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权力游戏规则

其实咸柠七也就是好奇而已,哪里有这么严重。这十几年来,她见过的死人、经历过的黑暗完全不是林星泉能想象的。

她就是在装可怜,想从林星泉那里得到什么有效的情报。

林星泉当然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现在王局还没到头,因为他还很收敛,而且他一直是按照白道的规矩办事。而粤省这边,就太嚣张了。枪打出头鸟,你们也很清楚吧。不管是王家,还是粤省,再大也大不过帝都。而帝都,乐意见的是各自为政互不侵犯,要是有矛盾也没关系,不出大事他们还偷笑呢。只是一旦谁的手伸得太长了,帝都那边就难免怀疑将来那只手会不会伸到自己头上。而且粤省那边是叶家的后裔,有兵。动得这么大,我们都起疑,别说帝都了。”

咸柠七和饮水都被林星泉的这一番话震住了。

他们不是不知道这道上的规则,也不是不知道这些权力游戏的厚黑原理,但是这种话从林星泉这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嘴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们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他们算是林星泉的同龄人,而且是经历了太多事的同龄人。在他们眼中,林星泉确实是天才,但是再天才,也不过像林星海一样,因为天生聪慧闻一知十,所以学习各种管理、运营都很快。但是在没有人教他们各种时局知识的情况下,林星海甚至都不是知道什么白道势力、某家兵几代的渊源……而林星泉也不过比林星海多了一些奇怪的预感而已,她怎么就知道得这么清楚,这些关系!

“怀风哥,这是你教她的吗?”咸柠七很快就把问题归为君家的教育方向问题,“君家也教这个?”

君怀风却是好笑了,意味深长地道:“君悦是互联网企业,当然会知道很多信息。”

这么一说,就是默认了——就是君家的教育。

咸柠七和饮水这才有些释怀了。

事实上君慧从来都不教他们这些东西,甚至可以说。她有种刻意避开的嫌疑。

因为君怀风以前根本就没有继承君悦的意思,她也不想强求,甚至都做好了以后挑选别的继承人的准备。而林星泉出现后虽然弥补了这个空缺,在君慧的意识里。林星泉却依旧还太小。

只是,要是什么事情都说是他们自己天赋异禀,这也有点……太牛了。

咸柠七很显然迅速接受了这个说法,若有所思道:“确实,互联网行业的信息是灵通点。而且现在大陆的法规什么的对于互联网产业都还没有十分稳定……不看着苗头很可能会尸骨无存。”

林星泉也笑笑,当做默认了。

“不过我们还是聊聊罗清芬的事情吧。大局上我们在黑水的人是开始随着王局的行动韬光养晦了。毕竟他的计划是只动用白道的力量灭了叶家。”咸柠七干脆就把大局给供出来了,“按照星泉说的,粤省那边也是太嚣张了,王局也是忍辱负重的局面,所以,帝都会全力支持王局?”

林星泉笑笑,点点头,只是忍不住带着些许自嘲。

“今年年底,你们的老对头宋家就会先倒。完了之后,叶家的那位被闪电逮捕并且霜规。现在我们只要对付好了****上的事情,就没什么可担忧的了。至于罗清芬……”林星泉摊摊手,“想在君悦安插人给我们下白面这是多可笑的事情。我相信你们连那人是谁都查得到吧?”

“没查。”咸柠七诚实地道,“因为我们觉得,你们自己查都查得到了,毕竟君悦内部,大不了把最近应聘的人都查一遍,比我们更方便。”觑见林星泉的苦笑,她又急忙道:“好好好。看在你大病初愈而且给我们泄露了这么多天机的情况下,我们帮你,我们帮你。”

“不就是叫晓蓓去跑跑腿的事情吗?”林星泉也笑了。只是很快,她又有些不由自主地皱皱眉。想到君怀风刚才提到姚晓蓓和白力居然合资在东大西校区附近开了个咖啡厅的事情。

合资开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那个位置,可是在东大校区旁边的黄金路段、黄金铺面,一年租金上百万的位置。很显然以白力的身家以及他和姚晓蓓在地位上的尊卑关系,他是不可能出大头的,出大头的。只能是姚晓蓓。

姚晓蓓……居然能拿出这么多钱?

这意味着,姚晓蓓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拿到二十万就能激动得不能自己而完全忘记了学校方面给她带来的挫败的小女孩,面对TOP里面几万一套的定制衣服,姚晓蓓很可能也已经可以自己掏钱。

而姚晓蓓上次和她们去森林公园的时候,还完全没有那种苗头。

姚晓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么多钱的?

肯定是在今年新年之后,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干了些什么事情来钱这么快?

林星泉有种不好的预感,然而她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因为罪魁祸首就是她啊,如果不是她领着姚晓蓓上了这条船,姚晓蓓今天也不会到达这个境地。

当然她也不可避免地想到严书回。

这个世界未免太巧合太奇妙,谁能想到,上辈子完全不认识的三个人,在今生一个又一个的蝴蝶效应的作用下,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嗯,你怎么了,姚晓蓓她怎么了?”咸柠七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便直接问。

“……没什么。”林星泉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没有说实话。

咸柠七也是个聪明的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没有想到她的担心,很简单——在咸柠七心里,姚晓蓓面对的事情已经算是非常轻了,完全就是被保护着成长的。当初第一次要姚晓蓓退出的时候,只是因为姚晓蓓真的还是干干净净的。

而如今,姚晓蓓真的就已经离不开了。所以在咸柠七看来,做都做了,做轻做重,都已经无路可退,还不如做到底。

而咸柠七看着沉默的林星泉,到底也明白了些什么。(未完待续。)

PS:话说,请原谅最近那些弯弯绕的各种宋家王家的事情……因为写得太明白就影射太明显了……而我,还不想被请去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