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警已然是出现在了萧易和雪妖月他们的周围,出动了海警,这件事的性质就发生了变化。

先前船上所发生的事情,美惠子全都可以嫁祸给萧易,死了四十多个人,还在他们的海域里,即便是华夏的警方,暂时对此事也无能为力。

接下来萧易将会被拘留起来,关到了拘留室当中,至于在拘留室会发生一些什么特殊的事情,这谁也说不定,而且最大的可能,萧易会死在里面。

“萧易你没有想到吧,从开始到现在,你们的位置信息被我时刻发送了出去,虽然你们打赢了魑魅魍魉,但是仍旧无法从这里逃脱,最终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

萧易的表情没有一丝紧张的意思,反而是露出了嘲笑,他在嘲笑这个女人的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算盘的确是打的很不错,可惜美惠子的想到的,萧易早已经提前一步做出了布置安排,此刻他冷笑一声道。

“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能抓到我。”

“还在这里逞强吗?

周围都是海警,他们随身携带了枪支,提前告诉你一声,如果你在这里反抗,他们可是会开枪打死你的。”

二十多艘快艇,还有三艘船陆续的赶来,将这个地方彻底的包围,萧易是插翅难逃。

别说这些人了,就算是再来一些,也别想把萧易留在这里,到了这一步,是时候让美惠子了解自己的愚蠢。

美惠子得意的时候,一艘快船接近了她,船上是美惠子的经纪人,以及美惠子的私人医生,负责帮她来处理伤口。

之前快艇爆炸的时候她也遭受了波及,手臂上留下了一道伤口,好在最后的目的达到了,做出这点牺牲也是值得的。

“美惠子小姐我来帮您处理伤口。”

“辛苦你们了,尤其是你这位新来的,回去后我会奖励你的。”

“谢谢……”新任美惠子的私人一声,年轻男人笑了一声,这一次他的手里并没有拿出药箱,而是掏出了一副手铐。

在美惠子没有任何防备的瞬间,一把抓住美惠子的肩膀,动作迅速将手铐给拷上,这次美惠子无法自由行动。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美惠子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自己的人吗?

干嘛要把她给铐起来,她转身盯着身后的年轻医生道。

“你……你在做什么?”

事情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多面手不再继续伪装下去,他的身份本来就是假的。

一只手摸在了鬓角处,看似一张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个时候他用力一撕,一张特制的面具撕了下来。

面具下露出了他原本的面孔,冷峻的面孔,给人一种很刚烈的感觉,此刻似乎美惠子意识到了什么,挣扎了几下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此刻多面手露出了自己的真容,守在身边的经纪人也没有预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于是立马想要拔枪。

多面手也是战狼的成员,岂能给对手这样的机会,提前一步一记肘击,顶在了经纪人的胸口处,这一击肋骨都断了几根。

强大的痛楚让经纪人倒了下去,昏死在船上,多面手转过身继续看着美惠子,笑着打招呼道。

“美惠子小姐你做事情的确小心谨慎,派人去调查了身份的信息,不过身份信息这种事情,提前一步做好了布置安排,完全可以来作假。”

多面手说道,就在他们出发之前,雪妖月已经是通过她的手段,给他伪造了一个身份信息,并且利用3d打印技术,制作出对应人的面具。

而这位真正的实习生,被特意隐藏了起来,就在他出现在美惠子身边的时候,这个女人也怀疑过他身份的真假,派人将信息都查了一遍。

信息完全是吻合的,就连指纹信息也做过了比对,美惠子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的这人是如何做好这样完美的伪装,竟然成功骗过了所有人。

“不可能的,不……这是不可能的。”

“你还在怀疑吗?”

“如果就像你说的一样,身份信息可以替代,可是为什么指纹这些,你都能替代。”

多面手伸出自己的双手,他他就来解答这个女人的疑惑,手指在这里搓动着,不一会儿在他的手指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薄膜。

每一个手指都是如此,利用本人的指纹做了覆盖,当时他进入美惠子的房间时,美惠子说是要留下他的药箱检查一遍,借口是为了安全起见。

不过多面手知道,这个女人是为了查看,他留在药箱上的指纹信息,索性装作什么都不明白,故意将指纹留下来,越是这样最后美惠子对他的身份丝毫不怀疑。

“你想到的事情,队长早就想到了,并且还多做了一些布置,看来也没有派的上用场。”

多面手从眼睛里取出隐形眼镜,隐形眼镜上有本人的虹膜信息,美惠子所能够想到的,萧易早已经是提前做出了布置,并且比她想到的还要全面一些。

到了这一步了,美惠子挣扎了几番,她真的很不甘心落在萧易的手里,就这样输的彻底,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终究无法摆脱手铐的控制。

按照她的实力,解开这手铐是很轻易的事情,为什么连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了,还有就是为什么,自己无法幻化身体,提不起一丝力量。

看着这个女人不甘心的样子,萧易真的很不忍心,打破她内心深处最后的一丝希望,只是时间不早了,他还有其他的工作去做,于是此刻站立在海面上。

就这样在海面上行走,美惠子瞪大了双眼,萧易竟然连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能做到,一步步的靠近,萧易和美惠子说道。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你的能力无法使用。”

“是你?”

美惠子闻声忽然明白了过来,萧易既然这么提问,那么此事一定和萧易有关联。

“你究竟是做了什么?”

“没有做什么特别的,我只不过是让他给你之前伤口擦的消毒药水里,增加了一种特殊的药剂而已,刚好可以限制你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