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林中故事

无头苗寨为何来

林中故事有原委

大胡子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这三个人一起沿着小路从南面出了呒实苗寨。几个人除了苗寨之后,在林子里快步走了一会儿,找了一个相对平整的位置,这才停下来休息。

停下来之后,中年男人对着其中一个稍微瘦一点的年轻人说道“小张,我们包里有急救用的药物,你给他上一点儿。”

小张点了点头,回答道“知道了。”

说完之后,转过头看着大胡子说道 “你躺好,我给你上药。”

大胡子点头致谢,说道“实在实在太感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我刚才就”

“行了,不用说那些话了,能遇见我们就是有缘分。”中年人笑着打断了大胡子的话。

“能请问各位尊姓大名吗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好报答几位。”大胡子问道。

“报答就不必了。”中年人笑着说道“我姓刘,名军校,这两位算是我的徒弟吧。瘦一点儿的姓张,大家伙儿都管他叫瘦猴子,那个黑一点的小子姓李,比较憨厚,所以大家愿意叫他李二狗。”

“哦哦哦,刘军校刘军校”大胡子用心记着这三个字,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道“这个地方诡异的很,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你先别问我们,你是怎么跑到这个无头苗寨来了”刘军校看着大胡子问道。

“我是和几个朋友一路往南走,可谁知道在半路上突然杀出来一只特大号的蜘蛛,它一路好像是有意将我们赶到了这里一样,结果进来之后就出不去了。”大胡子说到这儿不由得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刘军校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红牡丹,从里面抽出来一只点燃了递给了大胡子,大胡子接过后狠狠的抽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好久没有抽到这么好的烟了,真是舒服。”

“后来怎么样了”刘军校给自己也点了一根,抽了一口问道。

大胡子用另一个手扇了扇眼前的烟雾,苦笑着说道“后来,我和我朋友想从这寨子里面跑出去,可谁知道在这林子里面转了也不知道多少个来回,可就是出不去,最后一次,还遇到了遇到了那只”

“那是矮骡子。”刘军校吐了口烟后,说道“那是一种山魈,当地人叫他们矮骡子,和东北的黄皮子一样善于迷惑人心,它手里拿的那个东西叫做绝心草,是一种可以加重迷幻效果的草药。”

“你们怎么知道这些的”大胡子皱着眉头问道。

“是一个当地苗人告诉我们的。”李二狗抢着说道“我们进山之前找了一个向导,他一路把我们几个人带到这里,然后说什么就不肯从这里走,非要绕路,我们一打听如果绕路的话,那至少要浪费将近四到五天的时间,我们本来就有急事儿在身上,哪里肯白白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啊所以,就想抄近路从这里过去,可谁知道那家伙知道我们想从呒实苗寨门前经过的时候,就好像是疯了一样,撒泼打滚,连拉带扯的不让我们走啊最后,还给我们讲了一个挺有意思的故事,想要吓唬住我们。”

“故事”大胡子诧异的问道“什么故事”

“我来说,你说的

够多了,这次我来说。”瘦猴子给大胡子包扎完了伤口后,一把推开了李二狗,笑着说道“一个鬼故事”

“鬼故事说来听听”大胡子好奇的问道。

“这位大叔,您听好了,下面咱们就开始了。”瘦猴子一边说一蹲下,还捡起边儿上的一块石头当做了醒木,重重的在另一块石头上拍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啪”。

“你还能行吗”李二狗皱着眉头说道“你不讲,我可讲了啊”

李二狗作势就要开讲,瘦猴子连忙拦道“你看你,总打乱别人的节奏,讨不讨厌。”

李二狗白了瘦猴子一眼,瘦猴子全当没看见,笑着说道“醒木一响,咱就开讲。据传说,这片林的后面有一座非常非常非常庞大的宫殿群,这做宫殿原来的主人是仙姑娘娘。您可能要问了仙姑娘娘是谁她不是别人,正是王母娘娘的妹妹,玉皇大帝的亲姐姐。”

李二狗听的不耐烦了,大声的说道“你能不能快点说”

“行行行就他娘的你着急”瘦猴子骂道“那座宫殿华丽无比,据说人们经常可以在万里无云的日子里,看到山上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所以很多人都叫那个地方黄金之城,称黄金之城所在的山为神山。”

“黄金之城”听到这四个字之后,大胡子不由得惊叹道。

“没错就是黄金之城。”瘦猴子点头说道。

“那接下来哪”大胡子追问道。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很多当地的苗家人都开始供奉仙姑娘娘,认为她可以帮助他们免灾避祸,消除疾病,当地也经常会发生一些仙姑娘娘救人的事情。可是,直到有一天这一切开始突然变了。”说到这儿,瘦猴子故意的听了听,好像有意的在卖关子。

