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4章 摇风忽起,白日西匿(1)

经历过广安、襄阳、定西、蜀口等战的金宋两军或许会觉得,那位素来擅长扶危定倾的徐天骄来处理山东还不是小事一桩?

却是当事人徐辕自己才知道,他要应付的全都不是省油的灯:无论敌我,一个比一个精,前段时间不是楚风月起火就是朱雀下雨,不是杨鞍墙倒就是李全塌陷,这下倒好,现在连杨妙真也显出了人主之风,偏偏并不完全站在相信林阡的这一边!

好在,主公有动身前往山东的苗头了。从近期徐辕收到的陇蜀情报来看,武休关之战落幕后宋军形势一片大好,主公已然回短刀谷安抚、视察、审时度势,待确定西线彻底安妥后他必会亲自救援山东;

反观曹王府群雄,战败后暂时下落不明,应当正处于会合、养伤的阶段,他们可能会想着“围魏救赵”主动来山东滋事,也有可能跟着主公的步伐被动来山东灭火,总而言之,来得不会比主公慢。金宋的烽火,在开禧三年的初秋,眼看将会大幅转移到齐鲁。

“此刻,不知主公可有启程;和战狼他们哪个先到?”毕竟徐辕身处山东,飞鸽再快也滞后两日,六月十八的徐辕所了解的还是六月十六的林阡。唯一能确定的却是:金军的先锋,必定有战狼,他是主公的宿敌。

“先到的搞不好还是李帮主呢。”慕容茯苓来探望柳闻因,笑着跟徐辕说。她在婚宴那晚的战斗中也挂了彩,但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慕容茯苓说的李帮主,自然是李君前。近半年来,两淮地区的四大帮会真正做到了同气连枝,百里笙、萧骏驰和她都毫无异议地推举李君前做领袖。前阵子,他一直在胶西海州等地,连战连捷。

“怎么,李帮主也来了吗?”闻因一喜,那就好打得多。

“他现在沂蒙。靠得很近了。”慕容茯苓点头。

虽然济南泰安好不容易偃旗息鼓、青潍胶西等地也早就趋缓,但宋军不该高枕无忧、而应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如果徐辕没有记错,陈旭到山东的第一刻就跟他说起过,“在山东东南部不敌李君前的纥石烈执中、蒲鲜万奴等金军,将会朝着这场山东之乱的早期战火最少的沂蒙山一带生根蔓延”——

果然陈军师料事如神,前几日,沂蒙果真有金军涌入,李君前一旦发现不对劲,便把建设胶西海州等地据点的任务交给了杨叶等人,自己则朝那几支金军撤逃的方向追赶而来。眼看着金军要数路会师,宋军当然也要交融,不失为一件喜事。

更可喜的还有一点,那几路金军,不完全是曹王府的,不合作的两路不如一路。除非楚风月或纥石烈桓端或黄掴能够有那个凝聚力,号召大金群雄放下成见一致抗宋……

“李帮主若能来,那更好。”徐辕打心底里感到欣慰,李君前的领导能力和战力他都放心,届时他也可以有闲暇去说服石硅、裴渊、时青、夏全几位身处沂蒙的红袄寨当家,以绝后患。

如果说欣慰里掺了些忧心,倒也有。一来李君前曾被杨鞍看作林阡吃定天下的棋子,二来,李君前也曾和一个金国公主纠缠不清。怎就这么不巧?



由于符合两军的共同期望,原先被分割的几大战局,即将加速互融,控弦庄和海上升明月的任务和活动当然也会出于意外迅猛增多。如此看来,徐辕昨日以为的“李霆和楚风月的接触会减少”倒是错了。

果不其然,慕容茯苓和他对话不过几句,落远空的加急情报便再传来,说今日有三个下线也探到,李霆和楚风月又有过类似昨日的交流,内容大同小异,“貌合神离,分赃不匀”,但对其余战事不曾涉及;

徐辕于是便对落远空传达指示,“计划不变,周全部署”,月观峰交心之后,他想配合杨鞍把“捉贼拿赃暂定于两天之后”。

接下来的两天里,形势也如预期般暗流汹涌:杨鞍依然和李全装作毫无嫌隙的样子,言辞中对徐辕持保留态度;陈旭抵达青潍战区后,已在孙寄啸麾下的牵线下见过江星衍,在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后,说动了江星衍回头是岸,“他同意随我来见天骄,澄清自己,将功折罪。”

气氛在紧张中又泛着些许轻快:柳闻因慢慢恢复体力,和初来乍到的茵子相处甚欢,一起八卦着主母的这一胎是男是女,笑说难怪主公一直不急着来山东;慕容茯苓则和史泼立的某个眉清目秀的麾下熟稔了起来,似乎不再顾念那个给过她感情创伤的杨叶了。



六月十九傍晚,徐辕站在扇子崖据点外,等待着陈旭按照约定,避开金军耳目地将江星衍带回泰安。

风口浪尖处,明明是江星衍越来越近,却怎就感觉一整个青潍战区的烽火,不受控地一并扑进他徐辕的怀里来……

毋庸置疑,江星衍的反省是艰难的曲折的,大概还要分两个步骤,一个是总算从头昏脑热里走出、认清楚自己真的做错了,第二个,是在知错以后经过强烈的反复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勇敢面对。

清醒后还会犹豫要不要回来?设身处地,人之常情。作为金军的叛徒,他势必要遭到楚风月方面的谴责;作为宋军的叛徒,他也得经受国安用方面的问罪……可以说江星衍只要决定回归了,一个不好,就会沦为金宋双方的众矢之的、头号劲敌,时刻面临着两边不是人的尴尬局面,所以他一定是会有“要不要将错就错”的思想斗争的——

早先,孙寄啸的麾下就已经唤醒了他,说“三当家理解,你之所以降金,是为了杀李全才权宜,你的潜意识是好的,只是脑子没发现潜意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罢了”、“天骄会代盟军原谅你”,而今,江星衍有了倾斜回宋的决心,只是因为陈旭的一锤定音“确定你是被害,天骄定会保你”。

“天骄,我……愿意回来。”江星衍能作出这样的选择,就说明他的良心没有搁浅,他是需要鼓足多大的勇气才能打破“人人得而诛之”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