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荣家收到了京中荣海写来的家书。

两房的人都聚在马氏这边的花厅里,马氏当着大伙的面拆了信,将信交给了荣楷让他念了。

荣筠八月底已经顺利的通过了秀女的选拔,入宫做了七品的选侍。

当荣筝听到这一句时,不由得一个激灵,她大姐走了一条与前世一模一样的道路?将来也会按着前世的路走吗?

马氏听说荣筠顺利的入宫成了宫妃,欢喜的和杜氏道:“没想到我们家也出了个娘娘,这真是天大的喜事。”

“什么娘娘,还只是不入流的宫娥。倒是将来要见这孩子一面,只怕比登天都难了。”

马氏见杜氏不肯附和自己,撇了撇嘴,心下有些不喜欢。

荣筝坐在下面瞅着这对妯娌的面和心不合的样子,又想到马氏的出身如此,眼界能高到哪里去。便是认为入了宫就是从此荣华富贵,一片坦途,却根本不会想到后、宫倾轧,以及不受宠的宫妃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荣筱见母亲那样说,便和荣筝道:“三姐,莫非那次河上泛舟就是最后一次呢?将来再也不可能聚齐那么多人呢?”

荣筝道:“不会再有了。”

两个女孩子都有些感伤。

于大姐这事上,荣筝没有帮上什么忙有些遗憾,她不忍心看着大姐落得那样一个凄凉的收场,没想到自己还是未能帮上什么忙。

荣筝回头去卉秋的屋子里坐了坐,没想到卉秋怀了身孕倒很清瘦一点也不显胖,再看看肚子也没有凸出来的迹象。

卉秋察觉到荣筝的目光,微笑着说:“这还早着呢,我听人说有些要五六个月才显怀的。这阵子可遭了不少的罪,人清减了不少。”

荣筝道:“听说你害喜很厉害,也不好多来打扰。不过熬过这阵子兴许就好些了。太太让人送燕窝来没有?”

卉秋道:“老爷走的时候买了两斤的。”

荣筝一听这话倒有几分意思,又笑道:“听说这个对孕妇最好了,你每天早起喝一盅。保管以后养下的孩子白白嫩嫩又很少得病的。我们这样的人家每天一盅燕窝也是吃得起的,没了直管问太太要。别不开口呀。”

卉秋笑道:“我都知道。”

荣筝看见了笸箩里放着一件还没有缝好的小袄,便不由自主的拾起来看,却见是件紫色的圆领小袄,两只袖子上各绣了一只小老虎。她怔怔的看着。想着以前她的官哥儿也有这么件衣裳,那时候他才五岁,穿着这样的衣裳和小厮们在院子里玩蹴鞠。他和小厮们玩得好好的,也和丫鬟们亲近,是个极可爱的孩子。可是一见着了她就有些胆怯的样子。目光躲闪,头始终低着。荣筝曾很生气的训过他:“我是你母亲,又不是老虎,你那么怕我干嘛!”

不管是后来的琪姐儿还是前面的官哥儿,两个孩子和她都不亲近。虽是如此,可是在弥留之际她想得最多,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这对儿女。就是重生这么久以来也时常挂记着他们。

卉秋见荣筝拿着那件小袄儿看了半天,也不出声,有些诧异,忙道:“三小姐。莫非这衣服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

荣筝笑着摇摇头道:“不,挺好看的。我屋子里事不多,也有针线好的丫头,我也让她们做点小孩子的衣裳来,到时候拼拼凑凑的,只怕也够了。”

卉秋忙道:“多谢三小姐,给您添麻烦了。”

“什么麻烦,反正她们闲着也是闲着。”

对于卉秋肚里的这个孩子,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荣筝都是欢迎的。

“你说三小姐常往卉秋那边跑?”马氏疑惑的看了眼红玉。

红玉赶紧道:“是啊。听说还让屋里的丫头们帮着做些小孩子的衣裳呢。看样子三小姐对这事十分的上心。”

马氏冷笑道:“这个三小姐倒有些意思,看着哪里好就往哪里去。她再抬举又如何,还不是庶子庶女,将来不还得尊我一声母亲。”又想到这些日子来荣筝对她的荣笙不闻不问的。心下更是不爽。荣筝和卉秋、杜氏走得近,又故意疏离她,分明就是和她作对。

周嬷嬷趁机在旁边进言说:“听说三小姐在芦塘那边种了二十几亩的稻子,这里丰收了,打了不少的稻谷。她还找了肖家兄弟说去送些到安阳去。听说老爷见了十分的喜欢,直夸赞三小姐能干。还赏了一笔钱。”

“再任由她这么能干下去的话。是不是将来我就要把账本给交出去呢?”

