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袭四十大寿那一天,日丽风清、和风习习。

谢府门前的车马川流不息,前来道贺的宾客络绎不绝,甚为热闹。

甘棠院,暖房。

谢安娘正微微俯身,将那株悉心栽培了数月的延年草捧起,单手托着盆底,抚了抚它柔软细长的叶子。

这延年草,正是她今日要送与谢袭的贺礼,只见它身姿娇小秀丽,几条纤细的叶片随意的伸张着,墨绿的薄叶衬托着山水纹紫砂盆,格外的醒目。在阳光的穿透下,只觉叶片上似是有莹莹绿意在缓缓流转,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生命力。

“小姐,这样一盆名不见经传的植株,您真的要拿来做贺礼吗?”云珰很是忧虑,只送上这么一盆植株,是不是显得太寒碜了。

谢安娘将延年草宝贝的装进礼盒中,她自是知道云珰的顾虑,只是这株延年草的名气或许不显,价值却不菲。

“你就放心吧,翻遍禹州城,兴许也找不出第二株来!它可是能使人延年益寿的延年草,我也是从贺老那里淘来的,用它作贺礼,最是合适不过了。”

云珰一听,也就安下心来,小姐每次从贺老那里弄回来的花草,虽说成活率低得可怜,可一旦活了,那可真是了不得!

她接过包装妥当的贺礼,也就不再过问,只是小姐自那日被钱公子策划绑架,回府后却是选择了隐忍不发,并未直接去揭穿大夫人的真面目,这又是为何?

云珰提着贺礼,望了眼走得不疾不徐的谢安娘,心下的疑惑只深埋在心底,小姐必是有小姐的考量,她该做的,就是听从小姐的吩咐。

走在前面的谢安娘,随手折了枝粉薄红轻的杏花,嗅了嗅,只觉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鼻尖,这让她连日来的稍显压抑的心扉,舒缓了不少。

是人就会有脾气,她虽然性子淡,好说话,可这不代表她不会愤怒,赵氏这回的做法,实在是过了!

只是,赵氏可不是这么好对付。打蛇打七寸,她得好好想想,务必做到一击必中。

谢安娘正思量着,手中拿着的花枝,无意识的在空中轻划着,却听一道突兀的声音在她前方响起。

“哟,小美人儿,好久不见,甚是想念!”这语气中,充斥着满满的轻浮。

谢安娘听着这陌生却又熟悉的语气,抬眸寻声望过去,待看清了来人,她的瞳孔一阵紧缩,这人是如何进来的!

“怎么,谢府二小姐贵人多忘事,这才几天不见,就不记得我了!”程恭手中折扇刷的一下打开,故作风流姿态的摇了摇,对于浮现在谢安娘眼中的震惊颇为满意。

自从那日在桃花林中受了那遭罪,他可是扶着腰过了好几日才缓过来,至今动作稍微大一点,腰上还扯着痛呢!他出生至今,除了他家老头子,还没有谁能伤了他而不付出点代价的。这笔账,必须得好好算!

“哪里来的登徒子,还不快快出去,这里可是谢府后院,岂容你放肆!”却是云珰出声了,她见那风流公子哥儿一派轻佻,一看就不是好人,小姐岂能和这种人搭话,没得跌份儿!

程恭瞥了眼呵斥他的小丫鬟,倒也清秀可人,复又将眼光投向谢安娘,继续撩拨道:“堂堂禹州城谢家,就是这等教养,客人问话,主人家闻而不理,由着丫鬟抢话呛声,倒也算是开了眼界,你说是不是,谢二小姐!”这后面四个字,咬的格外重。

这话中的挑衅意味十足,让云珰不由急红了脸。她自是知道这样贸然出声不妥当,可这人明晃晃的冲着小姐而来,她自然是得出声维护。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见谢安娘朝她轻微摇了摇头。

“小女子竟不知,还有这等不请自来,擅自闯入主人家后院,而不知理亏的人,这位公子,你可曾见过这等人!”谢安娘反问着,紧捏手中的杏花枝条。

这个登徒子,一身穿着不凡,既然已经找到了这里,想必是有几分人脉。虽说来者不善,只是在谢府这一亩三分地,倒也不用过于担心!

“这是你见识太少了!”程恭很是厚颜无耻的接下话,随即又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本公子姓程,可不叫这位公子!”

他就喜欢看谢安娘身上那股子狠劲,够有个性。现在见她始终保持着一副平静的面孔,端的一派大家闺秀的气质,只觉得心里痒痒的,越发想要撩拨人。

谢安娘闻言,忍不住打量了一眼这人,一张瓷白的脸孔在阳光下,纤毫毕现,这脸皮也不厚呀!

她不欲多做纠缠,见迎面正好走来两位小丫鬟,便随意找了个由头,吩咐道:“这位公子出来不甚迷路了,想要如厕,你们带他去前院吧!”

说完,便直接挑了另一条小道,施施然离去。

云珰则是愤愤地瞪了一眼那程姓的登徒子,才跟在谢安娘身后走了。

程恭见状,还想追上去再调戏两句,怎奈动作过急,一不下心就扯到了腰上的伤处,一阵龇牙咧嘴的,待疼痛缓过去,谢安娘主仆俩早已不见了踪影。

他折扇一收,摸了摸鼻子,对着两个小丫鬟命令着,“带路吧!”这也能知道,这女人,真是神了!

其实,他确实是出来如厕的,没想到,绕着绕着就迷了路,在园子里转悠了老半天,看到两个人影款款而来,便想前去抓个人问个路,岂料,走近了一看,竟是那个拿簪子威胁过他的女人。

按理说,他是不会现身这小小商人举办的生日宴的,不过,他派人拿着画像,去打听那两个让他吃了瘪的人,发现小美人就是谢府的二小姐,所以就顺势来了。可惜那冷美人还没打探到消息!

他有所不知的是,晏祁因着情况特殊,甚少在禹州城中现身,自然是难以探听,可谢安娘不同,她虽说也很少出来走动,可作为谢府的二小姐,来过谢府的一些人还是认识她的。

程恭深深的望了眼,谢安娘身影消息的那条小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自己被簪子抵着,跪下的那一幕,眼睛眯了眯,谢安娘是吧,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