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最好的结局 全书完

230最好的结局

龙依依正想把最后的男人肖土也赶出去,回头正看到了方香发生的急剧变化,骇然的尖叫了起来:“呀”饶是她也经历过不少的修真奇异事情,这时也不免惊吓得几乎昏厥了过去。

刚要转身出去的肖土,也被惊愕得呆住了:“香香!香香,你怎么了?”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想要把香香救下来,但才接触到那股无形的气旋,他便被弹开了。

但他不信邪,救人心切的他瞬间将真气杀运作了起来,提升到了化神初期,然后沉声一喝:“香香别怕,我来救你了!”再次扑了上去。

但他的真气杀再次碰到那股旋流的时候,巨大的气旋将他具有化神修真实力的真气杀轻而易举的就弹开了,而又由于运作的真气猛烈,他被反弹的力道就越大,直接将他整个人往一边石壁上甩了出去。

蓬的一声,石壁上被撞开了一个巨大的凹陷。而这时,方香饱满丰腴的胴*体越来越枯萎凋谢了下去。

“香香!我再来救你!”

这回肖土是咬咬牙,拼尽了全身的修真修为,瞬间又是化神级别,直接抓往香香而去。但是,再次徒劳的是,再次被弹开了。这次弹开更加的凶猛,肖土都被撞着镶嵌在了石壁上,石壁陷下去了一个人形,他眼前隐隐发黑,嘴角都含着了淋漓的鲜血。

方香其实一直都有感应,知道是谁来了,有多少个人,以及肖土是怎样的不顾一切的来想救自己。可她就是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哪怕是动一动手指头感觉都很困难,她被八卦图形的气旋笼罩着束缚着,而身上的精气神却是源源不断的往外泄露着。

她感受到了肖土不顾一切的施救,却是无能为力的在心里感激,还有偷偷地在哭泣,她感觉到了自己生命正在一丝一缕的在慢慢的消失着。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时的方香,深深的感受到了肖土对她的真情,也为自己以前对他的愤恨和误解而感到后悔肖土,如果有来生,你会原谅你的,会向你道歉的!

眼睁睁地看着方香就在自己的眼前慢慢地消逝掉生命,肖土想起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大吼叫了起来:“贾叔叔,你快进来,救救方香姑娘!”

肖土这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吼叫,将所有的人吓了一大跳,想要回转头来看看究竟,但都被龙依依一女当关万夫莫开的拦住了,只有贾谷文一个人钻了进去。

贾谷文看到了方香的急剧变化,脸色黯然,对肖土说道:“你想救人,眼下急救办法,唯有取而代之的代她去受这五行淬炼阵了。当然,代替之人,却是也会遭受同样的下场”

不等贾谷文说完,救人心切的肖土已经又叫道:“那让我来取而代之吧!只是怎么做,你说吧!”

贾谷文说道:“你卸去真气修为,变成普通人,然后我把你强行的加塞进这五行淬炼阵去,之后你再运上真气,将她推送出来!”

“好!你快点做吧!”肖土卸去了真气,全身放松,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普通人,然后闭上了眼睛。

贾谷文没想到肖土竟是如此的见义勇为视死如归。

其实殊不知,那是肖土眼睁睁的见着杀母仇人是师父、欺负生母是生父,他是有些心如槁木罢了,加上一时救人心切,豁出去也不管了。

贾谷文赞许的点了点头,一扬手,将肖土直挺挺的提了起来,然后一运真气,将他往五行淬炼阵内送了进去。

这五行淬炼阵不发动则以,一发动必须以满足淬炼才停下阵法,肖土这一被强行的加塞了进去,五行淬炼阵本是以吞噬精气神为根本,一见有另一个精气神的物体进来,马上将吞噬方香的吞噬重心放到了肖土身上。

肖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真气瞬间是源源不断的往外泄了出去,感觉自己身上的真气修为,由化神级别急剧的向下急转,只几秒钟,便已经下降到了元婴后期巅峰去了,他不禁骇然变色。

贾谷文在阵外大声的提醒了起来:“快点将人推出来!”

