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坐不住

<!--go--> 晴芳回到自己房里越想越气,她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就要针对她。平白背个贼的骂名,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难道她因为这事当真就要被赶出去?回去了她哪里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还没进府时的那些小伙伴。

红螺走了进来,见晴芳坐在床沿边身闷气,两人往日积了不少的恩怨。红螺少不得要上前讥讽一番:“蒋大小姐这还没动身呢,可别占着地了。赶快收拾收拾出去吧,小姐可是发了话,命你今天必须得走。”

晴芳也没收拾东西,气呼呼的便出去了。她脚步飞快,想要去找母亲,让母亲在太太面前求情。她可不想这么没脸就被赶出去了。

蒋嫂子因为昨晚守夜赌牌输了钱,坐在后廊下生闷气。见女儿气冲冲的走了来,她当时就垮下脸来叱责道:“你这又是怎么呢?”

晴芳眼圈红红的,拉着母亲道:“娘,您可要替女儿出气啊。”

“你又惹什么祸事呢?”

晴芳的眼泪簌簌往下落,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和蒋嫂子说了。蒋嫂子越听越气,最后已是愤愤不平了。

“这也太欺负人了。走,我们找太太求情去。你不在三小姐房里当差也没什么,趁机把你调到太太这边房里来还体面些。前儿太太还说五小姐身边缺人,你在五小姐伺候总比在三小姐那边强。”

晴芳被她母亲拽着就往马氏的上房里去。

晴芳还有些胆怯,她对母亲道:“娘,可能前面的那些事小姐已经疑心了,因为没有拿到把柄,所以才随便找个理由要把我给赶出去。”

蒋嫂子道:“那更应该找太太做主,别怕,天塌下来都有当娘的给你顶着。”

母女俩来到檐下,巧玉坐在门槛上纳鞋底,突然见这母女俩来了,她起身拦道:“太太这会儿不见人。有什么事晚些时候再来。”

蒋嫂子却心急如焚忙道:“巧玉你就说晴芳有重要的事情要见太太。”

巧玉看了一眼晴芳,心道晴芳不是在三小姐房里当差么,真有重要的事也是紫苏和如意过来禀报。晴芳她不过才一个二等的丫鬟。

“太太开了口,任何人都得先等着!”巧玉扔下这句话就进去了。

马氏见巧玉揭帘子进来了便问:“谁在外面说话?”

巧玉禀道:“晴芳说要见太太。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马氏想了想便道:“你让她先等着,我这会儿不空。”

马氏坐在炕上,下面的绣墩上坐着个道姑。这个道姑是三清洞的,时常来往这些富贵人家走动,与这些太太、奶奶卖点什么符咒。挣点香油钱什么的。

冯道姑低声和马氏道:“太太,我这里还有些不少的灵符,您要不要两张?”

马氏问道:“有没有能把人给治疯治傻的符咒?”

冯道姑久往各权贵人家,后宅的那些腌臜事她见得多了,便趁机向马氏说:“疯疯傻傻的不算什么,要性命的也有。只是这个有些费神,价钱嘛……”

马氏也是信阴鸷报应的,她自己倒不怕,就是怕报应到女儿身上,又道:“人命关天。我可不做怎么伤天害理的事。我还要给我笙姐儿积福。”

冯道姑笑道:“太太胆小怕事就算了,你要东西我回去可以帮你弄来。只是嘛……三道灵符,一道就一百两。”

马氏听说要价这么高,她又是个惜钱如命的,如何肯依忙说:“你也忒狠心了,我哪里给你弄这些钱来?”

冯道姑笑道:“荣家几代经商,家大业大,整个汴梁也找不出几家来。听闻太太娘家也是行商的,您管着这么大的一个家,会没有钱?说出去谁信呢。”

马氏道:“公中的钱我哪里敢乱拿。回头老爷要是知道了我是自讨苦吃。”

冯道姑还以为马氏这里能大大的捞一笔油水,没想到却是个空壳子,也没有刚才的热情了,说道:“那太太能拿多少钱出来?”

