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进宫赴宴

朱沈氏去东宫,到是见到太子妃李氏了,但是太子妃没空带她进宫,小长乐病了;生病的小娃儿,谁都不肯要,就黏着亲娘。朱沈氏不体谅,“小孩子生病没什么大不了的,让奶娘照顾点就是了,你赶紧的,陪我进宫。”

太子妃垂眸看着怀里的女儿,冷淡地道:“今天我不会进宫,朱太太要进宫,自己去递牌。”

“我要是能递牌进宫,我早递了,我还用得着来你这里看你脸色。”朱沈氏尖着嗓子嚷道。

小长乐被吓得打了个哆嗦,太子妃眉尖微蹙,轻轻拍着女儿,柔声哄她,“长乐乖乖,母妃在这呢,不怕不怕啊。”

“行了,她都睡着了,赶紧把她放床上去,再不进宫,就晚了。”朱沈氏催促道,现在已是午时初刻了。

太子妃抬眸看了她一眼,抱着小长乐往内殿去,然后……然后就一去不复返了。朱沈氏左等右等,等不出太子妃,手中的茶杯,水都凉了,宫女也不来添炭,暖炉里的火也渐渐地熄灭了。

朱沈氏冻得直打哆嗦,怒了,跳起脚骂人,“李氏,你给我滚出来,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有你这么对待长辈的吗?我是太子的姨母,就是你的姨母,你这样对我,你还有没有良心?你个不下蛋的母鸡,狠心的小娼妇,你马上滚出来,陪我进宫。”

太子妃早就从通道回了内殿,朱沈氏扯着嗓子骂了许久,也没人理会她;朱沈氏想去找太子妃,却被内侍和宫女给拦住了,她泼妇一般地去骂人挠人时,太子回来了。

太子见朱沈氏跟个疯婆子似的在那儿吵闹,嘴里骂着,“贱人……小娼妇。”这样的污言秽语,就跟市井最粗俗的妇人一般。太子眉头紧锁,“怎么回事?”

一个宫女赶紧把事情说明,太子脸沉如水,“堵上她的嘴,把她送回朱家去,以后不许她再进东宫。”对这个品性低下的姨母,太子是一点情意都没有,处置起来也没什么顾虑。

朱沈氏被堵着嘴,绑着,像头死猪一样,抬回朱家的,把刚从衙门回来的朱太爷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送朱沈氏回来的是太子身边的内侍王吉祥,他简单的把事情说了,“朱大人,敢在太子妃面前摆长辈架子的,咱家见过,可敢骂太子妃的,也就朱太太一人,了不起。”

嘲讽的意思不要太明显,朱太爷面红耳赤,“她就是个糊涂人,还请公公代我向太子妃请罪。”

“朱大人,家里人也得管管,要不然被御史参一本,就不好了。”王吉祥似笑非笑道。

“是是是,下官一定管好家里人,不会再给太子和太子妃添麻烦。”朱太爷低头哈腰地道。

朱太爷让老妻将朱沈氏和朱芬芳关在家里学规矩,效恩公夫人备了份礼去中山王府,替朱沈氏和朱芬芳去道歉。帮小姑子善后,不是第一次了,效恩公夫人做起来,驾轻就熟,只是这心里,非常的不舒服的。

过了两日,圣上觉得下马威够了,召见了西靼的使臣,并举办宴会款待他们,三品以上官员携眷参加。晏萩这个荣福县主,自然不能缺席。

出门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晏萩扯扯斗篷,“好冷。”这样的天气适合躺在暖房里睡觉,而不是去宫里赴宴,可惜不能告假。

麦雀把暖手炉,塞到她手里。

因下着雨,天气也冷,一家五口都坐在马车里,晏萩就问晏同亮边关的事。晏同亮捡有趣的说,上山打猎逮兔子、下水凫水抓鱼虾,赛马摔跤,围着篝火轻歌曼舞。绝口不提边关的清苦,战争的残酷。

说话间,到了宫门口,一家人下了马车,由宫人领着往今天设宴的琼华殿去。晏萩进殿就瞧见在和德王妃说话的荣王妃,忙过去亲昵地唤了声,“外祖母。”又给德王妃行礼请了安。

晏太傅致仕后,这种宴会,两老就不用来参加了。

“潇潇来了,外面在下雨,有没有淋湿呀?”荣王妃伸手去摸晏萩的肩膀。

“没有淋湿。”晏萩笑道。

祖孙俩又说了几句话,晏萩就和德王妃的孙女唐云薇去旁边嗑瓜子闲聊,过了一会余青青来了。

“怎么来这么晚?”晏萩问道。

“出门滑了一跌,就回去换了身衣裳。”余青青笑道。

“没摔伤吧?”晏萩关心地问道。

“就是手蹭了点油皮。”余青青把手伸出来给她看。

“擦药了吗?”晏萩问道。

余青青笑,“擦了。”

正说着话,内侍尖着嗓子喊:“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跪迎圣驾,行礼完毕,晏萩不愿往那堆县主身边坐,仍和余青青坐一起。南平郡主也不去管她,小女孩儿喜欢跟好友在一起。

菜很快就送上来了,宫宴不讲究食不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官员们就趁机结交起来。晏萩和余青青对西靼那位名叫如其其格的公主,品头论足,“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

“身材高挑,前凸后翘,也不知道吃啥吃的,那两团很雄伟呀。”余青青是个小平胸,看着那位公主,羡慕嫉妒了。

晏萩轻咳一声,“我不是让你多吃木瓜炖牛奶,你没吃呀?”

“不好吃。”余青青不是合宜郡主那不挑嘴的吃货,她和晏萩一样,是挑食的。

“那你就只能平胸了。”晏萩扫了眼她的胸部。

“那……那我回去继续吃。”余青青捧着脸道。

在两人谈着这私密话题时,傅知行过去给未来岳父岳母敬酒,众目睽睽之下,晏四爷还是挺给他面子的,把酒喝了,叮嘱他道:“酒过量,宜伤身,不好酒贪杯。”

“就这三杯是酒,先前喝的是水。”傅知行老实地解释。

晏四爷没说什么,等傅知行走开,才说了句,“这个滑头小子。”

南平郡主斜睨他一眼,“这叫聪明,酒喝多了,又没好处。”

晏四爷委屈极了,他都没说这小子什么,这当丈母娘的就护上了。

这时,一直端坐的如其其格公主突然起身,走到殿中,盈盈一拜,“如其其格愿为圣上献舞一支,祝陛下万寿无疆,祝景国繁荣昌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