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天魔圣宫内殿、极限斩杀 下

天空中的衣朝风华的女子探寻半天也没有得到紫邪的气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着地下的尸体死亡的时间也是刚刚,而他是怎么逃脱的呢?问道旁边同样修为的青年姜凌道;你刚刚有没有遇见一个少年?他应该没有这么快逃走呀!难道那人有着什么空间法宝吗?看着姜凌的摇头道;我感觉这边有战斗的气息就立刻的赶来,根本没有遇见过谁。到是你幽月难道连你也没有遇见吗?

幽月不由得看了看四周道;那个人应该有着化神后期修为不然不会这么快就解决这一切,而且他也很可能有着空间至宝,看来真是跑了。不由得一阵无奈,如果对方有着空间至宝类那我们根本就斩杀不了。

姜凌……你说的有理但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吧!不然得等到什么时候?咱们被困在这里有着3000多年了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去绝对不能放过那小子。我先去北边寻找一下……

紫邪在空间中看着姜凌的离开不由得一笑;自己现在的如果偷袭可是很容易偷袭成功的先选姜凌吧,既然想要杀我那我也不让你好过。

怎么了师傅大人?看着姜凌突然停下一众元婴期左右的弟子们也是不由得看向姜凌,难道那个神秘人的气息让师傅找到了?不由得也是兴奋起来,这个世界的主人说了。只要能够斩杀掉最后来的那个人全部人便都能离开,有着姜凌这合体期的修为对付那个少年还不手到擒来。终于能离开这鬼地方了确实是让众人兴奋。

看着徒弟的疑惑不由得感到最近是不是想太多了?怎么能有着危险呢。我们分开寻找吧,你们全部人一起如果遇见直接给我传音千万不能放他离开知道吗?

看着众弟子去寻找而自己也继续往前飞去,不由得想到那家伙究竟在哪里呢?不会是出去了吧?转念一想应该不会,既然那神秘的声音说出了三个月那他肯定会在这里三个月的,如果他躲进那空间至宝里三个月恐怕就真完了。

紫邪看着姜凌和他们那些弟子分开不由得嘴角一扬;你们既然都呢么想杀我那我就先送你这个当师傅的一点礼物。直接从血色玉佩空间中出来。

恩!他……怎么凭空出来?他他就是哪个少年!看着凭空出现的少年怎么有着这么强大的气息恐怕自己的师傅也没有这样的气息呀!他是怎么修炼的?难道是从娘胎中就修炼了吗?众人眼下都被紫邪外漏的气息给深深的镇住,没有一丝抵抗力。

紫邪看着众人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些人的道心以后都不稳定了,就算是不死以后也很难能长进。那出噬魂枪直接扫去,7名元婴甚至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便结束了生命。剩下的二人更是大惊不已,刚刚还在一起说笑的师兄弟现在却是阴阳相隔可是却连报仇的念头都没有,赶紧发出传音……不甘心的看着紫邪在次一击二人便步了师兄弟的后尘。紫邪看了一眼远方不由得露出一丝邪笑再次消失在天地之间。

姜凌敢过来以后不由得心惊不已,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也不过是转眼间。看这自己的弟子就这样被杀,而杀人凶手连个影子都没有。不由得一阵怒火攻心,知道那家伙恐怕根本不会对战合体期修为便不由得感到头疼。

紫邪看中的就是这个时机,直接在空间中闪出来一记抢刺直接把姜凌弄了个透心凉。降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由得感到惊讶,就是这个不过20岁的年轻人有着元婴修为有着能斩杀合体期的实力。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变态呀!不甘心的想要自爆身躯也要击杀掉紫邪,脸上不由得更是落寞。自己的丹府被那个神秘的黑色长枪给控制现在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停控制。看着这嗜血的黑色长枪在看那邪气的少年不由得叹息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呀!老夫是自大了没有想到现在后辈有你这样……

看着死去姜凌紫邪也是记住了一句话,在任何的时候也不能放松呀!姜凌如果和自己硬碰硬恐怕以自己的修为不用玄神变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而现在姜凌却死去。紫邪看往后方就剩下一个了,不过那女人的警惕心真强得想个办法呀!再次消失在天地之中……

这2个多月中幽月不由得是气愤万千,那个混蛋居然能偷袭斩杀了姜凌。不由得小心起了周围,毕竟自己可是不想步了那货的后尘。不过时间即将过去了,在外面不是今天是这里一片片的各种修士被那货斩杀明天就是那边的修士想要斩杀紫邪被反杀掉。自己去了几次都一无所获导致现在除了自己孤身一人根本就没有人在去寻找,毕竟出去和性命毕竟都会选择后者的。不由得仰天一谈道;难道好不容易能够出去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吗?

磁!紫邪趁幽月不注意直接从血玉空间出来往幽月刺去。啊!幽月看着自己的一臂已经被那少年的黑色长枪给刺飞那瞬间的疼痛差点让幽月痛晕过去,如果不是自己留有一丝的戒备恐怕现在真是步了姜凌的后尘了。看着眼前邪气的青年不由得一阵怒火;看来那些传闻都是真的了。你身上隐藏着不少秘密呀?元婴修为便能偷袭斩杀掉姜凌而你又有空间至宝和你的武器居然也是至宝级别看来你真是不简单呀!不过以你这元婴的实力恐怕都是偷袭别人才能斩杀吧?不过现在你偷袭不了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了。想到杀掉紫邪后那一身的宝物就属于自己不由得连断去一臂的伤痛也忘却了。直接拿出一把后天灵宝玉尺便往紫邪进攻而去。

紫邪看着现在断了一臂修为大损恐怕现在幽月的修为只有着分神巅峰实力了不由得也是硬生生的拿起噬魂枪进攻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