肖土睁眼看着形如干尸木乃伊了的方香,不忍心的问道:“将香香就这样推出去,她能恢复原来的样子吗?”说话间,修为又下降了一个级别。

贾谷文摇头道:“难以恢复!除非就在阵中现行恢复!”

肖土叫道:“那好,我先让她恢复了原貌再说!”

肖土这时侯也已经被五行淬炼阵摆弄的摆成了盘腿而端坐的样子,身上的衣服早已经在进入淬炼阵的一瞬间已经化为灰烬,也已经是身无寸缕了。

他一咬牙,拼着强大的真气修为,强行的搂抱在了方香的腰腹上,道了一声:“香香,有所亵*渎唐突了,对不起了!”然后把自己身上仅存的真气修为以手掌为媒介,强行的灌送了过去给方香。

方香心如死水,感觉着生命在慢慢地消失,已经感受不到肖土贴在身上的手掌了,而肖土那句道歉,她只觉得似乎是从遥远的千里之外传来的悠悠叫唤之声,而听清楚了内容,不免微微一笑,心底在回答着了:“傻瓜,我都要死了,还亵渎什么啊?”

肖土感觉着从头上百汇和脚底涌泉两大部位,真气修为在飞速的外泄,赶紧将真气从手掌上催发的输送给香香。

在他的拼死努力下,终于见了功效,五行淬炼阵没有再在香香身上吞噬着精气神,却是从他身上吞噬着他的真气修为。也就在这当儿,使香香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也使他能够将身上的真气修为输送了过去。

很快,香香的肉*体就慢慢的又恢复了过来,枯萎的花儿如同得到了各种营养的滋润,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而肖土却是成了那朵枯萎凋谢的花草了,身体慢慢的萎缩了起来。也就在这时,他拼尽了最后的力气,一把将方香推送了出去。

“贾叔叔,你接着她!”

方香又恢复了水灵灵的模样,贾谷文在接着的时候,解下了自己的外套,将她已经恢复了饱满丰腴让人喷血的胴*体包裹住了。

而这时候的肖土,慢慢的变成了干尸木乃伊。

“肖土!”方香一声惊叫,带着哭腔痛哭了起来,“肖土你个傻瓜!”她的娇躯是摇摇欲坠!

肖土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了最后一丝,忍不住宽慰的向获救了的方香淡淡一笑,说道:“我终是没有辱没了你父母临终前的嘱托!”只是这声音却是无人听得见。

干尸木乃伊般的肖土溘然的闭上了眼睛,也就在这一刻,五行淬炼阵戛然而止,那八卦图形的气旋瞬间消失了,肖土那轻如鸿毛的干尸飘然的落在了地上。

方香大叫一声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了木乃伊般的已经认不出形状来了的肖土,哭天抢地痛不欲生的痛哭了起来。

外面听到动静这么大,一众人是冲了进来,当看到眼前的一样,也都惊骇住了,泪水也是潸然而下,几个美女更是泣不成声。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时间似乎停止了下来。

但就在这时,奇迹再次发生,已经变为了木乃伊干尸般的肖土忽然是呻*吟了起来。

一直在一边默默看着这惊为义举的贾谷文,把这声呻*吟听得清清楚楚的,随即就见肖土的手脚也慢慢的动了起来。而在肖土后腰部上,分明有一个璀璨的小珠子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来。

“元神珠!元神珠!这小家伙有救了!他死不了了!哈哈,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好人有好报啊!哈哈!”

那颗元神珠慢慢的升腾发亮,而随着元神珠的璀璨发亮,肖土的身体也慢慢地恢复起了饱满来了。最后元神珠黯淡了下去,而肖土的身子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只是,他是一丝*不*挂浑身赤*裸!

惊骇的在看着这一切的众人,简直是在做梦的傻傻愣愣了起来,只傻乎乎直挺挺的看着这一切。直到肖土恢复了原状,爬坐了起来,他们还是没有从骇世的震惊中醒转过来。

难以置信啊!

直到肖土说道:“香香,你披着的衣服滑落了,你的、你的前面好白好大好挺啊!”

方香一声惊呼:“呀!流氓!”

