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想用气势压我,那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便是纪辰此刻的心情,随着金巴三重天的挥发,冰凤金源完全将纪辰包裹,在纪辰的头顶凝聚出一只纯白色的圣洁凤凰。

一声凤鸣,纪辰的修为开始迅速暴涨,不过尔尔时间,纪辰的气势便越来越强,然后竟将汪纯的气势完全压了回去。

瞧着能够与自己分庭抗礼的纪辰,汪纯不甘道:“旁门左道!”

纪辰此刻全身气势与之前大不一样,施展开了金巴三重天,纪辰再也不担心会被汪纯用修为压制,从而导致招式受限:“希望一会击败你的时候你也能这么说。”

汪纯正要反击,这时候高架上突然传来声音,原来是蔡雨蓉,她见汪纯竟被反压制,心中怒火中烧,冲着汪纯大声嚷嚷:“汪纯!你是怎么回事!赶紧给我解决掉这个废……”

原本蔡雨蓉想要将废物二字说出来,可废字刚刚出口她便感受到一股冷冽的目光送来,转头一看原来是另一个高架的晴儿。

虽说两人相隔甚远,而且又有蔡修严保护,可上次被晴儿当中掌掴的阴影还在,蔡雨蓉竟真不敢乱说话。

放小声音,蔡雨蓉独自嘟囔:“小贱人!还敢对我凶?一会汪纯击败了纪辰,你看我如何羞辱他!”

擂台上的汪纯同样受到蔡雨蓉的影响,她也觉得与纪辰纠缠了太长时间,顿时脚步一出,身体俯冲而去,剧毒软剑冲着纪辰的脖子便是毒辣的一剑。

这一剑显然没有留下任何的生机,目的就是直接干掉纪辰。

这一剑来的迅猛,纪辰只能被动应付,不断后退,流星刃每次出刀都极为小心,因为那剧毒软剑就像是毒蛇一般,每次都会缠着纪辰,让他抽身不开。

叮!!

又是一次触碰,纪辰借着反击之力退后了好几步,他的额头满是冷汗,刚才对方的每一剑都极为凶险,他应付的很吃力。

“不愧是天雷榜前十五的高手,战斗力和经验都太强了。”纪辰看着汪纯,喘着粗气。

“汪纯!别磨蹭了,赶紧给我解决他!”

高架上,蔡雨蓉已经等不及了。

听着蔡雨蓉的声音,汪纯的眉头深深皱起,只有她自己知道纪辰是多么难对付,就好像一根泥鳅,身法油滑无比,平常五段超凡境的汪纯可轻松解决,可此刻纪辰却几次躲开致命一击,这让汪纯的消耗越来越大。

“不能与你继续拖延时间了。”汪纯眼神一冷,她决定施展出最强的一击了。

忽然间汪纯原地一个马步扎下,然后剧毒软剑随手一抛,这软剑立马围绕着汪纯环绕,汪纯则是从储物袋拿出一个小黑瓶,从中倒出一滴漆黑无比的水滴。

水滴进入掌心,汪纯立马双掌沿着特殊轨迹滑动,顿时整个擂台开始微风溅起,一个黑色的球状体出现在汪纯的头顶,剧毒软剑一下子钻入其中。

对面的纪辰一看这阵势,明显对方要出绝招了,他急忙后退几步,同时元力包裹全身。

“准备受死吧!万蛇出窟!”

噗噗噗……

只听那黑球之中全是耸动,同时传出水泡破裂的声音,眨眼后黑球便爆射出一条漆黑无比的毒蛇,这毒蛇栩栩如生,冲向纪辰。

纪辰双目一凝,流星刃对着漆黑的毒蛇便是一斩。

砰!

那毒蛇一瞬间化作漫天的黑汁,落在地上,死而不僵。

咻咻咻……

同时更多的毒蛇袭来,纪辰一边闪避一边挥刀将其击溃,这毒蛇并没有纪辰想象的强悍,不过每次将其劈碎后这些毒蛇都会化作毒汁,片刻时间后整个擂台都被黑汁弥漫,这些黑汁散发着令人反胃的恶臭。

纪辰又是一刀将毒蛇斩碎,刚刚落地便感觉脚下一热,低头一看原来是鞋底被黑汁彻底腐化,发出嗤嗤的蒸发声音。

急忙将冰凤金源包裹在两脚,这才让剧毒的蒸发缓慢了许多。

骇然的看向汪纯,纪辰的表情不敢相信。

汪纯一脸的得意:“整个擂台都是我的毒液,你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你拿什么与我斗?”

说完汪纯便大部踏着毒液前来,形态嚣张至极。

软剑来袭,生死在即,纪辰忽然手持流星刃,随后朝着满地的毒液一记横砍,元力涌现,无数毒液冲天而起,铺天盖地的冲向汪纯,直接截断她的视线。

汪纯不屑一笑:“用我的毒液来攻击我?天真!”

只见汪纯软剑一拉,所有的毒液十分听话的全部落下,重新覆盖擂台,可所有毒液落地后汪纯却发现毒液后的纪辰竟然不见了踪影。

“什么?不见了?”汪纯快步去到纪辰之前站立的地方,这里的确什么也没有,纪辰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正在这时,汪纯忽然发现脚下的毒液中有一个倒影越发明显,她头皮一麻:“凌空飞翔?”

汪纯抬头一看,果然瞧见纪辰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同时挥展着一双冰晶翅膀,这一幕更让汪纯震撼:“元力化翼?小元王强者?”

这一刻汪纯只以为纪辰之前是故意隐藏修为,其实他的真是修为有小元王?这也太惊人了。

长老席上的众位长老同样十分震惊,有的甚至站了起来,何乐之胡子抖动,表面虽然很平静,可抖动的胡子已经彻底出卖了他。

不过当何乐之仔细一瞧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飞行战技,我还以为这小子真到了小元王修为呢!”

其他几个长老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们见多识广,自然看得出来纪辰是使用了飞行战技,并非真正的元力化翼。

若纪辰真是元力化翼,恐怕好几位长老都会吐出一口老血,他们累死累活修炼了几十年才达到小元王修为,这纪辰刚来内院不足一年便到达这种境界,这也太欺负人了。

更可怕的是纪辰还是一位五阶阵师,这才是最令人忌惮的。

擂台上的汪纯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看着天空上的纪辰,她笑道:“原来是飞行战技,没想到你这种人还能够拥有这种东西。”

“不过据我所知,飞行战技似乎极为消耗元力,我就不信你能够一直待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