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你,也想死在吾手中吗?

“太玄幻了……”

凤素言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地看着影像中的仙女。

妈妈,那真是小仙女啊!

“……我根本不敢相信这是师尊……原来师尊安静微笑的时候,这么得……”云冲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学富五车的他愣是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于是憋出了一句,“盈盈一笑,娇花照水。”

是的,看到影像中的“咸鱼真人”,他才明白掌门真人为何会苦恋她。影像中的她坐在溪边微笑的时候,甚至给人一种自己的心脏跟她手指拨开的水一般开成了朵朵水莲,百花绽放。

戚水少年在一旁点头如捣蒜。

“咸鱼真人”可是仅凭相貌和神秘就稳坐五子真人的牛人啊。

在这个看实力的世界,她一个看脸的人获胜了。

昭容郡主小声道:“我刚才都想说‘我超级想’……”

腿都下意识迈出来了。

拼了命也想跟她同行呀!

凤素言不合时宜地想到另一个问题。

“这些影像要是流传出去,特典会被炒上天价吧?”

不说别的,光是五子真人的出场影像就够回本了。

“不过话说回来……咸鱼师伯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饶是见识过ps术、化妆术威力的凤素言也不得不承认,有种判若两人叫“咸鱼真人”。

影像中的“咸鱼真人”跟他们所见的“咸鱼真人”,明明是一张脸,但站在一起,绝对没有人认错她们。前者就是娇花照水,自有一股静谧风情,后者么——不说话的时候就静静散发着一种名为“大佬”的气息,眉头一皱,恨不得在两颊贴上【你,也想死在吾手中吗?】的标签。

普通人会直视前者,欣赏前者的美好,连心情都受到了安抚。

但后者?

普通人会畏惧,会避开她的直视,对她实力的注意力胜过了对外貌的在意。

听了凤素言的话,戚水少年下意识抱紧怀中的特典版凌霄杂谈。

云冲道:“那我们要不要去多买两本?”

四个少年默默对视,趁着黄牛那边还有排队的票,又去买了一套。

他们的运气着实不错,正好买了最后几本。

顺便欣赏了五子真人剩下三位的影像。

掌门真人装扮比玉谨真人更加严肃一些,但也是标志性的凌霄宗白色宗门服饰,腰间悬着赤红长鞭和佩剑,脚踏圆形剑阵,七柄长剑虚影静静散发着骇人剑气,随着剑诀而变换阵型。

【心中执剑,手中无剑亦无惧!】

少年们默默回想一下掌门真人的形象,跟影像还是很符合的。

剩下便是两位陌生的真人,乌柳真人和玑戟真人。

影像中的乌柳真人出场比较特殊,只见一阵清风卷着无数翠叶盘旋缭绕,待风散去,他亦出场。指尖一点,便在空中留下一圈圈墨绿涟漪,翠叶环身,相貌俊朗,气质亦是风流潇洒。

看着他便能想到风流雅士四个字。

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子杀气。

【阻我凌霄者,杀!】

最后的玑戟真人是最华丽炫酷的。

她的剑气是纯粹金色,击中敌人的时候会散成漫天星光,看着就跟大把大把的金子洒落一地一样。她的穿着也同样是华丽中带着英气,让人一眼便想到“潇洒爽利、干练精明”八个字。

【吾之剑道,一往无前!】

除了戚水少年,其他三个少年都对待会儿的签名产生了期待。

他们来得比较晚,排上队的时候只看到前面的人头,根本瞧不见队伍前端在哪里。

排队一个多时辰才轮到他们,凤素言也瞧见了玑戟真人的真容。

真人跟影像气质相差不大,只是真人看着更平和一些,影像看着更锋芒毕露。

修真界的签名方式跟凡人不一样。

凡人是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签过来,而且是简单的线条,不追这个明星都看不懂签的啥名。

修士却是用手在特典内页上拂了一下,存下的剑意或者灵力化为名字。

又耐心等了等,终于轮到几个少年。

“戚水师侄,你怎么来这里了?”

戚水恭敬行了一礼,这才将特典放在她桌前。

“回禀师叔,弟子与玉谨师叔和咸鱼师叔途经此处,听闻这里有杂谈售卖点,就来了。”

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居然撞见玑戟真人在这里开签售会。

玑戟真人闻言问道:“你说玉谨师弟和咸鱼师妹也来了?”

戚水点点头。

“先前听掌门师兄说两位师弟师妹去收徒了,你身边三位眼生的少年就是新添的师侄?”

戚水少年解释道:“这位是咸鱼师叔收的大徒弟,云冲,这位是玉谨师叔收的徒弟,凤素言。至于这位,她是跟我们同行,想要趁着山门收徒的机会试一试,兴许以后也会是同门。”

当玑戟真人目光落在昭容郡主身上,后者下意识紧张起来。

玑戟真人看了一眼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便努力吧。”

“我这里还有一会儿,你们先等等。”

原先的长龙只剩个一小截尾巴了。

玑戟真人签完最后几个人,也收拾起身。

“许久没见咸鱼师妹了,这回可不能让她再逃了。”

凤素言诧异问道:“逃?”

玑戟真人吐槽了句:“她就是个甩手掌柜,管收钱不管赚。”

凤素言:“……”

有种不祥的预感。

玑戟真人道:“她没跟你说过?‘凌霄杂谈’她参了两股。”

创办“凌霄杂谈”要钱的,五子真人中最有钱的,除了玉谨真人就是咸鱼真人。

前者不用说,炼器大宗师,多少人捧着钱上门求他出手。

后者靠运气吃饭,硬生生吃出一个“天宝阁”无暇法衣的大衣柜。

何谓“无暇”?

无暇就是无瑕疵,天宝阁出的每一套法衣首饰她都买了!

这是何等的财力!

玑戟真人跟玉谨真人有些矛盾,借钱只能找咸鱼这位大金主。

咸鱼真人便以投资的名义参了两股。

原先说好会参与运转,结果人家就坐等分红,万事不管。

包括这次周年限量签售,她脚底抹油,逃得没影了。

好不容易逮着,可不能再让人逃了。

凤素言:“……”

咸鱼真人真是个让人迷惑的人。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