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1新的目标

安东尼的长相真的是和他的性格很配,直来直去。

安娜无语的说道:“你说魂塔学院怎么把当今的三大学院打趴下,炫耀功绩就算了,竟然还反复提到三大学院的福利,你让人家怎么想。”

安东尼呆了一下,缓缓地想着,是啊,三大学院论排名不输魂塔学院,按福利更是比魂塔学院好了不少,除了魂塔学院毕业就可以到魂塔内就职,可是三大学院出来的人混的也不差啊。

一时间,空气陷入了无比尴尬的沉默之中。

过了好久,传过来安东尼闷闷的一声:“我知道了。”

安娜心疼的抱了抱他,好不容易有个看上的孩子,连品德也都基本过关了,结果这孩子还并不愿意去魂塔学院。

在安娜的安慰下,安东尼很快就恢复了心情,情绪高涨的再次向李尘家出发。

“不好意思,再次打扰了。”

安东尼很礼貌的站在家门口向李尘的父母询问是否可以进去。

在得到允许之后才带着安娜进入家门。

从这些细节看来,这些人拥有着良好的教养,袁承和青娘心中不断加分。

李尘倒是无所谓,既然话已经说清楚了,也经过家里人允许了,进来就进来吧。

安娜抢先说话,因为她已经决定了,以后和外人交流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她亲自来干,否则一定会被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男人搞砸。

“我知道你们不去魂塔学院,也不会参加魂塔学院的考核,我这次来是为了和你们介绍三大学院的。”安娜一口气说出了这次来访的主要目的,因为她知道这是一个很有主见的男孩,所以敞开天窗说亮话更能博得他的好感。

原先眉毛微皱的源紫鸢缓缓地平复了心情,原来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啊。

李尘她们可能不知道,若不是因为安东尼不甘心,她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一个早已拒绝过她的人,毕竟魂塔的人是很有傲气的,更别说上赶着给你讲解三大学院。

李尘并没有多感动,在这个世界,信息传递往往是与金钱和阶级挂钩的,所以她们这个阶层理所应当的无知,她们会如此大方,自然是有她们的目的。

而且,这人真的很让他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源紫鸢继承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优良传统,你偏要给我好处,我就接,你要是强求我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我才不理你的,你说你刚刚给我的东西?不好意思,那是你要给我的。想要回来?除非你打的过我,不然我连你是谁都不认识。

索性,安娜是个聪明人,并没有向二人索取什么让人为难的东西,只是详细的说了一下各大学院的分布的地区,城市和最强势的方面,然后留下一个牌子便走了。

看着安娜远去的身影源紫鸢有些迷惑,因为安娜离开之前对她表示,她也是厨修,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她。

安东尼出来之后疑惑的问着安娜,你就这么肯定她一定会来找你么。

安娜自信的说道,你没看出来么,那个小姑娘一定没有把觉醒时说的话当回事,自顾自的修炼剑道,她根本不知道,魂塔觉醒时给出的修行方向是什么意思。

安东尼瞪大了眼睛。

安妮看见他这副表情,有些得意,以为他惊讶的想要夸她,结果这个家伙竟然只是生气的掏出小本子,把这个漏洞记了下来,不入流城市的地方学院教学资格有严重问题。

她看着熟悉的动作,眼眶有些湿润,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他有多久没做过这些事情了。那个认真仔细,一心为了普通百姓的安东尼又回来了。

只是安东尼认真的记着漏洞,快速的思考着解决办法,在这一方面,安东尼就是天才。

也是,上帝关上了一扇门,总不会把窗户给你封死了,毕竟每个人的天赋都不一样。

望着越走越远的二人,袁承急忙的拿出了家里珍藏的世界地图。

他算是发现了,他这一堆宝贝孩子,关于常识这一方面甚是缺乏,想着想着又有些自责了起来,也怪他当初太忙,把孩子丢给了青娘看管,自己也没顾得上陪他们长大。

李尘看着袁承慌忙的拿出一副地图瞬间就明白了父亲要干嘛,连忙把青娘和源紫鸢叫了过来。

“召开家庭会议。”李尘示意二人放下手中的活计,赶紧过来。

看到一家人到齐,袁承缓缓地说道:“咱们家现在在海市蜃楼大陆的最边缘靠西。方才那位女士说的剩余三大学院分别在大陆东边北边南边的最边缘地带,而魂塔学院处于世界中央的天级城市之内。”

李尘震惊的看着袁承,其他三余学院,再厉害也只是处于边远地区的地级城市,虽然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教学理念,必须要面对危险,时刻处于世界的边缘处,甚至于当时她们所处的城市也是因为学院的存在,才从一个不入流的城市缓缓地上升为地级城市。但是就背景恶言,就算她们到世界中央,也远远不可能在天级城市之内建立学院。

换句话说,天级城市往往是封闭的,对于其他城市来说也是单项通往。魂塔学院大概是天机城市内唯一对下招收学生的学院了。

天级城市之内拥有者最好的教学资源和老师,所以根本不需要向下级招收学院。

并且,升为天级城市的条件并不是那么简单,需要综合评定,更需要时间的磨砺,地级城市想要晋升为天级城市,必须要在一百年之间应对无数同级以及低级城市的挑战,输给低一级的城市,则地级城市的名分不保,附带的地级城市的福利也完全没了,而且一百年间不准参加晋升考核,也就是说,掉下去了,就得在这个阶级带上一百年,这也导致了基本上两个百年才有一个地级城市可以晋升为天级城市,还要承受着巨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