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萧寒跳着脚的对任青破口大骂,周围那些巡逻的兵卒无不张大了嘴巴,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心里对这位年轻侯爷更是报以十二万分的敬佩!

现在谁不知道,任青是当今陛下最信任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被安排在这种机密的地方统管大局!

而敢指着他鼻子骂祖宗的,萧寒好像还是第一个。

当然,小东和愣子是了解萧寒的,此时也见怪不怪。

不光如此,他们还隐隐感觉到现在是任青让家主吃亏,可用不了多久,就该是家主让任青吃亏了……

吵吵闹闹半天,萧寒想要去林家庄子找药的事情,任青就是俩字不成!

“我不去,他们谁知道药长什么样?”萧寒怒气冲冲的问。

任青面无表情“这个不劳你费心,他们找不到,就会把所有东西都带回来,到时候你可以慢慢找。”

“呸!你以为他们是城……咳咳!搬家大队啊?”

“如果你需要,他们可以把房子一起拆了给你带来!”

“我…我……”

最终,萧寒还是败在了任青手里,面对着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他也木的办法,只得骂骂咧咧的跟在他后面,往实验场所走去。

秦岭的工坊,就座落在牛耳山下的一个山谷当中,这里地势平整,三面环山,进出就只有一个不算开阔的口子。

而且更难得的是这环绕山谷的三面山壁都是极为陡峭,猿猴难越,外人想要翻越进来,那是千难万难!

一路跟着任青来到山谷深处,直到一处坚实的木门前,几人才算停下脚步。

“请更衣。”

大门守卫见二人过来,早已经搬来一个装着衣物的竹筐侯在那里了。

萧寒和任青早已经习惯了这个步骤,也不废话,伸手解开身上的丝绸外衣,换上了竹筐里的棉麻衣服。

等换完衣服,又在立在门前的大铁柱子上摩挲了一阵,那看守大门的守卫这才点点头,朝门那边喊了一声“开门。”

“你说这些人每次都要摸那铁柱子干嘛?”

门开了,小东和愣子二人却进不了门,所以看到萧寒跟任青进去后,便无聊的动瞅西瞅,那根被摸的油光水滑的铁柱自然也落到了他们眼里。

“ 我也不知道。”愣子听小东说的,也跟着望了那铁柱一眼,挠挠头道“不过我记得,咱家里好像也有这么一根。”

“我知道!”小东点点头,纳闷的道“所以我才奇怪,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嘿嘿……不知道!”

愣子憨笑两声,一句大喘气的话,差点把那些绷着脸的守卫都笑趴了。

其实关于铁柱有什么用,他们也不知道,但进门要摸铁柱这一条规定,早在这里建立之初,就已经被灌输在他们所有人的脑子中!

现在,所有人进门要不摸上一把铁柱,那感觉就浑身不自在。有多事的家伙,还给这个铁柱子起了名字铁娘子!

意思他们摸自家婆娘,都没摸它时间长……

此时,进到门里面的萧寒自然不知道外面的对话,而且就算是知道,他也懒得跟那些人解释什么叫做静电!

在这个打雷闪电,都被认定是有神仙在云上拿着锤凿乱砸的时代,他要普及基础物理的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进到木门的里面,首先看到的是一连片的房子,这也是工坊最核心的地方,有关于火器所有的研究,都在这些房子里开展。

慢慢的朝那些房子走去,萧寒感觉与那些几近疯狂的科学实验室不同,这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干净!特别的干净!

水泥的路面上,干净的看不到一点灰尘,路边的窄窄沟渠中,一道活水欢快的在其中流淌着,偶尔还能看到不少小鱼在里面欢快游动。

萧寒清楚这水,是灭火用的,当然应急时候直接喝也可以,那些小鱼,就是为防水质变化,特意养在其中。

“侯爷!”

“任大哥!”

有人听到了脚步声,从一个窗户中伸头出来,看待到是萧寒和任青后,立刻笑着打了声招呼。

“萧大呢?”任青皱眉问道。

“在三排四号!”那人脖子一缩,回答的很快。

“三排,四号!我知道了。”任青点点头,也懒得追究这人偷懒不集中的错误,领着萧寒就往房后走去。

走过三排房子,转弯,来到第四个房间,这就是所谓的三排四号。

还别说,给房子编号这个主意,也就萧寒能想得出来!

但是任青也不得不承认,这编了号后,要去某一个房间,或者找某一个人确实是干脆利落了很多!

看了看面前虚掩的房门,任青伸手轻推,房门立刻应声而开。

在房间里,一个壮实的青年正跟大姑娘绣花一般,小心翼翼的编制着一条细细的灰色绳子。

“侯爷。”

可能是房间的光线变化引起了萧大的主意,他抬头一看,正瞧见任青后面伸长脖子的萧寒,不禁憨厚的一笑。

“这些火捻子,都是你做的?看起来不错。”萧寒从任青身后闪出,走到萧大面前蹲下身子,小心的翻动了一下编制好的灰色绳子夸奖道。

萧大听到萧寒的夸奖,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红“是侯爷出的主意好,现在这些火捻子已经不太怕水了,只要不是全部浸在水里,基本都能燃烧。”

“那燧发机构呢?有没有什么进展?”萧寒点头问道。

萧大放下手中的引线,回答道“现在就卡在燧石上了,质量好的燧石引火已经没有问题,只是数量很少!至于质量差的燧石就很难保证稳定。”

“燧石的事。”任青在一旁接过话道“我已经上报给了陛下,这事情不用担心,会找到合适的。”

萧寒看了任青一眼,也正色道“燧石的事,也不着急,毕竟钢铁的质量还是不成,枪炮之类的还是有些危险。”

“那现在?”任青颇为意外的问。

萧寒咂咂嘴,低声道“现在最主要的是稳定的引发装置!和更大威力的火-药配方!我要地-雷,手-雷!”

datangtengfeiz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