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莫非,金豆和荒狱的某个存在也有关联!”

李牧陷入沉思,金豆的情况应该和自己一样。

他们刚进入荒狱,这里凶险万分,自然是要走在一起,可目前的局势,却不得不分开,李牧当然不想去金豆指的地方。

他感觉到了来自血脉的呼唤,无论如何都要去那个地方看看,若是错过了,可就麻烦了。

同样,金豆所指的地方,说不定对它有大机缘,也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了它。

沉吟了一会,李牧道:“分开走,四白你和金豆一起。”

金豆摇头,拒绝道:“我自己去就行了,李牧老大,追杀你的人太多了,还是让四白跟着你吧。”

金豆知道李牧的处境,因此不放心他一个人,如果有四白跟着,遇到危险可以让四白带着他逃走。

“不!我无碍!你们一起便是!”

李牧自信一笑,他修炼了《牧天之翼》,在速度上已经超越四白了,遇到不可对抗的危险,可以自己逃命。

“可是········”

“就这么决定了,办完事情,我去找你们!”

不等金豆说完,李牧一步迈出,人已经在数百万里之外。

“好吧!四白,我们走!”

“嘎嘎嘎~~~~”

金豆和四白一起上路,去向那对他有所感应的方向。

李牧动用特殊手段,略微改变了一下容貌,然后动用急速,顺着断开的星空古路,一路前行。

他行走的很快,所到之处,星空荒凉破败,但这里也不是了无生机,偶尔能遇到一两个生灵,以及一些荒狱的原住民。

三年后,跨越好几个星域,李牧来到了一个更大的星域,到了这里,人渐渐多了起来。

各族的人所有,看得出来,有些是荒狱的原住民,有些是从太荒和古荒到这里试炼的。

天荒和古荒的人,和原住民有很大的区别,不但气息不一样,精神状态也不一样。

荒狱的原住民,一个个神情麻木,双眼无神,仿佛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希望。

而那些太荒和古荒前来试炼的天才,个个朝气蓬勃,精神焕发,一个个趾高气昂,嚷嚷着到处寻找机缘。

试炼的武者修为不一而足,最低的都是准圣,还有高级圣人级别的生灵。

李牧在这里驻足,来到一个巨大的星球,这个星球破壁残垣,可以看出曾经的辉煌,只是现在已经成了废墟,此时这里聚集了大量的武者,在废墟中寻找机缘。

他的到来,没有引起试炼者们的注意,一来李牧变换了容貌,二来他同样精神焕发,不像是这里的原住民,反而和这些试炼者很相似。

他们把李牧也当成了自己人。

李牧仔细观察,在这个星域,有一个漆黑的空间虫洞,一看就知道是个被毁掉的空间虫洞,洞口不时有猛烈的空间罡风呼呼吹动。

而那源自血脉的呼唤,就是从那个空间虫洞中传出来的。

砰!

有武者一脚踢开一个巨大的破败城墙,高到狼烟滚滚,他抱怨道:“这破地方那有什么机缘,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是啊!不如我们去那空间虫洞瞧瞧看,说不定里面有什么机缘。”

“不行!要去我们去,空间虫洞太危险,动辄就会迷失在空间中,老子可不想犯险。”

“哼!得了吧,我说兄弟,没有危险的地方早就被翻找了不知多少遍,哪有什么机缘啊!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要想获得机缘,当然要去危险的地方,去别人不曾去过的地方。”

“说的好,他不去,我们去!”

“对了,听说九千界那边的通道也开启了,不如我们去截杀罪子吧,万一宰了他,帝血就到手了,也不用在这里犯险。”

“想得美,这么多人看上了罪子,哪里能轮得到我们,不行,我不去,我要去去荒狱中心看看。”

“荒狱中心,这倒是个好去处,可惜去那里的人更多,听说有很多十大种族的弟子都去了那里,竞争太激烈了,也不好。”

李牧没有急着进入那血脉呼唤的空间虫洞,而是在偷听试炼者们的谈话。

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果然有人谈到了罪子,还想听些什么,但谈及这个话题的人并不多。

有的试炼者离开了这里,有的继续在这里寻找机缘,又人去了荒狱中心,还有人去了九千界的通道准备截杀罪子。

轰轰轰~~~

忽然,星空的远处,有无数的武者涌来,最先到来的是一个高级圣境武者,他激动的指着那空间虫洞道:“就是这个地方,我们快进去,里面有大机缘,听说这里曾经有一尊大帝陨落,有可能埋藏着大帝。”

“什么?”

“这里有大帝之墓,太好了,一定要进去看看,说不定有大帝遗物。”

“大帝之墓,会不会有大帝尸骨,如果能得到大帝尸骨,那岂不是!”

“进去,我们要进去!”

来人的话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各种的消息传播出去,更多的气息朝这边用来。

本来废弃的虫洞,忽然成了香饽饽。

那个高级圣境的武者,说完话,很干脆的进入空间虫洞。

周围的人都不淡定了,有强者直接进入,也有弱者不敢进入,在门口徘徊,还单枪匹马的人开始组队。

李牧站在空间虫洞的洞口不远处,不禁皱起了眉头,他的感觉不会错,那源自血脉的呼唤,的确是来自这个空间虫洞。

有人却说这里有死去的大帝,莫非那死去的大帝是牧天族的人不成,李牧在暗暗思量着。

“这位兄弟,要不要组队?”

这个时候,有人靠近李牧,来者是一个麻脸的青年,长相略显沧桑,皮肤焦黄。修为是圣境中级境界。

麻脸青年的背后,还跟着一男一女。

那男的和女的是一对师兄妹,男的年龄大一点,是个胖子,微笑起来很和善。

女的是个小巧玲珑的少女,虽然样貌不怎么出众,却也是灵气十足,脸上有点点的雀斑,给她增添了几分可爱。

他们也是被麻脸青年临时拉来组队的,这两人的修为低一点,但也都是圣境初级。

“兄弟,愿不愿意组队给句话。”见李牧沉默,麻脸青年有些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