“那一天怎么了”大胡子急的追问道。

“那一天,天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红云,注意可不是那种常见的火烧云,是一种好像血一样的云彩。它们普天该地,不仅将整个神山和黄金之城都映成了红色,也将整个大地映成了血一般的红色。”瘦猴子说到这儿也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才接着说道“期初人们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只是偶尔有几个老人家觉得这是不详的预兆,但并没有人太过在意。”

“后来哪”大胡子问道。

“后来,很多人家里开始莫名其妙的丢牲畜,从什么鸡鸭鹅狗,到牛羊骡马,这些牲畜总是会在一些之间就消失不见,然后在隔天,又会在寨子外不远的地方发现它们。只不过,发现它们的时候早就已经奇缺身亡了。”

“的确很奇怪。”大胡子说道。

“奇怪的可不只是它们的消失,奇怪的是这些牲畜的头都被砍掉了,满腔的血被吸食的一干二净,甚至可以说是一滴不剩。”瘦猴子说道“这些怪事很快便再各个苗寨之间传开了,有人认为是山妖来作祟了,有人则认为是谁得罪了仙姑娘娘,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报应,总之是说什么的都有,可不管怎样,自从那次血云过境发生之后,这片地界的怪事就开始越来越过,直到”

“直到什么事儿又发生了”大胡子追问道。

“直到一个姑娘出嫁,所有的怪事终于到达了顶点。”瘦猴子说道

“据那个向导所说,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儿了,那时候他还小,还住在呒实苗寨里面,他只记得那是在一个傍晚的时候,四个光着上身的大汉抬着一个红色的大轿进了他们寨子,寨子里的人本来都很高兴,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看热闹的,也有跟着起哄的,新娘子很漂亮,漂亮的让一个孩子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大家簇拥着新娘子进了洞房。可就在当天半夜十二点的时候,突然一声惨叫惊醒了寨子里所有的人。大家伙儿第一时间冲出了自己的屋子,都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谁承想那惨叫竟然是从新婚洞房里面发出来,而跟可怕的是,那个新娘子正捧着新郎的头颅在大口大口的喝着血。”

“居然有这样的事儿”大胡子惊诧道。

“当时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吓坏了,以为那个新娘是恶魔,是妖怪,于是就命人把她拉到了寨子后面的断头台处,用寨子里最严酷的断头刑解决了她,为了不让她转世害人,还特意将她的身子扔到了寨子外面的乱葬岗子喂了狼,头颅在寨子的另一侧用火烧了。”瘦猴子说到这儿叹了口气“大家伙都认为这样事情就结束了,可是,谁承想这才只是一个开始,从那天以后,寨子里经常会有人半夜失踪,第二天人们会突然发现他居然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寨子外面,只是他的头却不见了,全身上下的血也好像被吸干了一样。”

“女鬼作祟”大胡子说道。

“寨子里的人都这么认为的,开始只是一些胆小的家庭搬离了呒实苗寨,慢慢的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曾经四乡八里最大的呒实苗寨,就这样变成了无头苗寨,就算是现在有人从这里走过,大白天的也会遇上鬼打墙的事儿。”瘦猴子咗着牙花子津津有味儿的说道。

“原来这里还有这么一段儿故事。”大胡子说道“对了,刚才你们问过我了,你们还没回答我。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们是来找人的。”刘军校皱着眉头说道。

“哦,找人的那找到了吗”大胡子问道。

“没有,我们几个刚到这儿就碰见你了。”瘦猴子一边给大胡子上药一边说道。

“你们要找的人什么样儿我到这附近有一些日子了,说不定我见过。”大胡子说道。

“他和刘叔一样,也姓刘。”李二狗抢着说道“年纪跟我俩差不多大吧。”

“也姓刘”大胡子惊诧的追问道“是不是年纪大概二十五六岁,瘦瘦高高,高鼻子,眼睛细长,留着偏分的年轻人”

“你你怎么知道你见过他”刘军校听了这话之后先是一惊,接着连忙问道“这位兄弟,你见过我儿子”

“小刘小刘是你儿子”大胡子惊诧的问道。

“嗯”刘军校点头追问道“你什么时候见过他的他上哪儿去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他他可能已经已经”大胡子咬着牙想了又想,可是后面的话,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怎么了”刘军校追问道。

“已经”大胡子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想要说出后面的话,可是他的话刚到嘴边,突然一个人的人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