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悸动

一路回到了南艺。

在两人回到学校之后。

秦天便也是再度匆匆的向着公孙清雪所居住的小院赶了回去。

说实话在南艺附近开好房间等两女回来的想法秦天也不是没有过。

只是这样的念头才是刚刚升起,秦天便又是马上是将其给打消了。

毕竟要等到两女回来那起码也要是六七个小时之后的事情,而这么长的时间里,显然若说是秦天真的是愿意一个人在宾傻等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

当秦天回到小院的时刻,时间差不多才是两点。

当看到这破败小院,说实话此刻的秦天要说是没有些由衷的感到心绪复杂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

毕竟就是在这里自己有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而也同样是在这里,自己与那个本不应该是有交集的女人是同床共枕了四月。

所以面对着这所居住了数月的小院,显然在这即将离开的时刻,要说秦天真的是没有半分感慨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了。

来到了院前停好了车,而在秦天不过才是刚刚停车,这时一阵轻盈的脚步却是已经是由远及近的传进了秦天的耳朵里。

当然想想也是没什么好稀奇,毕竟做为一个武者公孙清雪的洞察力显然是常人所远远不及。

而附近的机车本就不多,所以当秦天的路虎在在院前停住的时刻,这也就无怪乎公孙清雪会在第一时间就猜到了是秦天回来了。

院门被公孙清雪从里面打开,而在看到那绝世的容颜的时候,显然此刻秦天要说是没有由衷的感到温馨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

虽然自自已来到南京,公孙清雪就是从来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

可是也是只有秦天知道其实公孙清雪还是对自己的挺好的,否则以两人过去所发生的事情,显然若是换作他人,别人要是还愿意让自己睡上她的床铺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

“回来了。”

“嗯。”

“见到了来仪?”

“嗯,见过了,刚刚才一起吃过饭。”

对于秦天为何会在这个时间点回来,显然公孙清雪也是没有要多问的意思,毕竟一是公孙清雪的确是猜到了因果,二,也是这些问题的确也是不太好多问。

关好了院门,锁好了车,在秦天正是返身关门的时候,此刻的公孙清雪却也是已经是转身是向着房内走了过去。

当秦天回来的时候,允儿已经是睡着了。

看着女儿那粉嫩的小脸,显然一股温暖与安心的感觉是也是不禁是在秦天的心中是悄然的蔓延开来了。

“清雪,咱们的女儿真可爱,呵呵。”

对于秦天的话语显然公孙清雪也是并没有是要多作回应的意思。

轻轻的为允儿掖了掖被角。

而当看到秦天那温和的笑容的时刻,一丝极为复杂的情绪也是不禁是在公孙清雪的心中是悄然的蔓延开来。

当公孙清雪正是现在的关系与处境而苦恼之时,这时看过了女儿的秦天也是不禁是施施然的向着公孙清雪是悄然的走了。

“清雪。”

“嗯。”

“你午饭吃了?”

“嗯,吃过了。”

以前公孙清雪的一日三餐都是秦天在做,所以当自己不在的时候,显然要说秦天的心中没有些担心公孙清雪那也都是肯定是不可能的。

虽说在秦天来之前,公孙清雪也是一个人生活,可说到底已经是习惯了自己为公孙清雪准备好一些,所以当突然不能做这些的时候,显然刻秦天就算是想不有些担心那也都是肯定是现实的,毕竟每天做这些已经是成为了习惯了,所以当突然不能做这些的时刻,恐怕任谁谁也都是会是同样是有些感到别扭和担忧。

“不用担心我,吃饭的问题我会自己解决。”

“嗯。”

当秦天朴一坐下的时候。

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味便是也是已经是悄然的传入了公孙清雪的鼻翼之中。

起初公孙清雪还不觉得什么,只是当这股味道越来越浓烈的时刻,显然此刻的公孙清雪要说是神色没有些微微的古怪那也是肯定是不可能的。

毕竟也算是活了将近四十年,所以当秦天朴一接近的时刻,显然公孙清雪要说还闻不出他身上的味道究竟是什么,那也都是肯定是不可能的。

“清雪,怎么了?”

“没,没什么?”

