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确说过到年底时会完成全部交易。”罗康睿点了点头,“不过到现在为止,据我所知,百顺集团都没有支付这笔钱。”

去年十月份,佳宁集团宣称百顺集团要以十六亿九千万港币价格收购金门大厦,并将于七九年年底完成交易。

如今七九年已经过去,八零年已经到来,交易截止日期已过,但罗康睿知道百顺集团并未支付这笔钱。

虽然公司资金流动属于商业机密,但要想调查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这是十六亿九千万港币,百顺集团要动用这么大笔钱,凭它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势必要向银行或其他财团借贷。

而到目前为止,百顺集团都没动作,显然它并未支付这笔钱。或者说即便有人付钱,但付钱者也绝不是百顺集团。

“佳宁集团对外作出说明了么?”叶劲随即又问道。

“当然没有。”罗康睿斩钉截铁的道,“不过,它还是拿出了三亿港币作为股息分红,这也刺激它的股价大涨,现在它的市值已经到四十二亿港币。”

“好啊,拿出三亿港币分红,市值却又涨了六亿,真是好算计。”叶劲笑道。

之前佳宁的市值为三十六亿港币,拿出三亿当做股息分红,市值反倒涨到四十二亿。花三亿赚六亿,这笔生意可真做得过。

“是啊。”罗康睿赞同的点了点头,论胆大妄为,这位陈松清真是无人能及,“不过他对人心的把握真是微妙呀。现在香江各地产公司都在效仿他,炒买炒卖商业大厦,把这些大厦的价格都炒得高飞。

媒体也忙着报道那些新晋楼王,民众则跟着媒体的指挥棒起舞。佳宁出售金门大厦这一楼市引爆点,反倒没有人关注了。所以就算交易没有完成,佳宁集团也已经获益良多。”

“是呀,他实在是太聪明了。”叶劲也钦佩的道。

陈松清由始到终,也不过动用十一亿港币,其中绝大多数还是贷款。但是他的空手套白狼,却造就了一个市值四十二亿港币的大财团。

要知道,和黄从十九世纪就开始运营,直到现在近百年时间,市值也不过才六十二亿港币。陈松清用仅仅两年的时间,就创立了一个四十二亿港币的商业帝國,不得不说真的是很厉害。

“叶先生,我们现在怎么办呢?”罗康睿询问道。

“搜集陈松清和富民财务公司高层的往来资料,查明金门大厦物业的持有人是否变更,查清佳宁集团的负债情况。”叶劲叮嘱罗康睿道,“等到时机就把它散出去,到时候,整个香江地产都会被引爆,崩得一塌糊涂。”

现在香江商业大厦炒买炒卖的火爆场面,其实是建立在金门大厦虚假交易之上的。一旦引爆这一谎言,商业大厦的价格就得崩盘,继而拉垮民用住宅市场。

而香江股市现在也过火了。一家成立仅两年的公司,只是放了几个假消息,市值就窜升至四十二亿港币。这和七三年股灾时上市的香江天线没啥区别。

七三年股灾之所以被引爆,跟合和地产假股票案有关。当时合和地产的股票实在火,面值两元的股票居然被炒到三十元,因此被造假集团盯上,制造了大批假的合和地产股票。

这些假股票流通上市之后被发现,消息一经披露,立刻引起股民的恐慌。

因为担心市面上不止一种假股票,又无法分辨自己手中股票的真伪,所以股民为了避免损失只得选择抛售股票。

在一片恐慌性抛售之下,香江股市随即崩盘。由最高点一千七百点跌至四百九十四点,几百亿市值化为灰灰。

而佳宁集团也是个骗局,一旦这个谎言被拆穿,那么香江股市肯定也会崩盘。到时候,股市、房市齐跌,香江经济就得迎来新一轮的调整。

“天哪,那我们还要不要做这件事?”罗康睿一听,惊讶的道。

他原本还以为要对付的只是陈松清一个骗子。现在一看,居然是会整垮整个香江经济,让他一下子就被吓到了。

“无论我们做不做这件事,香江经济都一样会垮。”叶劲淡定的向罗康睿解释道,“现在香江股市、楼市都处在十分不健康的状态,过于火热了。这种状态你认为能一直持续么?不可能的,早晚都会崩盘。所以与其等着看它崩盘,什么都不做。倒不如我们火中取栗,趁机大赚一笔。”

他对香江没什么归属感,如果香江经济注定要垮,而他也无力阻止这一悲剧,那他能做的就是趁着股灾、楼灾之际多赚点钱。

“这……”罗康睿听他这么说,不免有些迟疑。

“你自己好好考虑。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不会勉强。”叶劲说道,反正他赚钱的渠道多,少了一个也无关大局。

“嗯。”罗康睿点了点头。

……

除了向罗康睿提建议之外,叶劲还给李超人提了醒,让他注意香江股市、楼市过于火爆的情况,注意躲避。

“叶先生,谢谢您的提醒,我会注意这件事的。”李超人感激道。

他这两年来一直都在忙收购和黄一事,对于陈松清的佳宁集团还真没多注意。现在被叶劲一提醒,他才惊醒,原来陈松清居然是个大老千,而且他设计的骗局也的确够惊人。

“不必客气,你我是商业伙伴嘛,理应互相扶持,互相提醒。”叶劲点了点头,“总之,你以后当心,投资也要更谨慎。”

“好的。”李超人点了点头。随后,他将这一消息又通知了汇豊银行大班沈弼。

他能够成功收购和黄,完全靠着沈弼的大力支持。所以,他和沈弼之间的关系也是突飞猛进。

而陈松清这两年不断把手中持有的佳宁股票在银行做抵押贷款,套出了不少现金。其中就有汇豊银行。

如果佳宁神话真是一个谎言,陈松清真的是一个大老千,那就必须得让沈弼知道,不然的话,汇豊银行损失可就大了。

沈弼得知这一消息后,同样震惊不已。

他还一直以为陈松清是个优秀的商人,背景深厚,眼光独到,手段超群,所以一直对他十分欣赏。

汇豊银行也和佳宁集团有许多往来。佳宁集团在汇豊银行有二十亿港币贷款额度,而且已经用了十八亿港币。

另外,陈松清还质押了一亿股,价值二十亿港币的股票给汇豊银行,并贷出了十亿港币。

这样一来,陈松清从汇豊这里就拿走了二十八亿港币。如果他真是个大老千,那汇豊可就倒血霉了,毕竟它一年的纯利才二十亿港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