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龙瑞出手,旁边的龙钟也是有些好奇的道,“二少,这仙元草乃是炼丹专用。莫菲二少最近在钻研炼丹之道?”

“哈哈,没有没有。”龙瑞闻言却是一笑,“我最近得到个方子....据说这仙元草配合市面上的一些极为普通的药材,能够组成一种名为“大力丹”的丹药,我打算买来试试。”

“大力丹?”龙钟闻言过后,表情旋即涌上一抹尴尬。

那大力丹,如果龙钟没有记错的话,那正是延长男女之事所用的丹药!

“嘿嘿。”这个时候龙瑞也是摸了摸头,“最近有点力不从心...嘿嘿。”

对此龙钟则是十分的无奈,他显然没有想到这龙瑞购买仙元草,竟然是要用来做下流勾当!

此时此刻龙钟也是劝道,“二少爷...那男女之事。需要大补调养,而非这种丹药所能弥补的啊,盲目使用,恐怕会对少爷的身体造成一定的损伤。”

“没事没事!”龙瑞显得完全无所谓,“我的身体好着呢,嘿嘿,有了这大力丹。我到时候要让那几个小妞叫爸爸!!”

听到龙瑞的话。最终龙钟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四万五。”

“五万。”

“五万五。”

在龙瑞出价之后,场面上也是陆续有人跟价。要知道这仙元草虽说稀有,但是也不过就是那几种丹药的原材料而已,受众面窄。在叫到了五万之后,最终便是便是停了下来。

“没人出价了?”在最后一个人出价之后,龙瑞也是出声问道。见到在场上的人皆是无言语,最终龙瑞也是冷冷一笑,直接道,

“呵呵。看来也是轮到我了啊。我出七万!”

龙瑞一言传出,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而在场的人其中也不乏有一些认识龙瑞的,当下也是纷纷说道,

“直接多出了一万五,可真是大手笔啊....”

“这仙元草虽说稀有,但是价格也不过就是在五万多左右....不愧是十二家族之一的龙家。”

听到周围的这些话语,此时此刻龙瑞的心中也是有着一丝得意。

只不过就在龙瑞得意之际。一道淡然的声音,也是在那大厅中响彻而开。

“我出八万。”

八万!

说话的男子,自然便是李尘。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张瑞也是目光扫了过去。随后咬了咬牙,喊道,“九万!”

“十万。”

只不过就在龙瑞话音刚落的瞬间,李尘已然是不紧不慢的再度出价、

“你!!”听到那李尘再度出价,坐在一侧的龙瑞中也是愤怒的咬牙道。

这一枚仙元草的价格最多也就是五万灵晶,如果他继续出价。那么就要以两倍的价格将其买走!

而十万灵晶,即便是对他来说。也不算是一个小数目了。

最终犹豫了一番之后,龙瑞也是冷哼了一声。直接放弃了继续跟价。

只不过此时此刻龙瑞的脸色却是不怎么好,当下龙瑞也是转过头冷声问道,“妈的,敢抢小爷我的东西?钟叔,这小子什么来头?”

“呵呵...”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龙钟却是笑了笑,旋即道,“其实刚才我就感应到了。这小子的真元跟前些天龙傀传回来的那一抹真元一模一样。”

“什么?”龙瑞目光一呆,旋即道,“你是说,杀了龙傀的,就是他?”

“嗯。”龙钟点了点头。那天龙傀所传回来的真元,正是被他接受了,如今跟李尘又是如此近的距离,他基本上不会搞错。

听到龙钟的话,此时此刻龙瑞的表情也是变得愈发阴冷了起来。在那上面,一抹杀意也是缓缓浮现。

“那龙傀虽说废物,但毕竟还是我龙家的人。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了....那我就陪你玩玩。”

----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中,这拍卖会上倒也是出现了不少有趣的玩意。其中也包括一些天极法术,天极灵宝。

每一个出现,自然都是引起了一阵哄抢。只不过那些东西对于如今的李尘来说却是没什么吸引力,当下便是选择了继续观望。

这种观望,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

这个时候,场面上终于是再度出现了李尘感兴趣的东西。

炼阴阳!一本地阶高级功法!

此刻,那老者手中拿着一本古老的术谱,缓缓道,“这炼阴阳虽说是地阶上级,但是它不同于那些辅助修炼真元的功法。它的效果,便是用来淬炼体内的阴寒之气!”

“据说这炼阴阳乃是当世一名天阴体大成强者所外传之物。对于那些还没有彻底掌握天阴体的人,或许有着妙用。”

“这炼阴阳据我所知整个万世大陆估计也就这一本....各位可不要错过了。”那老者笑眯眯道。

听到那老者的话,李尘也是冷笑一声喃喃道,“哼,这功法虽说稀有。但是类似的功法还存在着许多,这老家伙倒是精明。两三句话便是吸引了不少人的兴趣。”

只不过李尘知道,林小巧那妮子体内便是拥有着阴寒之气。这炼阴阳对她来说有着不小的帮助,所以这一次李尘也是打算即便是放点血,也要将这东西拿下。

而此刻拍卖老者见到场上不少人都被这炼阴阳吸引到了。当下也是露出一抹老奸巨猾的笑容,大声说道,“嗯....起价。十五万灵晶或者一万五的原晶。”

“十六万!”

“十七万!”

“十八万!”

.....

“二十五万!”

果不其然,在那老者三言两语的煽动之下。场上的不少人皆是对那炼阴阳起了兴趣,当下也是一轮接着一轮的要价。

“妈的。”此时此刻,李尘也是十分肉痛的道,“这一次出来本来就没有带多少的灵晶。之前还送给了柳家一些,这也涨的太快了吧?”

而这种疯狂的要价,一直持续到了这炼阴阳的价格飙升到了四十万。

高昂的价格,最终也如同一桶冷水。浇灭了那些要价者火热的心。

“四十万,没有继续出价的了吗?”见到场面沉默,那老者也是淡淡说道。

这个时候,一直在角落的李尘却是忽然举起了牌子,缓缓道,“四十二万。”

只不过就在李尘出价的一瞬间,那坐在远处的龙瑞却是阴冷一笑。似乎是等待已久,出价道:“五十万!”

听到龙瑞的出价,此刻李尘的脸色也是变得阴沉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