的时候。

食堂、澡堂、劳动改造区域,几乎所有可以接近叶枫,对叶枫出手的地方,都成了他们重点关注的区域。

而且原本各个势力只找死刑犯来刺杀的惯例,也完全被江晨手底下的人打破,甚至让整个监狱内的犯人都产生了恐慌!

没错,就是恐慌!

而且是所有人的恐慌,包括和江晨站在对立面的犯人,还有和江晨站在同一阵营的苗修杰、汪达他们!

监狱内,一直找死刑犯来刺杀的惯例,虽然有着想要将责任都推给死刑犯的原因在里面,但时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个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说出来的原因,或者说是弊端!

那就是死刑犯的目标很明显!

即便是像石门监狱这样的大型监狱,其实死刑犯也是很少的!

毕竟大部分的死刑犯,没过多久就会被执行死刑,只有那些有一定背景的才有可能被判延期执行,这也被称之为死缓。

也正因为如此,同在一个监狱,基本上对于死刑犯有哪些人还是很熟悉的,所以让死刑犯刺杀,其实也算不上刺杀,而是真正的搏杀!

毕竟一个得罪了敌人的人,突然看到一个死刑犯接近自己,基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就是死刑犯刺杀的弊端!

可即便是有这样的弊端,监狱里的所有犯人势力还是会用死刑犯来执行刺杀,又是为何?

一来是为了让死刑犯承担责任,至于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是故意让执行刺杀的人显眼一些!

试想作为监狱里的犯人,活动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也正因为如此,犯人与犯人聚在一起的时间也是很多的,若是不用死刑犯这种目标明显的人,而是改用那些不起眼的犯人,那只怕只要得罪过别人的人,每天二十四小时都不要想又安生日子了。

因为你不知道从哪里,从什么地方,突然就会有人对你进行刺杀,你的周围可以说任何犯人都有可能是敌人!

也正因为如此,用死刑犯执行刺杀这条,一直就这么延续了下来。

可显然,江晨明显已经疯狂到不管不顾,主动打破了这个规矩!

如今虽然是他刺杀叶枫,但若是有人也效仿江晨的行为,该怎么办?

毕竟规矩一旦被打破,那这个规矩就名存实亡了!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和江晨统一战线的苗修杰和汪达,此时此刻也感到恐慌的真正原因!

“江晨这他妈的是疯了吗?”

又是劳动改造时间,在吩咐了手下犯人替自己完成今日的工作量后,苗修杰和汪达聚在了一起,一脸的愤恨:“要弄死叶枫也不是这么个弄法!打破规矩啊,一旦叶枫死了,那梅金龙他们也用一样的办法,我们怎么办?老子虽然还有二十年才能出去,但也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被一刀捅死在这鬼地方!”

汪达也是眉头紧锁的点头道:“不错!规矩却是不能打破,不然大家都肆无忌惮了,那只怕就要乱套了!可现在江晨铁了心了,叶枫不死他就寝食难安,想要劝他怕是也不容易!”

“那就这么让他瞎搞下去了?”

苗修杰咬咬牙骂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这么搞了多少天了?有效果?那姓叶的一根毛没掉,他手下那些人倒是死了不少!而且还都是各种和叶枫扯不上关系的蹊跷死法!我觉得这姓叶的,不是咱们能对付的啊!”

“是啊!”

汪达说着,一声叹息。

确实就和苗修杰说的那样,虽然这段时间江晨已经完全打破了规矩,逼迫着手底下的犯人,在食堂、在澡堂、在劳动改造的地方对叶枫下手。

但是持续了一个星期下来,非但没有伤到叶枫分毫,反倒是那些被江晨派出去的犯人,一个个死的死的,残的残,而且最离奇的是,这些或死或残的犯人,居然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和叶枫完全沾不上边。

若是非要说和叶枫有什么关系,那就是这些人在出事的时间里,叶枫都在现场。

不过没有叶枫对他们下手的任何证据,所以即便是知道叶枫脱不开干系,但是李队长他们也无法对叶枫下手,甚至下黑手都不行,因为除了叶枫之外,还有他身后的林源在!

“而且你觉得就算是江晨愿意停手,李队长他们会答应吗?”汪达再次说道。

听到这话,苗修杰顿时露出了一丝苦笑。

是啊!

李队长背后站着的可是总监区长,他们之所以要搞死叶枫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监狱长难受,让监狱长惹上麻烦,所以在目的没有达成之前,他们哪里会让江晨和苗修杰他们停手。

至于江晨如今打破规矩这么做的后果,李队长他们根本不会去考虑。

毕竟苗修杰、江晨他们是犯人,而李队长他们是监狱的管理者,对于他们来说,犯人根本不是人,只是他们敛财和巩固地位的工具罢了!

区区一个工具,又怎么会关心他们以后会怎样?关心他们的死活?

反正每年都会有新的犯人进来,源源不绝!苗修杰他们死光了,还有后面进来的人顶上,该从犯人身上搜刮到的钱,还是会一分不少,如此一来,不过只是一个循环罢了,对于李队长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那我们就这么看着江晨胡来?而且继续下去,人死的还会更多!上面难道就一点也不怕?”苗修杰再次问道。

汪达见状,细细的想了好久,最终似乎是下定决心了一般,看着苗修杰开口道:“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苗修杰问道。

只见汪达深吸一口气说道:“倒戈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