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四族之战 五

冰冷的气流,此刻仿佛全部都是被狮王凝聚了一般,现场原本那维持着的恐怖低温,竟是瞬间回升了不少。

冰晶光球四周,点点如同荧光一般的光点正在迅速朝其汇聚着,其上,越来越是能够感觉得到那足以让现场所有人为之战栗的恐怖威能。

置铁广场底下,由严家众强者齐齐发力,严通主坐阵眼的最强守族大阵,在那光亮的五角光幕当中,此刻也是可以感觉到那几乎可以用‘坚不可摧’来形容的可怕防护力量。

“颂绝天阵……”

此刻幽,黄,萧三大族长看着那光幕之上的滚滚武息威能,心中皆是震撼万分。

这颂绝天阵他们确实听说过,此阵乃是严家家族创始人的毕生心血,据闻创建此阵之人,曾经凭借此阵生生抵挡下整整一个城的数千兵力攻击,从那一天起,严氏家族便闻名秽凌城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也是为什么严家能够在秽凌城之内屹立如此之久的另一个原因。

“这就是颂绝天阵,真没想到严家竟然有着这么可怕的阵型,之前我还想凭借弓箭队的奇袭,应该有着几成把握挡下严家,现在看来,我还真是太天真了许多。”幽镇天不由得由衷感慨。

昂!

愤怒的兽吼之声,将众人的注意力从颂绝天阵之上给拉了回来,只见天空之中,那兽中王者头部高高昂起,猛然朝着置铁广场上的光幕狠狠一甩,旋即,它口中的那颗冰晶光球,便是被他从口中狠狠甩出,瞬间朝着光幕急急飞去。

轰!碰!哗哗……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冰晶光球便狠狠的撞击在了光幕之上,爆发出一道道宛如怒涛一般的气浪声响。

铮!

巨大光幕之上,此刻竟是被那冰晶光球直接撞出了一个凹槽,而且光球的力道似乎还未用尽,依旧不断的在往前冲刺着。

两大能量体展开的碰撞,掀起的气浪是何其巨大,距离最为接近的幽旷首当其冲,整个人竟是直接被这气浪从小雪晶翼狮兽背上卷起,在天空翻腾了十数圈,最后被抛上颂绝天阵之外的广场地面天空。

“少主!”

嗖!

就在幽旷身体即将撞击地面之刻,一道枯瘦的身影瞬间由幽族大门疾奔而出,双手一伸,堪堪接住了前者那坠落的身躯。

从惊魂之中缓过神来,幽旷定睛一看,心中顿时一暖。

是闇风爷爷。

“少主,你没事吧?”

将幽旷放了下来,闇风满脸急切的将前者上上下下巡视了个通透,在确定没什么大碍之后,依旧还是紧张的出声问道。

“我没事,谢谢闇风爷爷。”幽旷微笑着晃了晃脑袋。

随后,两人的视线一齐移到了众人所聚焦的颂绝天阵之上。

天阵之上,冰晶光球劲道此刻正在逐渐被光幕威能消弭着,可以看出,光球的体积已经明显减小了许多,距离完全消失估计也不会太远。

只不过此时此刻天阵之内,却都可以看出布阵者绝对好受不到哪里去。

严通还好,只是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但其他人却是不同了,他们个个身体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便连坐也坐不稳,每一张脸上,都十分明显有着痛苦的表情,其中更是有低星的武将强者,嘴角已然渗出了丝丝的鲜血。

虽然确实是挡下了兽王的这一击,但严家众强者所付出的代价,也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巨大。

然而,这却才只是刚刚开始!

“吼!昂!吼!……”

眼见自己的首轮攻击被颂绝天阵完全阻挡,并没有对严家众强者造成实质性的损伤,雪晶翼狮兽更是不断发出暴怒的狂吼之声。

雌狮的身体,此刻竟是在微微颤抖着,便连它背上的小雪晶翼狮兽,也是一样。

它们母子的脸上,竟然可以明显的看出那抹恐惧。

是的,它们在害怕,以前,它们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兽王如此震怒过。

而且它们十分知道,让兽王如此震怒的后果,将会是何等的可怕。

“孩子,我看……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这里有你父王和幽旷叔叔,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雌兽转过头用着颤抖的声音向自己儿子说道。

小雪晶翼狮兽看了看母亲,再抬头看向那不断昂头怒吼的父亲,一双带着恐惧的眼瞳迅速低垂而下,朝着自己的母亲点了点头。

“恩,我们先回去,现在的父王正在气头上,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打扰它的好……”

母子达成共识之后,便是转身头也不回朝着来时方向飞将而去。

它们可不想等一下遭受池鱼之殃,这种时候远离这危险的地方,才是聪明的选择,否则便只是自讨苦吃罢。

“好,很好,三招之内若是本王要不了你们的命,本王之后便进天都山脉当面向‘骨龙王者’谢罪!”愤怒到了极点的兽王终于是将高高昂起的头垂下,呲着牙朝地面之上的严家强者们说道。

旋即,它双翅一震。

浑身那宛如燃烧着白色火焰的冰气,开始缓缓流向了它那巨大宽广的双翅之上。

“是冰凝空裂!”