众人这才惊醒了过来,轰然的大吼大叫了起来,上前去不管肖土还在赤身裸*体,把他高高的举起扔了又扔,就像那些获得了世界冠军的队员,将最大的功勋队员往天上抛着庆贺的样子。

但最后不知是谁又惊慌失措的娇声叫了一下:“他、他没穿衣服啊!”众人是一哄而散开了,肖土“扑通”一声就落在了地上,掉了个恶狗抢屎的狼狈样。

这一下痛得他龇牙咧嘴,骨头都散架了。

“各位,我、我虽没死,可是我没有了真气修为了啊!”

一年之后的冬天。

阳光温暖的照耀着,两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神智有些呆滞的在草地上撕扯扭打成了一团,旁边散落着时宜只生肖动物的玩偶,而仔细认真看的话,这些玩偶其实不是塑料布匹之类做成的,而是真正的动物,只是已经枯萎,然后特制成了玩偶罢了。

“龙为,你有六个玩偶,比我还多,快给我一个才一样的多!”

“白战你个小子,给了你一个,我的又只是五个,你的不就六个了吗?不给、不给,坚决不给!”

近处,肖土左右手搂抱着粉嫩嫩的小男孩,身后是忙着换尿片的林静修和陶笑嫣,在一旁帮忙的有龙依依、温柔柔、方香和林离,一个个手忙脚乱的,却都是不亦乐乎。三个女人一条街,她们五个女人却是叽叽喳喳的说说笑笑。

陶笑嫣幸福满脸的说道:“几位姐姐,你们什么时候也为肖郎抱个金娃娃啊?”

方香和龙依依闻言是脸红了起来,搪塞的道:“我们、我们是以事业为重的!那个还暂不考虑!”

温柔柔和林离则是轻轻地抚摸起了微微隆起的小肚子,满脸幸福和期待。

不远处,萧乐看着肖土左右各抱着胖嘟嘟的小男孩,很是不服气,对着在为他捶背捏手捏脚的朱晓晓、眉清秀和苗若兰说道:“我说几位老婆,咱们都那个那个一年多了,你们怎么还没有让我做爸爸啊?”

三个美女脸上飞起霞晕,对视了一眼,撒娇的齐声哼哼着转身就走了。

“今晚我们姐妹三人聊天通宵,你找你的兄弟探取当爸爸的经去!”

萧乐吓得赶紧跳了起来,上前去告爹求娘的讨饶道:“各位老婆,我知错了!我错了!我给你们捶背捏脚按摩,行不行啊?好歹我也是五行集团的五大董事之一啊,五行集团是世界五百强之一,我萧乐也是百亿富豪了啊,给点面子行不行啊,几位美女?”

他走过正在悠哉悠哉晒着太阳的贾星星身边,气不打一起来的骂道:“贾老二,你也不快点给你婶婶叔叔抱个孙子?”

贾星星身后的白膏凤和李丽红美女不乐意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流氓乐,你再胡说,我们让她们三位姐姐到海南岛来个半月游,让你在家一个人喝西北风!”

萧乐吓得缩了缩脖子,赶紧道歉的道:“几位美女,就当我没说过话!”灰溜溜的追几位老婆去了。

在不远处的二十八层高楼内,五行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龙幻和朱墨在喝着贡品龙井。

龙幻有些苦笑的道:“咱们也是五行集团的董事,好歹我还是对外名义上的董事长,他奶奶的竟然忙的没日没夜的,哪有他们几个惬意啊?”

朱墨笑道:“我也是五大董事之一啊,奶奶的我才是个总经理呢!不过,奶奶的,听说那天肖土那小子大难不死,以元神珠保了命,还将那五行淬炼阵内储存的淬炼精气神收为己有,再将十一灵兽吸尽真元,一举就把那两位化神老伯伯们拆开了。我倒是有些不服气,那天有机会得好好的挑战他一番才行!”

龙幻看了看远处还在迷失心性的父亲,还有迷失心性的白战老伯,心里不免有些惋惜,却也觉得这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了,脸上却是淡然的道:“他两位老人身上的真气修为可是全部的在了你的身上,算是救了你一命,你还有什么不服的啊?”

朱墨笑骂的道:“我不服的是,他仨娶了那么多老婆,我们竟还一个都没有!”

两人哑然相对,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意里却没有话语中的不服气!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