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君哎,拜见你真是不容易啊。”,刘巴无奈的说着,荀彧向来平易近人,各府仆射虽然敬重他,却也不会跟面对往日三公那般的肃穆,偶尔还会玩笑打趣,荀彧从不会怪罪,不过,他从来都不会笑便是了,不会失态的大笑,这也跟他的身世有些关系。

在年幼的时候,他是让整个荀家最头痛的孩子,顽劣不堪,不听话,却出奇的聪慧,长辈震慑不住他,而他辈分又高,比他年长的荀攸都是他的族侄,故而,荀彧就是无比的骄横,尤其是跟在了孝宪皇帝身边之后,两人更是无法无天,惹是生非,无人敢惹。

也就只有暴怒的孝康皇帝,敢抄起木棍痛殴这两人。

可是随着年纪渐长,荀彧渐渐变得稳重,谦逊,性子是像极了他的阿父,一位谦谦有礼的君子,也不会再做那种不合乎礼法的事情,也不会轻易的失态,平日里冷静的有些吓人,可是,他还是很能包容属下的,甚至,都能算得上是纵容。

“你找我?有何事?”

荀彧直接问道,刘巴摇了摇头,说道“还不是钱庄的事情,我这需要诸府,以及地方的帮忙,结果却一直找不到令公,整日都在诸府内乱转我们回府去说?”

“直接去尚书台罢。”,荀彧说着,刘巴即刻应允,跟在荀彧的身后,两人一同朝着尚书台走去,走在路上,刘巴时不时的看着荀彧身上的衣着,实在是太脏了啊,荀令公为何会穿成这样啊,面对街道上异样的目光,荀彧也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将刘巴叫到了身边,便开始询问其了钱庄的事情。

“所谓的钱庄啊,就是一种新的大汉机构给个定义的话,定当是类似国库的,有着存贮的作用,天下人都可以将钱财放进钱庄,进行存储,钱庄负责安全,甚至还可以给一些优惠”

“那这对百姓有什么好处呢?”,荀彧问道。

“好处很大啊,首先,就是安全的问题,不怕丢失,或者被抢,另外,这机构,我们会建设在大汉的每一个角落,也就是说,众人可以在异地存取,比如,一个兖州的人,想要去豫州买一些特产,做生意之类,钱财太重,就可以将钱财存进兖州的钱庄,在豫州的钱庄取出来”

“我明白了,那以什么为凭据呢?”

“自然是以纸,以及印章,至于这个印章,我希望工府能够帮忙,做出其余人无法制作的,可以看出真假的出来,以此辨认,要成立,需诸多府的相助”,刘巴说着,神色有些激动,他还是有些别的想法的,例如用这种凭据来代替纸张,只是,这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他不能早早说出来,那会吓到他人的。

等事情的成效出来了,自己再说也是不迟。

他正想着呢,荀彧继而问道“那对于庙堂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

“哈哈哈,各地的发展,庙堂的政策,可是都需要钱财的,这些存贮的钱财,不就能先动用在政策上麽?只要不是所有人都来取钱,钱庄就不会崩溃,何况,有庙堂钱财的注入,就算百姓们要退回,也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荀令公啊,这可是能彻底的解决国库空虚的问题啊!”

荀彧眯着双眼,认真的说道“可是我总觉得,此事需要多加留意,不然就会出现大事啊。”

“有我在,纵然出现了什么事,我也会解决,若是不能解决,我一人扛着便是了。”

刘巴对于荀彧泼冷水的行为有些不满,开口说着,荀彧摇了摇头,说道“也到府了,再与你细细谈论”,走进了尚书台,比起郭嘉治政的时期,这里已经是萧条了不少,毕竟荀彧跟郭嘉不同,他不是操办那么多的事情,自然也就用不到那么多的官吏。

进了尚书台,进了书房,两人这才正式的谈论了起来。

“首先,我需要知道,这是谁的主意?这是谁的想法?”

“闻人公的。”

“什么??”,荀彧一惊,方才说道“闻人公已经逝世几十年了,你勿要拿闻人公来压我,如实告知,这是谁提出来的?”,刘巴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是司空刘公与我说的,不过,后来我自己去询问,方才知晓,真正提出来的乃是侍中令郭嘉,不过,这想法,在《闻人手稿》里早就提到了”

“我怀疑他是抄了闻人公的想法。”刘巴坚定的说着。

荀彧无奈的哀叹了一声,他知道这厮对闻人公是有多崇拜,大概马均都没有他这么的狂热,“那就得要让侍中令前来一趟,你们互相交流一下,查缺补漏,你这是要改造国库,这绝对不是小事”

“可他抄袭了闻人公!”

“我会让他去给闻人公道个歉!”