置铁广场之上,幽镇天一眼便是认出了此招。

当初在暗之森林,雪晶翼狮兽便是用此招轻易的破除了他和幽天龙全力使出的葬山诀最终式合击。

记得那个时候,雪晶翼狮兽只是随意一挥,便已经有了那般可怕的威力,而现在看雪晶翼狮兽凝招的架势,似乎它这才是准备完整施展出完整的冰凝空裂。

那又将会是何等惊世骇俗的威力!

这,便是安之森林之主,万兽之王!

如今这万兽之王,竟是在为幽族挺身而战,而究其原因,却都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关系。

不只是幽镇天,此刻其他萧黄两族的族长,长老,乃至所有武将级别的高手,皆是将视线转移到了置铁广场边缘处,那正默默注视着天空巨兽的银发少年。

幽旷。

是的,这万兽之王不为别的,只为他幽旷一人而战。

他才十八岁,他才只是一名武者,这个年纪的人,大多数都还在父母长辈的关爱当中幸福成长着。

可是他,此刻却已经是成为了全秽凌城强者们的聚焦点,成为秽凌城第一个让魔兽为他挺身而战的魔族少年。

不管今天最终结果如何,幽旷这个名字,已经注定要响彻这整个秽凌城地域,不止是秽凌城,甚至是连周围其他数个城池,也绝对会听到关于这个传说的种种。

幽旷没有注意到众人那火热的视线与聚焦的目光,此时此刻的他,正全神贯注的观视着天空与地面战局之间任何一些细微的变化。

他的嘴角,渐渐掀起了一抹细微弧度。

“看来狮王兄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啊……”

天空之上,此刻雪晶翼狮兽原本那双巨大的翅膀,已然是被渲染上了一层厚厚的银白光芒。

这一招,汇聚了雪晶翼狮兽无比的愤怒,也汇聚了置铁广场之上三族众强者的希望。

但见狮王那巨大身躯猛然一旋,双翼瞬间为之一扇。

“兽技——冰凝空裂!”

随着震天兽吼之声的响起,两道冰刀气刃瞬间由那双巨翅之上凌厉飞出,仿佛是将虚空直接斩开了两道巨大裂缝。

嗖!嗖!

两道尖锐的破风之声传来,众人甚至是连看都还没看清楚,冰刀气刃便已经是双双斩落而下,劈在了那刚刚被修复的五星光幕之上。

“亥,酉,申,未,子!”

只听此刻阵眼之中的严通骤然大喝几声,旋即,严家众强者的身体竟是纷纷由地面弹起,只是在一瞬间便是换了好几个方位。

与此同时,原本那如同有着色彩镜子一般光幕,其上武息劲道却是开始急速流转了起来,看上去,却像是如同一个巨大漩涡一般。

冰刀劈落同时,漩涡堪堪成型,两道气劲开始不断较劲。

滋滋滋……

冰刀与漩涡之间,隐隐发出了如同雷电游走一般的响声。

颂绝天阵之内,所有严家强者此刻皆是几欲昏厥过去,全都是靠着身体本能在苦苦支撑着,即便是修为已然达到了武魁的严通,此刻也已然是口吐鲜血,脸色紫青交替,气息显得十分紊乱。

撑不过了!

严通转头看着开始一个一个倒下的严家族人,心中焦急万分。

该死的,怎么还没到,究竟是要让我等多久!

便在严通倍感绝望之际。

忽而,天际远处传来一道洪亮声音,瞬间是让他精神为之一震。

“暗之森林之主,尔擅自离开领地并且干预魔族私事,已然违背了天都山脉骨龙王者与岛主定下的和平契约,还不快快收手离去,若再不知趣,我黑水宗隶属阴月皇朝麾下,有权向尔出手制止,再将尔送回天都山脉由骨龙王者亲自裁定发落!”

声音仿佛来自天际,又宛如就在耳边,正当现场众人诧异之间,颂绝天阵顶端,忽然是出现了两道如同黑色火焰一般的诡异气体。

气体逐渐凝聚,两道身影旋即逐渐成型。

啪!啪!

就在两道身影成型的那一刻,原本那两道正在朝着颂绝天阵步步进逼的冰刀气劲,竟是在一瞬间便直接被黑色身影一闪而过,轰成了斑斑亮白冰晶细末。

那般强横的冰凝空裂,仅仅只用了一击便被完全化解而去。

众人此刻心中皆是猛然一震。

来者的身份,必然不凡!

小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

读魔动苍玄,请记好我们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