“呃,对了,清雪,我见过来仪了,呵呵。”

“嗯。”

“她挺好的,呵呵。”

提起自己的公孙来仪,显然不论是公孙清雪还是秦天也都是不禁是有种相对无言的感觉。

“来仪本来是打算放暑假回神农架看看的,不过我爸妈都很想她,所以来仪还是决定以后有时间再回去了,呵呵。”

“嗯。”

说到这里,显然秦天的心中要说是没有些由衷的愧愧那也肯定是不现实。

毕竟如果,不是自己,那么显然公孙清雪也是肯定是不会落得现在这样有家归不得的境地。

“清雪,对不起。”

“说这些干什么。”

听到秦天旧事重提,显然此刻的公孙清雪的心中也是并非是像其外表所表现的那么平静了,毕竟自己本来是有一个可以说是很幸福的家庭,可是显然自秦天闯进了自家的生活,自己的以及自家的一切也都变了。

所以当听到秦天说起这些的时刻,显然公孙清雪若说是真的是能够心如止水,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

“清雪,要不我们明天走吧。”

“嗯,还是过两天吧,你也知道,你和来仪成亲之后,你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的确是一直不多,所以这两天你还是好好的陪陪她吧……”

提起女儿,显然公孙清雪本就是有些不平静的心此刻也是不禁是越发是有些紊乱起来。

“哦。”

“好,呵呵。”

娄提起公孙来仪,显然心绪复杂的又是肯定是不止公孙清雪一个。

“好了,我先睡会,要是允儿醒来了,你就叫先照看着。”

“嗯,你睡吧。呵呵。”

虽然两人共处一室已久,不过显然自秦天来到南京之后,两人之真正心平气各交流的时间也还真是不多。

当然其实之所这样这也并非不可理解,毕竟在孤男寡共处一室这就已经是很是暧昧,所以若是不时刻保持距离,那谁又能够担保对方真的是不会产生一些不良的想。

当公孙侧身睡下后,秦天便也是随后是躺在了公孙清雪的身侧,毕竟在这所破败的小院内,没有电脑,没有娱乐,所以一般闲无事的时候,他们所能做的也就不过是修炼,或者在院内活动活动晒晒太阳罢了。

“清雪。”

“嗯。”

“这……两天允儿就麻烦你照顾了。”

“嗯。”

在房内转悠了一圈后,秦天便也是躺在公孙清雪的身侧是玩起了手机。

当然在提起让公孙清雪照顾允儿的时候,其实秦天的心中也是不禁是有种挺是别扭的感觉。

毕竟虽说公孙清雪不是自己的老婆,可说到底两人也是的确是有了生命的结晶,所以当自己抛‘女’弃儿竟是为了和其它的女人温存之时,显然此时的秦天心中要说是真的是没有半分尴尬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的。

一边仰望着帐顶,公孙清雪一边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其实刚刚公孙清雪之所说要睡会,那也不过是只是有些不想再继续那沉重的话题罢了。

面无表情的仰躺。

而当秦天躺到了自己身旁的时刻,那股若有若无的荷尔蒙气息,也是不禁是再度的涌入了公孙清雪的鼻翼之中。

虽然公孙清雪知道,以自己与秦天的关系,有些话自己说起来的确是有些不适合,不过想到女儿现在的情况,公孙清雪最终却也还是不得不选择了和秦天直接面对面的谈起了自己所在意的问题。

“秦天。”

“嗯?什么?”

看到公孙清雪竟是难得的主动找自己谈话,说实话此刻的秦天要说是没有些微微的感到诧异那也都是显然是不可能的。

“嗯,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所以想找找你谈谈。”

“呃,有什么话你说,呵呵。”

“我知道你和来仪都还年青,你们又那么久没见,所以见面……那个亲热亲热也还正常,不过是……你也知道来仪还在上学,所以……所以有些事情,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尽量节制一些,当然我这么说不是要阻止你们过正常的生活,只是……你也知道来仪还在上学……”

“呃……。”

听到公孙清雪的话语,显然此刻的秦天要说是没有些老脸发红那也都是肯定是不可能的。

毕竟既然公孙清雪无缘无故的说这些,那么想必她就是肯定是从自己的身上发现了什么。

“嗯,清雪,那个……你放心,我……我和来仪会注意的,呵呵。”

虽然秦天很想告诉公孙清雪自己有分寸,只是显然既然公孙清雪发现了一些端倪,那么恐怕自己现在说这些恐怕也是的确是稍稍是没有说服力了些。。

“嗯……”

其实秦天本是想说以自己的体质自己了解,就算是同房公孙来仪想要怀孕也是极为困难,只是这样的话秦天却也终究间有些说不出口,再者以前自己与公孙清雪也不过是才亲热一次,而那次却也是一次就中,所以至少面对公孙清雪,这样的话语也是的确是过于不易取信,所以想来想去,秦天也是只得是躁红着一张老脸默默的虚心的倾听起了公孙清雪的告诫。

在简单的告诫了一番秦天后,两人之间便也是再度是陷入了沉默。

而在公孙清雪正是故作假寐的的时刻,这时的秦天也是不禁是再度开声。

“清雪。”

