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晌,外间传来响动,似是藿香在与店中的伙计说着什么。

谢宛娘抬眸看了眼对面静坐品茶的谢安娘,手不自觉的搭在檀木匣子上。

她稍稍垂眸,盯着眼前的匣子,姐姐将旧物归还,这是准备拉开两人的关系,与前事做个了断吧!如此甚好,只要姐姐不再凑上来,她作为易泽哥哥的妻子,守着候着他,他迟早会看到她的好。只是,在夫君还没有完全喜欢上她之前,这两人还是不要见面的好,对,得想办法隔开他们!

一边静坐着的谢安娘,倒是不知道谢宛娘心中对她的戒备还未消散,若是知道了,大抵也只会叹息一声,瞧瞧,这为爱魔障的女人呐,就是这么的疑心病重,真是可怕!从而更加坚定她远离世间情爱的决心。

不过,她此时不知道,只想着东西既已交了出去,那她这一趟出来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一半,至于剩下的另一半,便是去奇珍阁转悠一下,听说那儿进了一批新货,她也正好去淘淘,看看能不能发现些新奇的草木植株。

想到这儿,她便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如果没有其他事,我便走了。”说着,就起身往门口走去。

这语气,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通知,对这个妹妹,她虽然可以不追究前事,可要说原谅也是不可能的!

她纵使因为父母早逝,一个人学会了坚强,可坚强不代表不会受伤,人心是肉长的,她也不例外,被痛爱有加的妹妹在心口捅了一刀,她早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便心寒了。

她与宛娘,注定走上陌路,也不必费口舌多谈了。

谢安娘打开门,候在外面的伙计忙笑着迎上来,“谢二小姐,可是有何吩咐?”

“可曾看见我的丫鬟?”

“您的丫鬟正在一楼大堂中挑选簪子呢,可是需要找人帮您叫上来?”

“不必,我自己去就行了。”谢安娘看了眼伙计手上拿着的东西,“这礼物你就送进去吧!”

说完便一个人往一楼而去了。

“这……”捧着礼物的伙计怔在原地,刚刚门口的那丫鬟还拦着他不让进,说是没有范少夫人的吩咐,谁也不准进,可这谢二小姐让他进去,应该是可以进了吧!

正在伙计犹豫之时,雅间中传来谢宛娘略显压抑的声音,“拿进来吧!”

******

谢安娘寻到云珰之时,云珰正在大堂的右间相看各式的簪子。

鎏金的圆形托盘中,摆放着三支精巧的簪子,左边的是一支通体碧绿的翡翠簪子,簪头一朵芙蓉菊悄然绽放,端的是飘雅出尘。中间摆着一支镶嵌着珍珠的碧玉钗,风雅别致。右边躺着一支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

这三支都是云珰精挑细选出来的,只是她觉得小姐戴哪支都好看,一时倒是难以抉择。

见谢安娘来了,忙将托盘中的簪子呈到谢安娘眼前,一脸纠结的说道:“小姐,您快看看,这三支可有喜欢的?”

谢安娘略微扫了眼,拿起中间的碧玉钗,信手插在了云珰的略显素净的发髻上,端详了片刻,点了点头,“这支配你最合适了!”

“小姐,您快取下来,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云珰急得想摆手,奈何手中端着托盘,只能不断摇着头。

这古玉轩中向来走的是精品路线,每一件首饰都精致非凡,可价钱也贵的令人咋舌。小姐现今虽说衣食无忧,手下铺子进项也是不错,可她总得为以后着想,夫人不在了,她可得为小姐多做打算,这么一笔开销能省则省,她一个丫鬟,打扮得这么好干嘛!还是都攒着给小姐留做嫁妆吧!

谢安娘依言取下她头上的碧玉钗,又从托盘中挑了一支翡翠簪子,递给店中伙计,“将这两支包起来吧!”

伙计眉开眼笑的接过,嘴上连连称赞谢安娘眼光好,手中利索不减的将簪子放进锦盒中。

云珰见谢安娘将碧玉钗取了下来,本是心中一松,可一个眨眼间,就见它被买下了,心下一紧,这可都是小姐以后的嫁妆钱呢!就这样花在了不能吃不能喝的步摇上,多可惜呐!

谢安娘付了钱,将其中装了碧玉钗的锦盒塞到了云珰手中,微微笑着说道:“好了,现在买也买了,你不戴也是可惜了,再说,你戴着那只钗多好看呐!”

这云珰向来节俭,一身打扮也是素朴,平日里更是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在自己身上,谢安娘就想着这次顺路来古玉轩,也为云珰添上一份首饰。这些年来,都是云珰在她身边照料,自从娘亲去世后,她更是珍惜身边对她好的人,既然云珰舍不得,她便亲自为她购置,这样总可以吧!

云珰想到这古玉轩的规矩,这要是退货的话,还得扣除一部分银钱,多不划算!她握紧里手中的锦盒,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磕着碰着了里面的贵重碧玉钗,一脸慎重的说道:“小姐,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行啦,快走吧,我们再不去奇珍阁,那儿指不定就关门了!”

