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石经过上一次拔菠菜的事情,也聪明了不少,含笑道“爷爷就放心,我不会傻了,这种事做一次就好,等我明天去把她们几家秧田的水放了,最近下雨少,我就看他们怎么找水,没有水禾苗就死了。”

越说苏小石越激动,心里赌了一口气呢,想到就连郑雪梅那贱丫头都敢跟他作对,村里人还都护着郑雪梅,这事如鲠在喉,想起就难受得很。

苏长年眉头皱更厉害,烧一点柴火堆没事,就算闹大了也不害怕,但秧田可不一样,真要是把水放了,秧苗死了,事情就闹大了,村子有没有外面的人进来,很容易抓到他们家来的。

阻止道“小石这件事不能做,他们要是颗粒无收一定会报官,官府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让我们赔偿也赔偿不起。”

这话提醒了崔老太太,想到之前因为菠菜赔偿给苏半夏一家的银子,就忍不住肉疼。

“小石,此事还真不能做,你就听你爷爷的,秧田的水咱们就不放了,你要是想解气就去点柴火堆。”真舍不得白花花的银子花出去了,家中本来就银子紧张,还想跟苏小石娶媳妇呢。

朱春莲也害怕到时候赔偿银子出去,安慰道“小石你要是心中气不过,就去点柴火堆,就是不知道小竹去去什么地方了,你说这丫头怎么就这么糊涂,在郑家那点不好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只要生下一个儿子,以后还不得过大好的日子,结果苏小竹居然跟着郑家村一个二流子跑了,那二流子除了说话好听一点,可以说没什么本事。”

苏小竹逃走的事,也是她从别的地方打探来的,这些事她们都不知道,看苏小竹的样子,也不想和她们接触了,明显是断绝关系的意思。

崔老太太一想起苏小竹就来气,冲着苏小荷吼道“你以后要是敢学你姐姐,我就打断你的腿,免得你出去给我丢人现眼。”

苏小荷不满的撇嘴,顶嘴道“我才不会像姐姐那么糊涂,有好好的日子不过,偏生要瞎折腾,她要是安安分分的跟着秦老爷,就算伺候那糟老头子,等到糟老头子死后也能捞一点好处,好处都没捞到多少,还被人送回来,这么丢脸的事我做不出来。”

她可不像苏小竹那么傻,也不会和苏小竹做一样的决定。

苏大成站了起来,叹息一声“小石最近规矩点,别给我闯祸,村里人估计就等着你去干坏事抓你,这想要干坏事就不能被人抓住,做事情一定要滴水不漏,这才是真正成功,你要是做一次坏事就被人抓住,那你做坏事还有什么意义?等着别人抓你呢?”

苏小石觉得很有道理,点头赞同道“爹说的对,我就算要做坏事也不能让别人知道,那秧田我不挖缺口,我可以破坏啊,用铁棍在田埂上多捅几个窟窿,等水慢慢的流走,这样她们就怪不着我了吧。”

要是苏半夏和村里人听道这些话,一定会气得不行。

不过姜婶她们也是有防范了,第二天姜婶就去山上把柴火堆背了回来,村里很多人家也是如此,把稻草都背回了家中,担心苏小石对地里的秧苗下手,还有人特意在田边转悠。

正因为大家都警惕了,这让苏小石找了好几次机会都没找到,想要搞破坏都没有成功。

苏半夏家后面的地已经被栅栏圈起来了,别说,开荒出来倒是很大一块地,真要好好的种菜,估计一家人的菜都够吃了。

这个季节也不知道该种植什么菜,江氏觉得红薯尖好吃,索性把地里掐下来的茬藤种在了地里,琢磨着不吃红薯,就吃红薯尖也好,又专程围着栅栏种了很多韭菜。

韭菜比较容易养活,关键种在地里可以一直割韭菜,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苏半夏这几天帮着家中做事,也疲惫得很。

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任劳任怨的跟着江氏做事情,倒是乐意得很。

而夜神医最近在她家,只有一日三餐能看到人,平时都钻进屋子看书,她们一家也都习惯了。

苏空青的腿恢复很好,夜神医帮忙看了好几次,让苏半夏安心了很多。

这天,苏半夏一家人正好在家休息,眼看着要下雨了,地里该忙的事情都忙完了,就是家中的事情该做的也都做了。

所以今天一家人决定抽一天时间好好休息。

这才吃了午饭不久,就见司南烛带着三位身穿官服的人来了,其中一位穿的官府明显是官员,而两位衙差她倒是见过。

请进屋子,司南烛便介绍着官员道“这位是孙县令,皇上也下了诏书,让孙县令辅助你,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就和孙县令说。”

他也没想到这么快有回复,本以为还得等一段时间的。

苏半夏很震惊道“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孙县令对苏半夏很客气,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不知道司南烛的身份,来的路上司南烛叮嘱了好几遍,让他见到苏半夏得客气,不能得罪。

这都千叮万嘱了,他好事还不长眼得罪了,只能说傻了,再者,这是做政绩的事情啊,真要推广开了,他的功勋上又是浓重的一笔。

升官发财都靠苏半夏了,他们县贫穷,以前压根没什么瞧得上眼的东西,现在却不一样了,风水轮流转,如今到了他这里,这是天大的喜事啊。

拱手道“往后苏姑娘有事只管吩咐,需要我怎么配合只管说,我一定好好配合。”

苏半夏笑眯眯的看着孙县令道“暂时没什么需要配合的地方,等会我带着县令去地里看看,等到秋收的时候再请县令过来看看收成,怎么推广是明年的事情。”

孙县令也知道这件事不是焦急都可以的,今天上门来完全是为了认门,和苏半夏认识,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上门交流了。

他更好奇苏半夏和司南烛的关系,他是了解司南烛身份的,还有看到夜神医的时候他差点惊讶到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