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又一个失眠夜

淳淳进入这家品牌店之后,飞哥一直看好她,上班下班都要把淳淳送回家,开始的时候飞哥只是说自己顺路就带一下淳淳,淳淳也不知道飞哥肚子的心吃的是什么饭,时间一久不该出来的念头也出来了,不该想的事情也浮现在脑际里。

从外表看飞哥是一个朴素憨厚的人,一脸的笑容最会迷倒女孩子了,这么阳光的男孩是哪个女孩子遇见都会送去三分秋波的,淳淳搭着飞哥的车起初坐在后排,没几天就跑到飞哥旁边坐着,坐着坐着飞哥的就心歪,本来就歪着的了,一天晚上回来的路上飞哥竟然说些下流的话,女人的什么最敏感,男人最喜欢什么的都统统道说一遍。

看言情小说的淳淳心动了,第一次被男孩子这样拥抱着,已经失去了理智,跟着飞哥去开房去,那天晚上自己觉得自己确实像小说里面的白雪公主一样美丽和幸福,飞哥这个老练的男人一看见女人肉不见怎么能行呢?就像一头老虎看见小动物一样不饿也得把它弄死是不是?

淳淳很配合飞哥的工作,自己也没有想过自己这下以后会不会后悔,反正那天晚上飞哥给予了自己最快乐的一阵,那一阵幸福的感觉是疼疼痒痒的感觉,流一床单的血,自己也没有顾忌那么多,飞哥解开自己的纽扣时,自己是闭着眼睛等待的,解开纽扣后慢慢的把自己的衣服裤子脱开,最后把胸罩内裤拉开,那个时候充满了幸福感,充满了对爱情的无比向往,飞哥把所有事情做完后,就缓缓的扑上去,认真的舔着自己的胸口,奶头,滑来滑去。

淳淳还是闭着眼睛没敢看飞哥,享受着这一刻高潮的到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部很疼痛,流出一些什么东西似的,飞哥气喘吁吁的趴在自己的上面,来回的伸缩,自己感觉到的是一阵阵的爽快,一阵阵的疼痛,过了十来分钟,飞哥停下了,把他那白色的东西洒在了自己的肚皮上,洒完后趴下身子,睡在自己的身上,那一股硬邦邦的东西一下儿就变软了,变成了一团肉。

淳淳感觉到自己睡在一滩水上面,湿漉漉的液体认真的往自己的屁股浸,用手往屁股一摸,抬起手来看看,红红的鲜血,自己想哭,醒悟了,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了,为什么?为什么?.....卡在喉咙里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面对这个从满野性的男人,他真的想把他捏死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上这个男人的当。

从那以后淳淳见到飞哥都害羞,不敢跟飞哥说话,怨恨是在当初,后来自己回家看到了那些关于自己和飞哥的事情后也就看得开了,也就不再跟飞哥计较什么,后来飞哥一直都要坚持送淳淳回家,但每次都被淳淳拒绝,飞哥好像看出了淳淳的不愿意,一次次的发短信跟淳淳道歉,淳淳看后只是笑而不语,没有任何的回复,有一天飞哥当面跟淳淳说明了自己的不对,淳淳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有过了还计较什么呢?

那天还是飞哥送淳淳回家,本来听淳淳这样说,飞哥还想再一次搞淳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次淳淳拒绝了,没有让飞哥如愿以偿,飞哥也没有生气,看出了淳淳的心思,也就没有再勉强,如今淳淳想起这些事情来不免心里充满了内疚,也充满了幸福,一个男人曾经骗过自己上床,自己都没有那么的在意,为什么现在真正的面对自己的爱情的时候却感到很多的以外呢?

淳淳回头想了想,觉得是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来得那么快的幸福自己真的有点儿接受不过来,心想着就要面对自己的人生了,生活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有苦有甜的日子不像自己单身一人过的那么的逍遥自在了,有了丈夫就得一天的紧盯着他不让他吓跑出去跟别的女人睡,有丈母娘就得好好的相处,绝不能闹得个天翻地覆,有了孩子就得把孩子照顾好管好......

那么多的压力一下子就来,说来就来,来得跟黄河洪水一般凶猛,淳淳想着想着,又觉得自己想过头了,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可男孩的信息自己还没有回,一看信息发现一连串的信息占满了自己的手机,爱人呀爱人,你为什么就那么的多情,我把你都快想疯了,你自己在哪里呀,快点出来呀。

淳淳回复了李侃侃的信息,写道:“你真的是李某某吗,我以前倒是听说过你的名字,如果是真的,我会慢慢考虑你的要求,别那么着急嘛,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缓缓而入,缓缓而出,男人别那么凶猛,这样女人会受不鸟的,呵呵,可爱,亲亲,是真的我就抱着你入睡,是假我就一脚踢开你,把你扔到床下喂狗。”