谢安娘说这话之时,声音中隐含笑意,一双杏眼微眯成月牙状。她怕自己再不走,就得忍不住笑出声了,云珰这副表情,就好似英勇就义的壮士般,只是戴个钗,又不是叫她去牺牲,至于吗!

一时间,淤积在她心间的层层阴霾,也似是没有那么浓了。这世间,对她好的人还有很多,不必要执着一些不值得的人。

云珰双手捧着锦盒,眼带茫然的跟着出去,小姐这是怎么了,突然间这么开心,不过,开心就好,她希望小姐以后的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一直到谢安娘出了古玉轩,她都不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一双眼,望着她的由心而发的笑靥,心间仿佛听到了春暖花开的声音,晃神了良久。

“少爷,怎么站在这儿?”走过来的青衣男子,颇为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走吧!”说着,那人顶着张面无表情的脸走开了。

******

因着从古玉轩去往奇珍阁的路也不算远,谢安娘就干脆带着云珰走过去了。

后知后觉的云珰,此时才发现那个檀木匣子不见了,她不由焦急提醒道:“小姐,你是不是把匣子落在古玉轩了,我们快回去取吧!”

那匣子中装的可都是范少爷送给小姐的一应物什,上午小姐从书房出来后,便亲自将这些收放进了匣子,只是也不知小姐将匣子带出来为何?这要是弄丢了可怎么办?

“不用了,我把它交给宛娘了。”

云珰一听,顿住了脚步,急了,“什么?小姐,这些可都是范少爷送给您的,您怎么会给了三小姐呢!”这三小姐以代嫁之名,却假戏真做了,成了真正的范少夫人,小姐怎么能将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交给她呢!

“云珰,你不用再说了,我心中有数。”谢安娘望了眼不解的云珰,理智的说道:“况且,我如今又以什么身份去持有那些东西,它们不该再待在我这儿,物归原主,将它们归还给范大哥才是最好的选择。”

接着,谢安娘便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

云珰跟在身后,看着自家小姐纤细的背影,几不可听的轻声喃喃:“小姐,你这么为他们着想,可曾有谁为你着想?”

随之,一路默然,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至了奇珍阁。

那奇珍阁的老板,是一位年近古稀的白须老人,正惬意的闭着眼,躺在一张铺了皮毛的摇椅上,这店中就他一人守着。

听到客人进店的脚步声,他睁开了眼,见是谢安娘这位老主顾来了,也不见起身,只随意的说道:“小姑娘又来了,新进的那批货在西边货架上放着,你自己慢慢淘吧!”说着,就又哼着小调闭起了眼。

这奇珍阁的规矩,摆在西边货架上的货物是不定价钱的,这些都是老板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小到花草种子,大到巨型摆件,客人自行挑好了钟意的东西,老板看眼缘的定价。

谢安娘是知道这儿的规矩的,她走到西边货架前,扫了眼货架上的东西,这回的东西倒是比较少,只在第二层,第三层上摆着新进的稀奇玩意儿,诸如生了锈迹的角状物,有裂痕的圆形玉璧,沾着泥土的不明矿石……

一圈下来,她愣是没看到自己想要的,遂疑惑的问道:“贺老,我上回托您带的花草种子呢?”

被称作贺老的白须老人,眼也没睁的答道:“就在第二层的左侧小格子放着呢,那个镂空的球里不就是么!”

谢安娘顺着提示,将视线落在了那个圆形球状物上,只见上面的镂空雕纹都快被土堵实了。

她也不嫌脏,直接上手将小巧的镂空圆球拿在了手上,沿着中间突起的边缘,摸到了一个地方,轻轻摁了一下,“啪嗒”,这双层的镂空圆球便打开了。

只见里面静静的安放着三颗种子,她不由心喜,“贺老,这次带回来的是什么种子?”

白须老人睁眼瞧了一下她手中的镂空球,不无随意的道:“路上随便捡的,送你了!”

这怎么可能会是路上捡的!不过,谢安娘也不争辩,只小心翼翼的合上手中小巧的圆球,用帕子包好了收了起来,真诚的道了谢,“有劳贺老费心了,每次都得麻烦贺老,下回还有这些种子,您记得再帮我带一些回来。”

“知道了!记着呢!”说罢,又闭上了眼,享受这春日里的暖和。

谢安娘见状,用眼神示意云珰要走了,遂又将放了碎银子的钱袋悄悄的放在了老人身侧,不动神色的退了出去。她知道,若是当面给贺老钱,指不定他会怎么吹胡子瞪眼儿呢!

本是闭着眼的贺老,却在她们走后,看了眼身侧的钱袋,无奈叹息一声,“这丫头,怎么就说不听呢!”

而溜出奇珍阁的谢安娘,因着得到了种子,虽不知是什么种子,但贺老出手,必是不凡,心下正高兴着呢!

哪料霉运当头,一转眼就又被人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