“嗯。”

“你放心,我会和来仪注意的。”

“嗯,对了,如果不回来,那么恐怕你的康复治疗也就不能继续了。”

“嗯。没关系。”

说实话以往做一些康复治疗,虽然过程可能是稍有暧昧,可是以往的两人也不会想太多,只是现在由于刚刚的话题,所以再谈起治疗的事情,显然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之间要说是没有些稍稍的暧昧那也都是肯定是不可能的。

“清雪,我晚上不回来,要不现在我给你调息一下好了。”

“呃……不用,等到以后有时间再调理也不迟。”

“没关系,呵呵,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随着秦天话语的响起,两人之间一时也是不禁是陷入了沉默。

而在两人间的气氛正是有些异样的时刻,这时的秦天却也是已经是伸手是向着公孙清雪衣裙的下摆控了过去。

以往就算是要治疗,两人也是都会是选择在晚上,更何况刚刚经历过探谈一些羞人的问题,所以当现在秦天要为自己做这些的时刻,显然此刻两人之间的气氛要说是没有些由衷的稍稍变味那也都是肯定是不可能。

“真的不用了。”

“没关系,早治疗也好让你的身体早恢复一些,呵呵。”

秦天一边说一只手掌也是不禁是再度是向着公孙清雪的小腹游走了过去。

说实话光天化日做这些,公孙清雪的浅意识里本能的就是想要拒绝。

只是当感受到秦天在治疗之前先给自己盖了一条毛毯后,最终公孙清雪在张了张口后,她却也还是不禁是再度是将将欲出口的话语是给再度的咽了回去。

一手撑着脑袋,秦天的一只手掌也是不禁是悄然的是在公孙清雪的肌肤上游走。

当感受到秦天那温热的手掌滑过自己的皮肤之时,一丝火热也是不禁是悄然是爬上了公孙清雪的面颊。

“清雪。”

“嗯。”

“你的腹部比以前倒是小了不少啊,呵呵再过个把力,只要坚持应该也就差不多是可以完全恢复了。”

“嗯。”

对于秦天的话语,显然公孙清雪也是丝毫没有要过多的回应的意思。

一手向着公孙清雪的小腹传入命能,秦天的眼睛也是不禁是一边百无聊籁的看着公孙清雪那妖艳的面容。

说实话虽说公孙清雪都是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显然仅从外表,恐怕任谁谁也都是不会想到这个女人竟是已经是一个二十岁,以及一个一个月大的孩子的母亲。

一手于公孙清雪的小腹上游走,一丝火热也是不禁是悄然的是在秦天的心间升腾。

说实话虽然明知道以两人的关系,自己一些想法的确是有些不应该,可看着面前那张惊绝古今的面容的时刻,显然做为的正常男人的秦天,若说她要是真的是能够没有半点身为男人的半能反应那也都是肯定是不可能的。

一边灌输着命能,秦天的手掌一边也是不禁是于公孙清雪那隆起的小腹上轻轻的游走。

而当看到公孙清雪的脸颊竟是因为命自己的抚摸而变得越来越来越桃红越来越水嫩的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显然此刻的秦天要说是没有些本能的躁动那也都是肯定是不可能的。

一边仰望帐顶,公孙清雪的心中此刻也是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

而在秦天的动作终于是使得公孙清雪是表情有些怪异的转过头去之时,这时本就心中火烈的秦天,此刻的动作也是不禁是越发越是的有些不规矩起来了。

一手不断的是在公孙清雪的小腹上划着弧。

秦天的身体也是不自禁的是悄然的是向着公孙清雪是再度是贴近了三分。

而在本就是感觉有些不对的公孙清雪,竟是感觉到秦天的一条大腿竟是悄然的是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之时。

这时同样是被秦天的动作搞的有些心烦意乱的公孙清,也是不禁是这时同样是皱着眉头是悄然的是向着秦天看了过去。

由于是秦天是侧着身在为公孙清雪治疗,所以两人之间本来也不过就离的极近。

而刚刚秦天因为一番情难自禁的抚弄,此刻他的身体又是无形中是悄然的是赂着公孙清雪贴近了少许,所以当公孙清雪转身的那一刻,其实两张脸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才相隔那么二三十公罢了。

四目相对,秦天的手掌,还在自己的小腹上游走着。

而看到秦天的目光的时刻的,显然此刻的公孙清雪要说是没有些心中微微一颤那也都是肯定是不现实。

虽然秦天的笑容依就温和。

不过做为一个过来人的公孙清雪又是怎么可能看不出秦天眼中的那一丝异样的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