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宇寒早就派手下开车来接他,他们一走出机场,立即有几名手下来接应。冷宇寒送左伊到家后就离开,走之前在她的嘴角留下一吻,左伊羞红着脸和他告别,冷宇寒说自己会在T市待一星期,让她有事就打电话给他。

“丫头,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妈咪好让司机去接你啊”左母看到提着行李回来的左伊,欣喜的说

“妈咪,我这么大了,自己又不是回不来”左伊放下行李,上前给左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们不是放暑假吗?小苒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以前寒暑假木苒都会和左伊一起回来

“哦,她有亲戚在B市”左伊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晚上左伊坐在床上和冷宇寒视频聊天,冷宇寒光着上身靠在真皮沙发上,左手里夹着根烟,半眯起狭长的凤眼,一脸的痞气又带着慵懒的气息,左伊只是看着画面就很享受,但还是会羞红脸

“你干嘛不穿衣服?”左伊假装随意的提问

“刚洗好澡,放心,我下面穿了,要不要给你验证?”冷宇寒勾着戏谑的笑看着早就害羞了的左伊

“你真无赖”左伊小女人的娇嗔

“……”冷宇寒看着她自然的发嗲,脑海中浮现一张如洋娃娃般精致的脸

“伊伊,睡了吗?”左母端着碗银耳红枣羹,想要给左伊喝

“啊,妈咪,我……我睡了”左伊慌张的回答

“就会骗妈妈,在干嘛呢?”左母打开卧室的门,看见女儿正盘着腿坐在床上看电脑

“妈咪,我还没同意,你就进来了”左伊赶紧将电脑合上

“妈妈给你端了碗羹,女孩子多喝点这个比较好。对了,你刚刚在干嘛呢,是不是和小男朋友视频啊?”左母将碗放到左伊的手里后,打趣的说

“才……才没有,妈咪你瞎说什么啊?”左伊一边喝着羹一边心虚的回答

“我们家公主这么大了,可以谈对象了,是不是没有男孩子追你啊?”左母微笑,岁月没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怎么会,多着呢,你女儿眼光高,看不上”左伊骄傲的回答。

“姐姐,我们要不要叫木姐姐他们起来吃饭啊?”夏安宁眨着灵动的大眼睛,边吃早饭边问

“不用了,我们先吃,张妈会给他们另做的”夏舒心自然知道他们这么晚还没起来的原因。她昨晚口渴想下来喝水,刚打开门就看到楼梯上慢慢浮现的人影,她只好虚掩着门,等他们回房,结果看到北顾冥光着上身抱着裹着他白衬衣的木苒匆匆回了房间,她经历过那种事,自然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

木苒感觉眼皮好重,很不情愿的醒来,看到北顾冥正安睡在她身旁,突然觉得美好的一天开始了。长而密的睫毛扫下一片漂亮的剪影,高挺的鼻梁带着微微的鹰后,感觉整个人都变得霸气又倨傲,他的每一处都是上帝给予最好的礼物。

早安,木苒动了动嘴型,怕吵到他。

昨晚被他抱回来后又被他要了好几次,每次的时间又长,总之她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是累的睡着了,还是混过去的。木苒侧头看了看床头柜的闹钟,已经十一点了,该死,夏舒心她们还在呢,她睡这么迟太失礼了吧。

木苒微微动了动,身体传来痛楚的感觉,看来昨晚运动量过大了,有些吃不消。

“怎么不多睡会?”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传入木苒的耳里

“我吵到你了?”木苒有些歉意的看着他,一双潋眸清澈又倔强

“没有”北顾冥亲吻了下他的额头。

木苒看他既然醒了,就打算起床,可是双腿刚下地,就感觉到酸软无力,最后走了两步还是北顾冥接住了她即将摔倒的身体

“你还没休息好”北顾冥有些自责的看着她

“……”额,刚才走了两步,就感受到私chù的肿痛

“我去帮你拿点药”北顾冥自然知道她蹙眉有些难受的表情是什么原因。

“那个,我自己擦”木苒接过北顾冥拿来的药

“都看过了,害什么羞?”尽管这么说,北顾冥还是将药递给她,她还是放不开

“……”她才不好意思让他帮她上药呢,他又没专门盯着那个地方看过,她才不会上他的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