刘巴不再言语,荀彧叫来了一位官吏,说道“你去将郭令公请过来,就说我这里有要事,让他即刻前来,不可耽误了。”,听到他的言语,刘巴显得有些无奈,似乎是在担心着什么,看到刘巴欲言又止的模样,荀彧已经看出,他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不肯告知。

顿时,荀彧皱起了眉头,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肃穆,他冷冷的问道“刘君,对你,我向来是以友视之,可是,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若是出了什么差池,或者说,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最好还是告知我,若是被我自己查出来,只怕天子也难以庇护诸君一族。”

刘巴抬起头来,有些纠结,还是无奈的说道“好罢,荀公,反正稍后郭公到来的时候,你也会知道,我让工府帮着造特殊印章,制造他人不能仿造的那种凭据,还有其他的目的,说出来,荀公莫要惊慌”

“嗯,你直说无妨。”

“我想要设立纸币。”

“纸币?”

“正是如此,钱庄给出的凭据,就可以代替铜钱,作为等价物来使用,例如我买了一个木椅,价值三百,我只要用三百铜钱的钱庄凭据,不就好了?”

“这样一来,出售者也能用着凭据去换出铜钱,若是他愿意的话,我想,推行纸币,能够极大的刺激经济,甚至,能够对外掠夺,只要大汉商贾坚持使用这种凭据,迟早,安息都会将钱存在我们的钱庄里。”

“那个藩国不服,直接断掉他们的经济命脉,他们定降”

“还有其余的用处,我这些日子里,想到几乎发狂的地步,正在整理头绪,在钱庄没有正式成立之前,我实在是不想太早的透露这个事情,我害怕啊,众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会惶恐的反对,就是荀公你,怕是也会担心罢,当然,风险是肯定有的,可是收获也大啊。”

刘巴认真的说着,脸上有些落寞,“我是真的不希望无知的人毁掉这些事情,荀公你不会知道,我的这个提议会为大汉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我曾给一些亲近说过,他们都认为我疯了,说纸张如何能代替钱财,其实,只要能够作为铜钱的凭据,别说是纸张,就是粪也能当作钱币来使用。”

“哦,原来在你的心里,我荀文若,就是一个无知,愚昧,迂腐的大臣?”,荀彧问道,刘巴瞪大了双眼,连忙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怕荀公反对,天子都听荀公你的,若是你反对,这事就绝对不会成,我是担心这个,而且,这个想法的确是有些骇人”

荀彧轻轻一笑,说道“说起来,不还是担心我会反对麽?放心罢,对于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我是不会急着发表看法的,这方面,你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我绝对不会干涉,钱庄,你想成立,我没有意见,只要天子应允,就可以,至于纸币,若是马公那里有办法,我也不反对。”

刘巴可谓是喜出望外,猛地站起身来,说道“如此,如此甚好啊,多谢荀令公!!多谢!!”

看着朝着自己大拜的刘巴,荀彧平静的让他坐下来,说道“勿要如此激动,等郭公前来,再一同商谈罢。”

他们便等了起来,等了好久,方才听到了官吏们拜见的声音,看来,郭嘉是到了,刘巴连忙站起身来,荀彧却是不动弹,果然,郭嘉有些慵懒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刘巴即刻拜见,郭嘉瞥了他一眼,也不回礼,直接找了个胡椅,便坐了下来。

“说吧,何事要我帮忙的?”

“是钱庄的事情。”

“钱庄啊”,郭嘉皱着眉头,看向了一旁的刘巴,“这事不是你在负责嘛?”

“推行纸币,也是你的主意麽?”

“什么纸币?”,郭嘉一头雾水。

荀彧看向了刘巴,刘巴便将方才的言语一一说了出来,郭嘉沉思了片刻,手指不断的抖动着,“这是好事,是好事,若是推行纸币,作用不只是方便携带那么的简单,还有更多的作用,铜币的成本高,可是纸币不高啊,庙堂想要多少钱就能有多少钱”

“不对啊,若是如此的话,推行太多的钱,定然会造成严重的破坏,那该怎么办呢?”

“若是制作简单了,被伪作该怎么办呢?”

“若是大汉之外的诸国不认可,是不是会对如今大汉的商贸造成强烈的打击?”

郭嘉忽然开始了自言自语,甚至是自问自答,完全不给荀彧与刘巴开口的机会,他说着话,双手便摸索了起来,摸索了片刻,什么都没有摸出来,他猛地站起身来,说道“我回府拿些文书,等我回来,我们再接着聊,你们且等我片刻!!”

“唰~~~~~”

一道剑光闪烁而过。

刘巴被吓得摔在了地面上,不知何时,荀彧已经站起身来,手持长剑,寒光闪烁,长剑对着面前的郭嘉,冷光震慑人心,而随着方才的那剑光,他们面前的案,竟是直接从中被劈开,“轰隆!!”,案直接分成了两半,从中整齐的断裂!

荀彧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郭嘉。

“你走出房门一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