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佳节

/方太太在女儿的寝宫里并不敢多留,母女俩不过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只好又匆匆告别往寿康宫这边来。

太后正陪着些贵妇们观戏,也没人注意到荣筝他们。方太太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到用了午饭就回剪刀巷去了。

荣筝则继续留在宫中,她一直跟随在世子妃身旁也不多走一步路。直到太子妃来召荣筝过去拉家常。

前世太子妃先是丧夫,相继丧子。日子过得可想而知。后来吴王改元,她自然不能再住承乾宫,搬出了皇宫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深居简出的过日子。再不与人来往。

明明差一步就能母仪天下了,偏偏却是那样的结局,当真造化弄人!

太后寿辰这一天热闹喜庆,太后也过得十分的欢喜。到了下午皇帝来陪着看戏,太后当真众命妇的面,提出了一个要求:“皇上,寿康宫到了夏天有些当西晒,有些热。你看要不找个什么好日子,我搬到慈宁宫去,如何?”

皇帝微怔,很快又回道:“母后,慈宁宫早些年遭过火灾,您过去住着儿臣也不放心啊。”

太后见皇帝不肯,心中倒料到了几分,她又说:“慈宁宫的那场火都是十年前的事了,过去了这么久还担心什么。”

慈宁宫是太后住的寝宫。现在太后住着寿康宫,十几年了,也没搬到慈宁宫去。太后心里有个疙瘩,五十岁的时候她就打算提要求搬进去的。偏生遇见了慈宁宫着火,此事就搁浅了。如今又是十年了,她再次提及时,没想到皇帝还是拿这个借口来搪塞她。太后心中哪能痛快。

皇帝见太后坚持,面色微虞道:“此事再商量吧。”

太后便知道没戏了。

因为此事,太后闷闷不乐。<>皇帝也只坐了坐就起身告辞。

回到溪山别院的时候,荣筝悄声问沐瑄:“为何皇上不让太后住进慈宁宫去啊?现在慈宁宫空着也没人住,不是白放着么?”

沐瑄道:“以前听人提起过,现在这位太后以前还是皇后的时候和皇上的生母林贵妃不大对付。皇上一登基就把去世的林贵妃追封为德宪皇后,配享太庙。也没什么可厚非的。皇后因为是嫡配自然而然就升格成了太后。皇上让她住在寿康宫里。寿康宫一带住着些太妃、太嫔。没有去慈宁宫。太后心中不舒坦。这不已经和皇上提过好几次了,皇上都不答应,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个中的缘由不用我说想来你也明白。”

皇家的这些秘辛向来也不少。沐瑄说到这个份上荣筝心里已经清楚几分了。她没有再问下去。

再过几日沐瑄就该起程去西北大营了。成亲快两月了,马上就要面临分别,两人都有些不舍。

“回去后你好好的跟着姐姐,我在信上都交代清楚了。有什么事你就找她。确实不行还能找崔尚州。”

荣筝点头道:“我倒没什么。平时也不大出门,在汴梁的话总有依靠的地方。倒是你。去那里肯定要吃不少的苦,只有自己保重。”

沐瑄道:“我都决心迈出这一步了,肯定不会临阵退缩。”

荣筝便提出要帮沐瑄收拾箱笼,据说那里现在都还大雪纷飞。得准备不少带毛的衣裳。除了御寒的衣物,其次就是备些能够用得上的药。这个要难一些,偏生又在京城里。好在还有几日。要准备也还来得及。

荣筝找到了沐瑄身边的小厮保康吩咐他:“你去找一家京城靠谱的药局,把单子上的药给配齐。”

保康接过了单子。只见单子上密密麻麻的写了大概有十几二十种的药名,要是在平时不过小菜一碟,偏生还在大年里,有些为难道:“怕好些药局还没开张。<>”

“总有营业的,在灯节前务必给配齐全了。”

保康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荣筝给了他一块银子,有五两多的样子,银数是够了。剩下的荣筝就赏给保康作为跑路费。

晚间归寝时,荣筝在被窝里问沐瑄:“接下来几天做什么呢?”