发了信息,淳淳心急如焚,希望侃侃以光的速度回复自己,这下等待就成了痛苦,不再那么的幸福了,不再那么的快乐了,侃侃也很快就回复了淳淳,说道:“要是你不信的话明天我来找你,让你看看我的样子再决定要不要跟我走好啦,我是认真的,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我不会辜负你的青春的,相信我好啦。”

意犹未尽,侃侃还想在说什么,段落的后面并不是句号,而是一个逗号,淳淳知道没有句号的一句话是不会结束的,她还想等待着逗号后面的话,看看侃侃写的是什么,自己平时看了那么多的小说,还没有那么的期待过接下来的发展,看完信息后等了一分钟,侃侃没有让她失望,发来下一步的信息。

淳淳一看傻了眼,信息竟然是自己刚才回忆过的画面,看来侃侃早就把这个故事写好了,信息说道:“还记得那天晚上吗?我在外婆家看书,把一本破破烂烂的书放在桌子上,然后我就跑出去上厕所,我母亲在家烧饭,没有引火的细柴看见桌子上有一本破书就毅然决然的把书本拿来引火,我上完厕所后回来看书本在火堆里燃得正旺,心里急了,话不成声的问道我母亲是不是把的书给烧了,我母亲看了我一眼,失望极,说道是呀,可我不知道是你的书。”

看到这里淳淳相信了这一切是真的,接着看下去,写道:“我一听,哇的一声哭了,我最爱的武侠故事竟然被我母亲一把火给烧掉,我失望极了,然后就往山上跑,那本书我刚刚看到高潮,书中的武林高中一个个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我舅舅家就只有这么一本武侠书,我翻来翻去才找到的呀,跑到山上就大哭起来,一直哭到晚上天黑,我恨我母亲,为什么不想想一下就把这书给烧掉了,我很生气,很愤怒,晚上黑压压的天,我也害怕起来,还好正在我哭得撕心裂肺的时候,我舅舅就带着几个人上来喊住我,我停止了哭泣,擦干眼角的泪水,假装没事的坐在地上看着前方。”

这一幕浮现在了淳淳的脑海里面,自己和邻居的叔叔跑上山,看见坐在黑夜里的一个瘦小的男孩,哭哭啼啼的抽泣着鼻子,没在乎他们的到来。后来在叔叔的再三劝导下,那个男孩才答应下山,夜还是那样的黑,就一把手电筒,三四个人一起爬过坑坑洼洼的路。

“一路上有个女孩子不停的、抱怨,说她自己看不见路,认真的踩到泥塘,一裤脚的泥巴,一脚高一脚矮的走在路上,电筒晃来晃去,渐渐的变暗,这大约是没电了吧,那个女孩再抱怨,我舅舅听见后就把她往背上一甩,女孩笑了,呵呵说道自己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来帮忙还越帮越忙,没能帮上忙倒反拉后腿,这个女孩是不是你呀?淳淳,我怕亲爱的淳淳姑娘。”

淳淳笑了,甜甜的笑了,笑得如此幸福,现在仿佛是回到了那天晚上,自己也真的希望回到那天晚上,好好看清楚那个男孩的面孔,可惜人类不能穿越呀,算了吧,算了吧,自己在屋子里竟然说出话来。

侃侃再次发来信息,说道:“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想起这个故事,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缘分所在,呵呵,现在你想起来了没有,小憨猪,我会等着你慢慢想起的,不管日出日落我会等到哪一天的哦。”

淳淳看了也不知道怎么回复了,思考了一下,编辑道:“要不我们明天约个时间见个面好不好?我真的想看清楚你长的是什么模样,那天晚上我没有看清楚你的容貌,长大后你又进了城,你的名字倒是听了无数遍,在我读书的时候我母亲天天在夸你,说你看看干姑妈家的侃侃读书多厉害,而你却一问三不知,真不像一个读书人,回家挖地算了,还读什么书呀,还有你这副德行,要人才没人才,要文化没文化,还能嫁出去么?”

看了看,觉得不对,应该还要加点什么话,左思右想了一会儿,有接着写下去,道:“看你姐妹两没一个有出息的,你看看干姑妈家的三姐妹,大姐在城里有了工作,二姐也要毕业,还打算说要分到你所读的学校,到时候教你话怕你不好意思面对她哦,成绩那么差,人又流着一滩的鼻涕,丢死人了,还有那侃侃哥哥现在是周边村子人赞不绝口的榜样人物,我想把你修理成一块好料,而你们却偏偏跟我作对,真拿着你们没办法!”

信息发了过去,淳淳心想现在侃侃肯定会乐得跟一只蝴蝶似的看着自己的信息,抱着手机一眼直盯着屏幕看,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下边有一条没读信息,淳淳赶紧打开看看,刚才的笑容没了,写道:“亲,夜很深了,赶紧洗洗睡吧,我们明天约个地方见,什么时候也可以,时间地点你定,这样你总算放心了吧,我的唯一睡觉喽,亲亲一个。”

那一夜淳淳失眠了,心跳得很厉害,梦想明天就能见到自己梦中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