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想夸一夸我瞒天过海的厉害计谋么?”

张兮不想被紫云继续套出自己的更多秘密,他认为就算紫云不会主动向神教交代,但会在某一天,如果神教向她询问。身为神教最忠诚的信徒之一,她自然也是不会向神教有过多的隐瞒。

紫云不以为然道:“有什么好夸的,不就是魅术?”

没错,就是魅术。

魅术,是小白狐与他签订主仆契约后让他也拥有的这种特殊能力。这种能力,是一种来自于血脉上的能力,这种来自于血脉上的能力,无关乎于有无修为。

只要被魅惑的对象不是太强大,心智不太够坚定,就能够被他轻易的催眠。

他只需要先让紫云将守护粮草的后勤队全部一个一个的以压倒性的力量灭掉,单独留下那么几个,在他们绝望,认为已经再无生机之时,以魅术催之。

他们,便轻易的进入到其魅术当中,改变身份,让他们俩,一个成为了“张兮”,一个成为了“紫云”。

再由紫云通过能力,给他们俩稍稍改变一下容貌,增添一番不易能一眼认出的容貌改变。

为他们全身涂满遇火既燃的油。

在大队伍并不知道是谁,也不认识是谁,但做的事儿是在烧粮草时,就会认定他们就是卓南城离派出来的死士。

经过烈焰燃烧,化为焦炭的“死士”,即便是有与他们再关系铁的战友在紫电的队伍里,都不会认出他们来。

这,便是瞒天过海之术。

很简单。

往往,简单,就是这么容易奏效。

越是简单,在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将面前,反而会多想一步,正式他们的多想一步,多一步的思考,成就了他的退敌之策。

“你的伤,没事吧?”紫云发现张兮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看见他满身是汗时,才想起来他在伪装成尸体时,被人狠狠地刺了一刀。

刺他那一刀的紫电兵已经被她给杀掉,但张兮身上的伤,因为某些原因,被她给忽略,有因为他自己之后的一些表现,让她都忘记了他其实是一个有伤在身的人。

她一把抓住了就欲往地上摔去的张兮胳膊,将他强行扶着站立:“你的药呢?都拿出来,吃了吧。”

“药,几乎都是需要用修为来催化的。”张兮自然是已经将他所能吃的药,吃过了,效果甚微。

他的血,已经止住了,可惜,那一刀,是把他当做一个死人,也冲着将一个活人变死人的心态刺下去的。

伤口很深,伤及很大。

“你想让我帮你?”紫云理解道。

“恩…”

张兮应了一声,接着,便就地倒了下去。

伤病,劳累,强忍着受伤之躯,赶路,烧粮草,再伪装,赶路,在逃跑。

他没有进入过领域空间,他没能往领域空间里去恢复自己身体伤痛的机会,他不是不记得自己可以进入领域空间里进行身体的自我恢复,是他忘了。

当痛,忍受到一定极限,忍受过很长时间以后,这种痛,便会以麻木示人,这种麻木,让张兮忘记了他是受伤之躯。

直到痛苦再也无法忍受之时。

他,倒了下去。

“喂?你,别装了。”紫云用脚踹了踹张兮,试探了一下,认为他这是在装病,她不认为张兮会这么脆弱,说倒,就倒。

她将他扶了起来,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个黑色帐篷,以弈力外现之能铺展开来,用无形弈气将黑色帐篷迅速搭建,然后将张兮给送了进去。

黑色帐篷随着紫云的进入,帐口自动合上,外现的颜色也融为于四周土地的颜色形成一体,从上往下视,宛若不存在。

她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拿出一瓶丹药,塞入张兮的口中,发现他无意识竟不能讲丹药给吞下去。

再取出水来,捏开他的嘴,灌入水,在其手指凝聚弈力,将手指放于他的嘴边,再以弈气化力,强行将丹药输送进入他的喉咙道里。

将手从他的嘴边离开时,不小心触碰到了他的嘴。

她,似乎,想起了点什么。

某些画面,触感,让她不禁再多触碰了一下张兮的嘴。

“他……”

紫云想了起来,在尸体车里的时候,这个小子不仅占她的便宜,还……拳头一捏,就欲拍他出去见死不救,又有一些画面在她的脑子里流动。

“是为了救我?”

“很疼吧。”

她捏开张兮的嘴,看着他那条很难愈合的舌头上牙齿印,红着脸,强行将他调转一边,让他用后背向着她。

接着,她将自己的双手搭在张兮的背上,通过汇满弈力的双手,帮助张兮将那一颗顺入他体内的丹药进行融化,以调理的方式送往伤口之处。闭着眼睛,细细感受着他的呼吸变化,当他呼吸逐渐平稳,额头上不再冒虚汗时,她将那一颗丹药所剩下的药效顺着往他身体的其他奇经八脉灌入,以此,来顺便用丹药的余力,为他调理一处的伤口为身体其余地方所牵连带去的影响。

当一个人的身体某一处受到很严重的伤害时,身体的本能,就会主动分去力量去对那一需要修复之处进行修复,补充。

而那一处的损伤,不是小伤,加上那名士兵所用的剑,也并非干净的。

伤到了张兮的内脏,又将剑上的一些脏东西留在了他的体内,没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及时调理,将本对他来说,并不算是太过致命的伤,生生的拖成了若是她不出手相救,他就会死亡的致命伤害。

“怎么还是冷暖不定?”

紫云感受着张兮的体温变化,她在自己的丹药储物里查询着,她没有在自己的丹药储存里找寻到合适的丹药。

主要是,她的丹药分为两种,一种是害人的,一种是救人的。不论是哪一种,都没有适合非武者使用的。

先前那一枚,有她的弈力帮助疏通,才能勉强的不让丹药里强横气力对他的身体进行更一步的伤害。

张兮的一只手忽然抬起,紧紧的抓住了紫云的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像是生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你……”紫云看着那太过用力的手在自己手下散出来的红印,犹豫片刻,放弃挣扎,任由他继续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