周嬷嬷道:“太太只是帮着暂管,她若真捣腾出个名堂来,说不定老爷就会让她把当年齐氏留下来的产业都交到她的手上。再说迟早不是她的么。”

是啊,这是齐氏留下来的陪嫁,她帮忙管着始终名不正言不顺。这个三小姐就如此的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她手里夺权?

马氏第一次感受到了荣筝的威胁,不行,要是那些账面上的事都抖出来了,老爷岂能轻饶她?她在府里说话还有人听?

以前的荣筝不似现在这般的精明,不过是个一身缺点的小姑娘,又极听她的话。随便几句就能哄了她。如今的荣筝,她得打起精神来应付。

周嬷嬷见马氏一脸沉郁的样子,小声在她耳边嘀咕道:“太太想要拿捏三小姐还不容易么,让她天天在这边立规矩,在她身边安插您的人。她做什么您都知道,到时候也不至于慌了阵脚。”

“再有一件,三小姐将来的亲事虽然是得老爷点头,但是也要太太帮着甄选。她还不得对太太您处处奉承着呀?”

马氏哂笑道:“奉承我?我一个当继母的能耐她何?没听老爷说起过吗,她的亲事还要齐家的老太太允准呢。我说了可是不算数的。”

周嬷嬷笑道:“太太现在是她的母亲,要想如意,不还得看太太的意思。外家又管得到哪里去,再有老爷如今在任上对家里的事也不是那么上心了。再有齐家二舅太太不还想让太太您帮着做媒吗?也是我们这边的人。”

周嬷嬷又说:“要是太太还不放心,不如让那三小姐出个错,将来想要说门称心如意的就难了,还不是得看太太的眼色?”

周嬷嬷的谗言让马氏动了心,不过嘴上却道:“我可没这个胆子,敢算计她?!老爷不得活剥了我呀?”

一个荣筝不够马氏烦心。如今又多了个卉秋。这样的通房以前在她面前哪里有什么说话的地方,她正眼也不瞧的,可突然说有了身孕,她不得不应付。想到这里天气一天冷似一天。还得给她送过冬的衣裳,烤火用的银炭,给她备小孩子的衣物,增添屋里服侍的人,还得替她留意奶娘。将来要请的稳婆……凡此种种。让人操心劳神。

九月十八是马氏的生辰,虽然不是整生日,却也打算要热闹一回的。

往年马氏的生辰,荣筝总会提前备了好礼送去讨马氏的欢喜,她的殷勤果然换来了马氏的笑脸,在人前夸赞她孝顺懂事。

如今重新来过,这些虚名她也就看淡了。紫苏平时帮她做的一对荷包留着没有用,她便把荷包让如意送了过去。隔房的杜氏也有礼相送,荣筱也送了双自己做的鞋子。

马家那边马氏的大嫂和一个已出嫁的妹子竟然约着一道来了,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的事。

这些倒还不算意外。更意外的是申二太太竟然来了。

舅母来家,荣筝作为外甥女得到跟前我相陪。她穿戴了一番,便去了马氏的院子。

彼时马氏正忙着和马家的大嫂及她妹子应酬,倒把申二太太给晾在了一边。

荣筝进来时,申二太太干坐在那里,手里捧着茶盏正看着窗户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荣筝先给马氏行了礼,才去拜见了申二太太。

马家大嫂见了荣筝眼前一亮,脸上露出一丝惊艳的神情来,笑道:“这位是三小姐吧。好久不见都这般大了。”

马氏点头笑道:“你倒还记得她。”