马氏想既然要成事。不出点血本是不行的,想了想便道:“三道符咒我出三十两。”

“太太,您这砍价也太恨了吧。”

马氏道:“多余的钱我也没有。”

冯道姑心里先鄙夷了马氏一番,你没钱还学人家请神做什么。她见马氏头上有一枝累丝点翠的凤簪便指着它道:“要是太太肯把这簪子舍给我,这笔买卖倒也能做。”

马氏摸了摸头上的簪子,她的首饰里这枝凤簪是很贵重的一枝。心道今天就不该戴它。凤簪不稀有,稀有的是累丝和点翠的工艺值价,这么枝簪子是她的陪嫁。据说拿到当铺里去能当一百多两的银子。她不傻,便道:“这枝簪子我不能给你。”她转身将炕头的一个抽屉拉开,选了半天,挑了支乌银填芙蓉石的簪子来。

“照顾你拿去吧,再好的我可没有了,头上这个我自己还要戴呢。”

冯道姑拾了那簪子仔细的瞧了瞧,乌银的能值几个钱,不过看在顶头有一指甲盖大小的芙蓉石,心道应该能值些银子,总比没有好,便立马揣到了怀里。

马氏道:“你再帮我求一道符。”

冯道姑忙问:“太太可是要求子嗣的?”

马氏诧异道:“我都没有开口,师姑倒是能掐会算。”

冯道姑笑道:“那是,我可是开了天眼的,什么能逃过我的眼睛。好了我就当做个顺水的人情,回去再给太太您求一道生儿子的灵符来。”

马氏便让丫鬟称银子来,两人又立了字据,冯道姑这才道别了。

白白的去了一根簪子,马氏肉疼。不过要真能成事,这点血本倒不算什么。想到这里,她摸了摸脑袋上插得稳稳的累丝点翠凤簪。慢慢的饮了一口茶,略歇息了一会子,这才想起了在外面等待的晴芳母女,便高声说了句:“让晴芳她们进来吧。”

蒋嫂子拉着女儿快步走了进来,一进屋,蒋嫂子拉着晴芳就给马氏跪下了,又命女儿磕头。

马氏漫不经心道:“什么事呀。这么大的礼数?”

蒋嫂子恳求道:“太太,您可要替晴芳做主。之前她一直替太太办事,如今出了事,您不能不管啊。”

马氏忙问:“出了什么事呀?”

晴芳未语泪先流。凄凄惨惨的说道:“太太,如意咬定是奴婢拿了小姐的珍珠耳坠。闹到小姐面前,小姐要赶奴婢出去。可是奴婢从来没有拿过小姐的东西。她们冤枉奴婢。太太,您可要为奴婢做主啊。”

“哦,三小姐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赶你走?”

“是!”

“哼。大家都夸她行事大方,为人随和,这么看来和以前也没什么区别。行了,我知道了。”马氏才没将一个小丫头放在眼里。

这就算完了,晴芳不安的看了母亲一眼,怎么能这样,太太她还没有说要替自己追查到底,洗刷她身上的冤屈,也没说如何安顿她啊。

蒋嫂子仗着这些年在马氏这边做些浆洗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老脸不要了,只要女儿的日子过得痛快,请求道:“太太,之前晴芳可都是替您办事。要不是晴芳,您的那几桩事都办不成。如今晴芳被逐,太太也该维护一下外面晴芳才是。”

马氏心道,这母女俩真会给自己长脸,她离了这母女事情照样能办!

“好了,一会儿我把三小姐叫来问问看。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再说。没什么事先下去吧,闹得我头晕。”马氏揉了揉太阳穴。

晴芳想了想还是多说了一句:“太太。可能奴婢的事被小姐知道了,所以小姐想赶奴婢走。”

马氏怔了怔,便道:“那是你自己做事不小心,怨不得别人!”

蒋氏母女被马氏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出去。马氏正要叫丫鬟把荣筝叫来。却见周嬷嬷一头走来。

马氏见周嬷嬷一脸愁云惨雾的样子,有些纳闷:“出了什么事吗?”

周嬷嬷沉默了一会子才道:“太太,有件事不对劲啊。”

做了亏心事,哪能不疑心的,忙问:“什么不对劲?”

