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睛根本就不再正在打斗的人身上,而是在王超身上,他一直在看着王超,死死地盯着。

梁萧真的用全身心厌恶王超,他根本没有心情去看别人地战斗,她只希望能看到王超地弱点,以至于以后可以亲手杀了王超,让他死在自己的手下。

“宗长老,你觉得野族地人真的可以杀了王超吗?她们真的打得过他吗?”

梁萧地旁边有人问了这个问题,但是他问的很是小心,因为他害怕会受到别人地责骂。

“当然不能。”

宗从事一点犹豫都没有,就说出了自己地看法。

“真的不可以吗?野王看起来这么厉害地样子,王超和安韵儿应该也打不过他吧?“

”我是这么想地,如果王超和安韵儿都失败了,那野王在这次地战斗中,就肯定会获胜了。“

这个小家伙也在猜测这次地结果。

”宗长老,为什么你说不行啊,难不成这个王超和安韵儿真的很厉害吗?“

另外一个小伙子也参与了讨论。

“你们想知道她们到底厉害在那里吗?”

宗从事笑了一笑。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很厉害的地方的话,那我就想说。”

“那大概就是藏狼的小龙王,沥青谷的七彩神凰卫之一,他们两个人都还很年轻吧。”

“不过就凭借着这个身份,就,已经很让人佩服了。”

宗从事虽然没有很强烈地夸奖王超和安韵儿,但是她们两个的实力确实是很不错,至少在她们这样的年纪来说,这样的高深功力是真的很厉害的,他也是很佩服。

“轰!”

正当她们在讨论的时候,正在战斗的王超和安韵儿实行了强强联手的方式,对野王进行了攻击。

因为都是在高手过招,所以大家都很兴奋的在看戏,她们战斗得很是激烈,让她们看的很激动。

一边是拥有这种年纪不该有的功力。

一边是已经被激怒的野王,他的变化程度是很可怕的,他现在的状态不能用人来形容他了。

“砰砰砰!”

因为战争就会有倒下,她们三个人之间的战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她们都在用尽全力来保护自己的周全。

野王现在的身体状态是很厉害的,他可以保护好自己免受一些小的伤害,他现在就像是拥有和很强壮像是铁人的身子,一般人攻击他,已经是完全没有办法可以得逞的。但是面对着王超和安韵儿的攻击,也让这么强壮的野王受了伤。野王被利剑刺伤了,现在是出现了白色的伤痕,可以看到,她们两个人的攻击是多么的狠。

但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了一阵子,他的伤口就没有了,剩下的只是衣服上面的撕裂而已,身体竟然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而另外一边,王超和安韵儿,他们两个人因为攻击了野王,所以自己的体力就有一点吃不消了,所以都往后退了几步。

她们的气势完全若下来了,因为她们的头顶上的七彩神凰,都比原来更加失去一点靓丽。

没有想到,她们两个人强强联手,但是还是打不过野王。

“野王的身体实在是太强健了,如果继续用这个办法去攻击的话,是没有办法真的把他击倒的。”

韵儿看着野王,又看看身边的王超,迅速的说道。

“原来你认真的样子,是这么美的,我记住了。”

王超没有回答她,反而是调戏她。

“”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玩。”

在一旁很认真的韵儿看到王超这么不认真,他都是在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安危了,现在这样的情况,攻打野王这么的难,王超还不专心的打架。

美又怎么样,能打的过对面的野王吗?

“我是说,你这么美,老天不忍心这么快让你死的。”

王超还是一副调戏的样子,没有看出半点的严肃感。

王超的样子,让韵儿都没有一点生气,可能是因为调节了现场的气氛吧。

“确实没错,这个野王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相比于斗战一族的族长魂格,野王会更加厉害一些。”

王超看到现场的气氛有点尴尬,所以就认真起来了。

“我们年纪在这里,毕竟才这么年轻,就像打败野王,好像有点不科学。如果是藏狼南北龙王来了的话,就可以很轻松地把他搞定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也没想着打败她,只是想拖延一下时间而已,是吧。”

“只要时间一到了,我们再一起攻击他,趁着他不注意地时候,那我们就肯定可以把他打倒了。”

王超在很认真地跟韵儿分析形势。

虽然在这段时间里面,王超地进步是很大地,但是他也不可以否认,韵儿也是很有进步地,而且未必会比王超少。

但是他也没有忘记,在一段时间之前,他也败在了斗战一族族长魂格地手下,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竟然没有立马被野王打死,已经是很厉害的了。

王超也没有想过要一步到达峰顶,所以,就只能暂时地拖着野王,然后等他消耗完了,再趁其不意进行攻击。

“你说的也没有错,如果我们真的很幸运的话,是可以战胜她的,只不过”

“就算真的把野王打倒了,那宗从事怎么处理?”

看来韵儿真的很担心,宗从事真的是个很大的麻烦,有种麻雀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

王超也真的开始严肃起来了,想到宗从事之前随便动动手指就把野族的将士打死的场景。

王超之前就已经计算过了,他认为宗从事现在的实力是跟以前的藏狼南北龙王可以媲美的。

但是如果是真的对比的话,目前暂时还是龙王比较厉害。

龙王的招数都是很光明磊落的,没有偷偷摸摸的,所以在正气上,还是龙王更胜一筹。毕竟跟偷偷摸摸出招的宗从事对比,那龙王不止是略胜一筹了。

“先不要理这些事情了,毕竟我们需要等别人跟我们一起汇合,才有机会真的打败野王的,先等卓世越把小将打完,我们再一起去攻打野王,我们就先拖着吧。”

王超想到会有其他的帮手,脸色也就没有那么难看了。

“就这能这样了。”

韵儿回应道,不过他看到王超那么淡定,就猜想王超是不是还有什么招数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