“没什么事。天气好的话我带你四处逛逛。对了,你能把你梦见的那些将来要发生的事,要紧的选几件再细细的告诉我吗?”

荣筝一愣,看样子沐瑄已经完全信任了她的话,这是好事!不过前世两人本身没什么交集,她离朝堂又远,除了改朝换代的事,别的她好像也说不出什么来。

“好像关于朝堂的事别的我也不知道,只晓得最后爹爹不知犯了什么死罪被收了监。可怜我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我只来过京城一次,也从未进过宫,所以别的……”荣筝尽量回忆着。

沐瑄理解她,说道:“这个我自己该想到的,为难你了。不过现在我们自己掌握的已经够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一时还理不出头绪来,等从西北大营回来再说吧。回来的时候我们可能就要在京城定居了。所以我在拜托人帮忙看宅子。”

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荣筝之前虽然想过,但却不敢奢望。

沐瑄很想问问在荣筝的梦里知不知道关于他母亲的事,又突然想起母亲去世的时候荣筝都还没出生,她哪里晓得。他没有问前世荣筝在怎么死的,也没问她究竟嫁给了谁。在他看来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这一世两人已经走到了一起,再去纠缠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余下的日子荣筝帮忙张罗沐瑄的行装,让保康去帮忙买药,花了三天的时间也基本上凑齐了。<>荣筝用鹅黄色的笺子,用蝇头小楷将每一种的药都号上了名字。还做了一个小册子,对应的是每一种药的功效。包括怎么服用,她也详细的记录在案。

药的事备齐了,剩下的就是衣物。其实衣物也没什么好收捡的。因为在来京城的时候衣物就已经带上了。不过荣筝查看了一番,觉得御寒的衣服少了些,才让人去成衣店现买了两身带毛的袍子,暂且应付了过去。

为沐瑄准备行装的事,全是荣筝自己拿的主意。期间王妃没有过问一句,豫王更没问过一句。

当荣筝把这些东西交到沐瑄手上时,沐瑄不得不赞叹荣筝的细心:“到底是女人有这么玲珑的心思。处处都考虑到了。以后你当家我还有什么好担忧的。”

荣筝笑道:“难得你信任我。那以后我要买田庄,还是要开铺子你都得点头答应!”

“成!”

嗯,这么快就掌了家荣筝对自己也有信心。

转眼间已到了元宵佳节。早上沐瑄就悄悄的和荣筝说:“今天你就谎称自己头疼。我在家陪你。这样就不用进宫了。”

荣筝诧异道:“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行的。进宫去也没意思,晚上我再带着你四处逛逛。”

荣筝一头黑线,他们去前院问早安的时候,荣筝还没来得及开口。沐瑄就说了:“王妃,媳妇她昨晚没有睡好。早起喊头疼,今天可能不能跟你们入宫了。”

王妃瞟了荣筝一眼,果见荣筝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反正她是不喜。慢条斯理的说:“有病就养着吧,怏怏的去了,人家看着也是添堵。”

荣筝一声不吭。倒是世子妃热情的问道:“大嫂病得厉害吗?要不传个太医来瞧瞧?”

荣筝摆手道:“没事。休息半天就好了。”

荣筝候着他们出了门,立马就觉得自由了。回房去补了个回笼觉。一觉醒来已经快到中午。

沐瑄让厨房准备了几个精致的汴梁菜式,夫妇俩吃了饭。

待到暮色四合,华灯初放的时候。也成为了一天最繁闹的时候。

沐瑄带了荣筝出了门。

京城过元宵和汴梁过节本质上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汴梁水多,河流多,自然桥也多。元宵游船放水灯的节目自然就少不了,这是汴梁的特色。

看惯了水上节目,京城的灯节对荣筝来说也十分的好奇。更何况身边多了个人陪伴,不管看什么都是新奇的。

沐瑄拉着荣筝的手道:“我带你去个新奇的地方,这些灯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汴梁的河灯呢。”

“京城自然有京城的特色。”荣筝就觉得城门楼上高高挂起的那些灯笼,将夜晚照得恍如白昼一般十分的宏伟壮丽。

车子在铺满了青砖的大街上行驶着。荣筝挑起了帘子一角,向外张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甚至比初一那天的人还多。其中有不少平时不大出门的女子,也换上了光鲜亮丽的衣裳,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出了闺门。

车子进入了一条巷子,巷子光线有些昏暗,荣筝隐约的看见了前面有两人搂抱在一起,脸贴脸的做那亲密无间,羞于见人的事。荣筝慌忙的放下了帘子,害怕那对人发现她在观察他们。

就在此时,脸上突然被人重重的吻了一下。荣筝慌忙的摸了一下脸,嗔道:“你也不正经!”