周嬷嬷有些焦虑道:“我家的那个小叔子已经好几天不见了。”

马氏不敢往深处想忙问:“一个大活人怎么就不见呢?”

周嬷嬷说:“铺子上的伙计说他去下面的庄子上了,可是这些天了还不见他回来。我男人不放心。让人去庄子上问了问,却说小叔子根本没有去庄上。他会上哪里去呢?”

马氏皱眉道:“你那个小叔子不是吃喝嫖赌样样都来么。没去别处找他?”

“前两天倒不疑心,可是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没他的音信,家里人都去找他,可哪里有他的身影。太太,老奴心里害怕,您说会不会出什么事呀?”

“能出什么事。说不定遇着什么事绊住了,过两天他就回来了啊,别乱想。”马氏随意安慰了周嬷嬷两句。

周嬷嬷心里怎能不担心,封易突然失踪了,家里片刻也不能安静。封易以前的那些债主竟然上门来要债,这些天家里都快闹翻了。老太婆也因此病倒了。

“太太,您说会不会三小姐知道了这事啊?”

马氏无比骇然,惊惶道:“怎么可能,不说这事十分隐蔽。这个家里除了你我谁还晓得。就是报了官,官府那里不也说那三人死了,成了无头案,不愿意再继续查下去了么。”

周嬷嬷如何不疑心,又道:“不光是我那小叔子,就是找的那个杨秀听说也不见了。”

马氏听到这里有些坐不住了,惶惑道:“筝姐儿她一个没有嫁人的小姐,平时连门都不大出,如何晓得这些事。再说她就是有心要办,手上也没什么人啊。”

周嬷嬷提醒道:“太太,您太小看三小姐了。当初她把肖家兄弟招进门,两个庄子又归她管。庄上留下来的那些人都是齐氏的,肯定都听小姐的话。如今小姐又把她身边的紫英嫁给了别家,那个别永贵还帮三小姐打理铺子,细细想来三小姐身边不缺人手。”

“那你说你小叔子的失踪当真和筝姐儿有关?”

周嬷嬷也不敢肯定只好道:“目前只能朝这方面想。”

马氏急躁道:“不能那么容易就被她拿住了吧。要真是让她拿住了,那么她也太沉得住气了,难道不该立马找我来对质?”

这一点也让周嬷嬷感到蹊跷,不过她想起了一事,就再也沉不住了。

“太太,三小姐派了肖家兄弟去给老爷送果子,您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难道你是担心……”马氏自己打住了后面的话,心里一阵阵的害怕,她想到以前被荣筝握住的把柄,心道前面荣筝对她再三容忍,也没闹出什么来,只道是个胆小的。不如将她叫来,再把她吓唬吓唬一顿好了。

“巧玉,你去把三小姐请来。”

巧玉在廊下答应着,立马就去了。

周嬷嬷这里还劝慰马氏:“太太,事情我们既然都做了,就没有回头的道理。不能先乱了阵脚,您先沉住气。三小姐机灵着,可别让她先瞧出了什么端倪,就是不打自招了。”

马氏强做镇定道:“我晓得了。”

心里却道,要荣筝真有那能耐把这事捅到了荣江面前,那么只怕这次荣江不会轻饶她。说不定她还会被赶出荣家。她还有什么脸面主持他们二房的中馈。说不后悔,她现在却有些后怕了,她想保住荣笙将来的前程,可是闹得太过了,只怕老爷连她的笙姐儿一并嫌弃上,那么将来她该依靠谁去!

马氏坐在炕上心里发虚,手微微的颤抖着,一面祈祷,不会的,不会就那么巧让荣筝给知道了。她经过了好几个月精密的计划,不会让荣筝就给察觉到了。荣筝身边虽然有两个人,但都不是什么可用的人才,要想查清楚没那么容易。她现在是荣筝的继母,她该镇得住荣筝。

马氏听见了荣筝在院子里和她的丫鬟打招呼,热情的说着话,便从缝隙里瞧了一眼,见她神采飞扬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大事临头的样子,可能是她和周嬷嬷想多了。(未完待续。)

PS:前面一章关于前世那个事件写得有点粗糙,甚至是敷衍,让女主的智商没怎么在线,回头再好好改一改。<!--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