马家大嫂笑道:“如何不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对她的印象可深了。”马家大嫂心道上次来荣家的时候正去去年初,她来送年礼,亲眼看见荣筝打骂小丫鬟的样子。叉着腰,言语又爽利,倒有几分市井妇人骄横的样子。那时候就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当时她就想,这荣三小姐可真是了不得。不过是一年多未见,长高了不少。容貌也长开了,倒确实是个美人胚子。

荣筝对马家大嫂行了个礼,依着荣笙唤了声“舅母”不过区别于她的亲舅母,在前面加了一个“马”字。又对马家妹妹以“姨母”呼之。

马家的两位女眷理所当然的受了荣筝的礼。

荣筝打过招呼后就不理会她们了,而是坐在了申二太太的身边,亲切的与申二太太叙起家常来。

“二舅母今天是一个人来的?”

“是一个人来的,你二姐婚期在即没时间,你三姐被老太太押在屋里做事。”

荣筝笑道:“三姐倒是向您抱怨了吧?”

“她向我抱怨什么,要抱怨也是冲你三舅母抱怨。”

荣筝又道:“等几天我回姥姥那里住几天,等二姐出嫁了再回来。”

“应该的,你二姐也惦记你。”申二太太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对着荣筝的话,心思却在马氏身上。她得好好的问一问,让帮做媒的事说到哪一层呢,那个杜氏又是什么意见。偏生从进门起,马氏就没和她说过几句话。这里又和马家的那些人在家长里短的叙着旧。她完全是个外人,一句话也插不上。

这里正说着,杜氏和荣筱过来了。申二太太倒先起了身,笑道:“婶娘来了。”

杜氏见申二太太如此热络倒有些意外。

申二太太见荣筱今天梳着三丫髻,戴着珍珠串。脖子上戴着赤金的璎珞项圈,鹅黄色的绫子短袄,油绿色滚边的综裙。与穿了身玉色暗纹紵丝褙子的荣筝站在一起丝毫不逊色,各有各的美。申二太太不得不赞叹荣家出美人。

申二太太极为热情的与杜氏寒暄,杜氏依旧像往常般的应酬她。申二太太心下猜想,这杜氏是答应这门亲事还是不答应。她向马氏看了一眼,正好马氏也朝她看来,两人相视一笑。

“我们家小五在学堂里,不然就带了他过来给婶娘请安了。”

杜氏笑道:“读书要紧。”

杜氏心道,好好的提他们家小五做什么,她又不大认识。

过不多久,杜母也来了。自从杜鸿中了案首成了廪生以来,杜母觉得自己倍有面子,走路带风。心道荣家谁还敢小瞧他们杜家,因此背脊挺直。

她大大方方的给马氏拜了寿,送上了寿礼,丝毫不似往日的穷酸样。

杜母对申二太太有几分相熟,上来主动和申二太太招呼道:“这是二舅太太吧。”

申二太太微欠着身子含笑着回应,她打量着杜母,三十几岁的妇人,梳着整齐的圆髻。一身簇新的竹青色潞绸袄裙,说话间无意中露出腕上一对翠绿的玉镯子,还有手指上戴着的金戒指。

杜氏连忙向申二太太引荐:“这是我娘家嫂子。”

申二太太笑着以“姑太太”呼之,又道:“听说你家哥儿院试中了案首,还真是了不起。”

杜母满面春风,得意的笑道:“哪里哪里,多亏了这孩子自己肯上进。会读书,不然哪里有今天。”却丝毫不提荣家,特别是荣家二房对杜鸿的提点。

屋里人越来越多,马氏便招呼她们打牌,当下就摆了两桌,一桌摸骨牌,一桌打马吊。荣筝两样都不会,再说也没有她的位置,不过跟前站了会儿就和荣筱出去了。

马家大嫂低声在马氏耳边道:“听说你们房里的一个丫鬟怀了身孕,怎么不请出来我们看看。”

马氏笑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马家大嫂低声道:“你是做主母的,今天又是你的好日子,难道你不让她来你跟前立规矩?”

马氏略想了想,便吩咐人去叫卉秋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