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的人脸色震惊,没想到李尘的战力竟然如此强大。

他们都想着协助自家少主,可是眼下华天却将他们所有人都拖住了,不让他们干扰李尘的战斗。

“说什么南洲上古隐世陈家,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李尘淡淡的说道,口气中略带嘲讽的意思,又一拳头直接落在了花少主的丹田之处。

下一刻,花少主脸色苍白,吐出了一口鲜血。

丹田宇宙遭受到了重创,在李尘的拳头上面,还汇聚了灵魂力的力量。

灵魂力直接穿透了丹田宇宙,不到片刻的时间,花少主浑身的修为气息飞速的流逝,被李尘拎了起来,早已是一个废人。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杀了陈家的人对你没有好处,饶了小的一条命,我为你做牛做马,陈家的资源你都可以用!”

花少主吓得浑身不住的颤动,说话都不利索。

“放你回陈家,我岂不是养虎为患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的?”

李尘眉头一挑,又一拳直接落在了花少主的身上。

花少主浑身的修为早已丧失,根本承受不了李尘这一拳。

李尘的拳头触碰到他的身体,下一刻他浑身便软绵绵的瘫痪了下去,半点生机都没有留下。

李尘意念侵入对方的空间戒指当中,飞速的将花少主空间戒指之内的好东西取走。

这花少主的空间戒指之内拥有无数法宝以及灵石,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太古大战之中,最重要的流速果已经被李尘拿走了大半。

因为李尘此时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和华天还有什么接触,取走了部分的流速果以及宝物之后,李尘这才松开了手,将花少主的尸体丢落在地上,一副自己没有先搜刮空间戒指就过来协助华天的模样。

陈家手下五个修士脸色剧变,眼见着花少主死了,纷纷想要逃跑,可是此时李尘已经杀了过来,完全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而且李尘此时还是修罗兽魂的状态,移动速度极快,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陈家五个修士同样也直接毙命。

李尘和华天相视一笑,彼此都松了一口气。

只是两个人的内心同样也都知道,他们只是短时间之内的战友。

若是到了圣灵法宝争夺的最后关头,李尘和华天同样都不会相让。

毕竟天神弓和地神箭两者只有结合在一起,爆发出来的修为战斗力才能够达到最强。

“上!”

周围的其他散修眼见李尘他们和陈家的战斗结束,竟然全部都飞奔了上来,彼此动用了自己的法宝!

“嗯?”李尘和华天彼此脸色都变了变,随即恢复成背靠背的模式。

这五个散修身上的修为气息可要比陈家的强大上许多,而且他们彼此的战斗模式都各有不同,不像陈家的修士。

陈家的修士爆发出来的战斗模式大体相同,对抗起来要比较容易。

“小兄弟,你能够抵挡住两个不?可以的话拿拐杖的那家伙,还有拿棒子的那人就交给你了。”

华天轻声说道,将两个修为战斗力比较弱小的人分配给了李尘。

在他看来,李尘虽然爆发力强大,但是想要对付三个散修还是比较难的。

眼下的局势,李尘倘若真出了什么意外,他也不可能活着,因此战斗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藏着捏着。

“这两个问题应该不大,放心吧。”李尘轻声说道,两个老人家身上的修为气息都有些低下,生命都已经差不多走到了尽头,因此李尘也没那么担心。

“总之小心一点是没错的,像这样子的老骨头,你也不知道他还会有什么手段能够对付你。”

华天说着,全然忘记他也是自己口中的老骨头。

李尘笑了笑,拖住这两个修士,他只需要发挥出七成的修为战斗力就足够了。

对付这两个修士,他也不想暴露出太多的底牌。

毕竟场中还有上百个修士在战斗,底牌被人发现,自己便会更加危险,而且一旦被华天发现自己过于强大,在战斗中,华天便会很有可能对他下黑手。

“呵呵,小子,做人应该懂得什么叫做谦虚,否则的话哪一天你就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拿着拐杖的老者说道,一脸的阴翳。

“我看你这老人家说话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否则的话哪天暴毙了,指不定都没有人给你盖棺材。”

李尘同样也嘲讽了过去,对于这些倚老卖老的人,他最为厌恶。

“呵呵,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怎么做人的了。”

老人说着,提着拐杖直接往李尘打了过来。

另外一个老人同样也拿着木棒,往李尘飞奔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左右夹击的姿势。

“两个倚老卖老的老人,竟然要同时对付一个年轻人么?你们也是真的够不要脸的,活这么大岁数也不怕被人笑。”

李尘故意大声嘲讽了一句,周围在战斗的修士都听到了,纷纷侧目,往两个老人家看了过来。

两个老人家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面红耳赤。

“呵呵,老夫子是防止你逃跑而已,你几时见到老夫出手了?”

拿着木棒的老人停在半空中,不敢向前。

李尘内心诧异,没想到这老人家还真的是要脸,被说了一句之后竟然就不敢一起进攻了。

如此一来,李尘也是放松了一些,只需要对付一个老人家。

老人家手上拿着的拐杖便是他的战斗兵器,原本平淡无奇的拐杖突然之间释放出了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一阵无比阴邪的气息流动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邪门兵器?”李尘皱了皱眉头,内心开始警惕起来。

眼前这拐杖,隐约之间竟然还能够干扰李尘的心神。

李尘内心默念武诀,将自己的内心平定了下来,抵抗着拐杖释放出来的阴邪气息。

“呵呵,老夫这拐杖,可是吸收了无树阴间恶鬼的生命炼制而成的,对付你倒也是有些宰牛刀杀鸡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