“自家娘子我怕什么,人家偷欢的都不怕!”

“你怎么说人家偷欢,万一也是两口子呢。”

沐瑄微笑道:“管他是不是两口子。在这样黑乎乎的小巷子里搂搂抱抱的也是胆大。就不怕突然来两个歹人劫了他们。”

每年遇着这样的节日治安就会出问题,稍不留意就可能被歹人盯上,所以那些门第森严的人家是不允许家里的女人出来的。即便是非要出门,也是层层的护院把守着。荣筝突然想起上次被劫的事来,幸好是遇见了身边的人,要是他没能及时的赶来的话,后果还真不敢设想。

如今想来还心有余悸,荣筝下意识的握紧了沐瑄的手。

等到了目的地,沐瑄搀了荣筝下了车。荣筝一下车就看呆了,眼前真好看。原来这一条街是琉璃街,仿佛走进了一座水晶的宫殿似的。五光十色,叫人移不开眼睛。

至始至终,沐瑄都紧扣着荣筝的手,甚至不忘在她耳边低声嘱咐:“你紧紧的跟着我,千万别走丢了。不然偌大的京城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把你给找回来。”

“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

“可到底是个女流,容易被歹人盯上。别忘了你可是吃过这方面的亏。”

荣筝嘟着嘴想,这也不能完全怪她啊,有人故意想要陷害她防也防不住。这种情绪并没有困住荣筝多久。很快她就被眼前绮丽的景象吸引过去了,那些琉璃灯发出的光辉比玻璃绣球灯更加柔和,比灯笼更明亮。又因把琉璃烧成了几种颜色,那灯光也随之跟着变色。如梦如幻。

他们走到了一座巨大的莲花灯下,莲灯跟着缓缓的转动,没有旁人的带动就这样的转起来了,荣筝觉得很是新鲜忙问:“这是怎么转的?”

沐瑄解释道:“中间有根轴承吧。不然怎么带得动。”

荣筝依旧一脸的茫然想不通怎么就转起来了。

来看琉璃灯的实在是多,好几次荣筝都被人踩到了鞋子,甚至还踩到了她的脚背。

这么拥挤,也不可能看得怎么明白。沐瑄拉着荣筝好不容易从人群里转了出来,他对荣筝道:“我知道还有个好去处,你随我来。”

荣筝被绕得七荤八素的,最后被沐瑄拉进了一间全是用琉璃搭建的屋子,那屋子里只角落挂着两盏玻璃灯。

荣筝看着满屋子蓝盈盈的光亮叹为观止,惊讶得张开了嘴。心道不像是人间的屋宇,倒像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不得不敬佩造物者巧具匠心。

“如何,你喜不喜欢?”

荣筝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赞叹道:“实在是太美了。”

建造这样一间琉璃屋,不知要花费多少的人力财力。她正在感叹的时候,沐瑄突然和她道:“你若喜欢,以后我们自己的园子里也修这样一间屋子好不好?”

荣筝惊诧道:“这得多奢侈。”她还想说皇宫也没这样建造。

沐瑄说:“也不算什么。据说寿春公主府的园子里有一处叫流霞轩。就是用各种颜色琉璃建造的,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照在屋子里别提有多么的美。以后我们在京中买宅子建园子的话,真的也可以比照着建一处。”

沐瑄描绘的美景,荣筝闭着眼睛就能想象得出来。古有“金屋藏娇”沐瑄的这个举动叫什么。想来他是真正的呵护自己,想把世间最美好的东西都带到她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