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第二十六章 春丽要面对的,

就是这些手段中最常用的,也是最犀利的法子:冲击道德的心灵拷问。

能闯过这一关,要么是十恶不赦的疯子,要么是意志如钢的英雄,就是凯文自己,都不敢说自己一定经受得住。

他曾经遇到过的,使用这种手段的敌人之所以没能成功,主要原因是他们的精神力太低,撬不开凯文的心房。

其实春丽只是年轻,经历的少了,哪怕她到了洪福那个年纪,经手的案子多了,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一套自己的规矩,那个时候这种招数就不管用了她毕竟是武道家,意志还是很坚定的。

即使现在她想不开,面对杀父仇人的时候,她也会有个决定了,如果维咖没有对她使用精神手段,或者她早早就明悟了自己的内心,那还好一点。

要是维咖真的试图控制迷茫的春丽,那他可就倒大霉了。

本身春丽就是个觉悟了气的武道家,在心灵受到外来冲击的时候,本能的直觉会一直紧绷底线,而在受控的过程中,武道家更容易看清内心,从而获得心灵的升华。

尤其是春丽和沙加特这种满心仇恨的人,其中春丽还夹杂着道德感被扭曲的痛苦,到时候对维咖的反弹不亚于一场精神风暴,绝对够他喝一壶的。

不过这种事没有相关研究的人都不太清楚,也就是凯文本身武艺非凡,又教导过很多人,也研究过武道家转法师,甚至他自己的精神力就相当可怕,又有着无限宝石,对心灵和灵魂现在也是门清,又见过不少所谓的位面之子爆种,才会使出这种办法。

只是现在春丽确实要煎熬一点这对她也是有很大好处的,反正这种事早来晚来都得来,来得晚不如来得早,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也算是凯文给维咖一个问候吧他也挺喜欢黄仝昂那个大叔的,何况还有陈洛的面子在里面。

春丽的煎熬大家都看在眼里,不过柯温斯顿家的人基本都经过这个阶段,也许理由不一样,但是情绪都差不多,所以也都知道怎么回事,除了平时对她更加关注意外,谁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暗示性的提两句宽慰一下就算了。

春丽也没觉得大家不关心她,一来她不是那种玻璃心,二来,她也明白这种事自己想不开谁也没辙。

但是脾气变坏一点就难免了。

所以她经常出去找人搭手儿,唐城自然是个好去处。

这么一来,她就会错过很多东西比如从凯文这里得到更多的情报。

并不是说凯文又知道了什么没告诉她,而是有人上门来卖弄。

柯温斯顿家的地址,在洛杉矶相关人士眼里已经不是秘密本来他们也没保过密就是有点对不住房东老两口子。

不过上次被炸了之后,他们就把这房子买下来了,老两口也惹不起这个麻烦,拿了钱回国了,再怎么说,炎黄国内可没有人拿着火箭筒轰大门吧。

这么一来,难免就有人自以为是也好,自视甚高也好,总之就会做不速之客。

像哈戴斯、古烈之类的家伙。

所以凯文对的印象越来越坏,他们似乎从来没意识到自己是没有礼貌的,无论老少。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凯文又被人堵在家里了,虽然没穿军装,但人家掏出来的,可是的证件,还是个满头白发一脸斑的老人家。

不过这老头和他的手下没穿军装,也没有车队,算是微服私访?总之见面就笑嘻嘻的一点也不客气,自来熟的样子很让人讨厌至少凯文很讨厌。

老头儿自称是超自然现象管理处的,语气骄傲的说他们为这个国家抵挡了灾难使用谈判和交易的技巧。

对此,凯文的反应就很迷茫了:“超自然现象管理处?没听说过,一点都没有。”

老头就很惊讶:“你认真的吗?作为柯温斯顿的一员,你们可也是受到管理的人。”

凯文拿起一个苹果,扔进了榨汁机他正在厨房准备饮料:“这就很不好说了,我们和超自然没关系,所以你说的那些受管理的人中肯定不包括我,除了税务官没人管理过我。”

所以她经常出去找人搭手儿,唐城自然是个好去处。

这么一来,她就会错过很多东西比如从凯文这里得到更多的情报。

并不是说凯文又知道了什么没告诉她,而是有人上门来卖弄。

柯温斯顿家的地址,在洛杉矶相关人士眼里已经不是秘密本来他们也没保过密就是有点对不住房东老两口子。

不过上次被炸了之后,他们就把这房子买下来了,老两口也惹不起这个麻烦,拿了钱回国了,再怎么说,炎黄国内可没有人拿着火箭筒轰大门吧。

这么一来,难免就有人自以为是也好,自视甚高也好,总之就会做不速之客。

像哈戴斯、古烈之类的家伙。

所以凯文对的印象越来越坏,他们似乎从来没意识到自己是没有礼貌的,无论老少。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凯文又被人堵在家里了,虽然没穿军装,但人家掏出来的,可是的证件,还是个满头白发一脸斑的老人家。

不过这老头和他的手下没穿军装,也没有车队,算是微服私访?总之见面就笑嘻嘻的一点也不客气,自来熟的样子很让人讨厌至少凯文很讨厌。

老头儿自称是超自然现象管理处的,语气骄傲的说他们为这个国家抵挡了灾难使用谈判和交易的技巧。

对此,凯文的反应就很迷茫了:“超自然现象管理处?没听说过,一点都没有。”

老头就很惊讶:“你认真的吗?作为柯温斯顿的一员,你们可也是受到管理的人。”

凯文拿起一个苹果,扔进了榨汁机他正在厨房准备饮料:“这就很不好说了,我们和超自然没关系,所以你说的那些受管理的人中肯定不包括我,除了税务官没人管理过我。”

老头就很惊讶:“你认真的吗?作为柯温斯顿的一员,你们可也是受到管理的人。”

凯文拿起一个苹果,扔进了榨汁机他正在厨房准备饮料:“这就很不好说了,我们和超自然没关系,所以你说的那些受管理的人中肯定不包括我,除了税务官没人管理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