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夏冷冷一笑道:“她不过是听说我们家有钱了,就琢磨着想要占一点好处,江平安上门多半也有这个意思。”

江平安的性子和崔老太太有点相似,都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要不是看到有好处,估计连门都不愿意上,但有了好处就不一样了,就算是你不搭理,人家也会厚着脸上门来拉关系。

袁素兰闷哼一声:“他还指望着我有好脸色对他呢。”

她压根就不想多看一眼,只要一想到以前的事情,一幕幕往事就浮现在眼前,以前的她实在是太好欺负。

想开了之后,觉得,人生过得舒畅了。

江氏心情很好,她不是那种特别大度的人,江琴的事真的伤害了她,特别这件事还成了崔老太太和朱春莲笑话她的事后,对江琴的情分也早就消失殆尽了。

人啊,总是往前走的,只有自己过得好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江琴只怕做梦都没想到,我们家会翻身,当初她嫌弃我嫁给你爹,嫁得不够好,一直各种嘲讽,她说媒说上崔发财后就各种炫耀,我是没想到姐妹情分在她眼中那么淡薄,成亲的时候,我和你爹早早的准备好了东西,就想着是娘家人,怎么也得给她长脸,结果她直接带话不让我们去,当初你外婆还为这件事情生气,也没有搭理她。”

袁素兰叹息一声道:“当初同意你和大林,完全是看到大林人好,事实上是对的,选人家一定要选人好,别看这江琴生了三个孩子,日子看着过得好,崔发财也不是个老实的人,那烟花柳巷的经常去,他有个侄儿叫崔大南,才十三四岁就开始在烟花柳巷奔走,崔发财也就跟着一起去了两趟后就迷上了,经常偷偷去长平郡。”

她早就知道这件事,但女儿家的事情,女儿没开口,她也不好插嘴干涉,这样会招人厌烦的。

苏半夏听着都觉得惊讶:“才十三四岁就开始在烟花柳巷奔走,就不怕染病?”

她是知道烟花柳巷是最容易染上病的,这么大意,也是厉害了。

袁素兰摇摇头道:“这就不清楚了,那崔大南家日子比崔发财一家好过,跟崔发财一家也有走动,还是早两年听说这件事的,也没怎么过问这种事,毕竟和我没什么关系。”

那时候,家里的事情就弄得她焦头烂额的,别人家的事情她就更不想过问了。

所以知道的并不多。

苏半夏膛目结舌的看着袁素兰,真的对崔发财一家有了新的认识。

袁素兰继续道:“江琴这孩子性子随了她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希望向银子看,哎,是我教子无方。”

每一次想到下面的孩子都觉得失败,四个孩子,除了江秀秀人最好最善良,最孝顺外,唯一好点的只有江小鹏了,而江大勇和江琴完全和她不像。

苏半夏知道袁素兰自怨自艾的性子,也没有劝说,倒是觉得以后要防着江琴一家。

袁素兰心底有些遗憾,但也只是叹息了一会,便恢复了正常,她也明白,有些事情得顺其自然,不能自怨自艾。

地里的草扒光后,苏半夏又提了粪水浇灌了西红柿和茄子,至于红薯和马铃薯,不用施肥,特别是这地本来就很肥,她打算顺其自然生长。

崔老太太一家出奇意外的安静,只是在第五天的时候,姜婶家存在田边的稻草堆燃了起来,村里人帮着救火之后,都愤怒了。

村里人除了和崔老太太一家关系不好,别的人家相处都是很好的,突然间稻草堆烧起来,就算没证据也知道是谁做的。

这种事情除了崔老太太一家还能有谁,但还是那句话,这是没证据的事情。

要是换成以前姜婶肯定会难受很久,但现在不一样了,稻草烧了就烧了,正好今年她家不养牛,稻草烧了也不影响什么。

更何况稻草还没烧完,剩了一大半呢。

村里人都打着火把站在田埂上,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家什,不是木盆就是水瓢或者盆子。

姜婶感谢了大家一番后,提醒道:“今天是我家的稻草堆着火,说不定明天就是大家的,大家都得小心一点啊。”这话也不是诅咒大家,只是善意提醒。

先前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没想到崔老太太一家还真开始报复。

苏半夏皱紧眉头,手中提着水瓢道:“鸡鸭都关好,家畜这些都小心盯着,我怀疑那几人还有动作,稻草堆和柴火堆烧了也损失不了多少,但家畜不一样,养大不容易,大家也都要小心一点才是。”

她是真没想到那家人胆子那么大,而且这么不要脸。

苏远程黑着脸,心情很不好,对崔老太太一家的做法也愤怒:“估计是那小畜生做出来的,最近一直在村子里晃荡呢,大伙都留意一下,真要是抓住了小畜生别手下留情。”

这种事想都能想出来是谁做的,除了无恶不作的苏小石,别的人还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姜婶想起自家放在山上的柴火,道:“看来明天需要把柴火都搬回来,他们胆子就算再大也不敢在家里点火。”

故意纵火真要被抓住了是会被关进大牢的,这是大罪,她也相信苏小石胆子没这么多大。

苏远程叮嘱道:“大家都小心一点,以后都相互照看一点,真要有什么地方火燃起来了,大伙都帮着救火,抓到这一家的把柄就好了。”

真要抓住了,肯定容不得崔老太太一家。

而此刻苏小石正靠在椅子上,脸上满是笑容的哈哈笑了两声。

朱春莲也一副解气的样子:“烧得好!她不是帮着说话吗!烧了活该。”

崔老太太知道苏小石要去点姜婶家的柴火堆,但没有阻止,反而觉得这样很解气,这屋中唯一忧心忡忡的是苏长年。

苏长年皱着眉头,一脸担忧道:“你们别高兴这么早,今天柴火堆烧了,整个村子的人都出动了,我想他们有防备了,这一次没抓到小石,他们肯定设好套等着我们往里面钻呢,小石你可别大意,最近莫要去点人家柴火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