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收官之笔

温森特一行人在飞行到百里之外便下了直升机,钻进了一辆普通的小轿车。不过这可是一辆经过改装的车,它的外型就是一辆普通的本田,可是内部却是顶级赛车的装配。

这样的车一共有三辆,早就停放在那里等候。待人上车之后,车尾冒出一股青烟,绝尘而去。

到这个时候,温森特的任务就只差最后一步了,那就是把王丽菲和胖子交到奥林里夫的手中。按照之前的安排,奥林里夫会在离这里三百公里的一个港口等待,那里有一艘外籍客轮,只要王丽菲和胖子上了客轮,他的任务就算全部完成。

此时正在港口等待的奥林里夫,心情也十分激动。刚才他已接到了温森特的电话,电话里,温森特用密语向他汇报了战斗结果。一想到自己将成为国家英雄,奥林里夫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他不停地看着手表,希望时间过得更快一点。不过时间还是一分一秒平静地跳动着,这让他有些焦急起来。

按照那三辆车的速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在两个小时后到达,可万一出现意外呢?

奥林里夫赶紧掐断自己的这个想法,怎么可能出意外呢,因为除了那三辆车之外,沿途至少还有三十多辆车,这些车全都停在路边,为的就是在出现意外的时候进行增援,或者制造几起车祸,引开华夏的注意力。所以奥林里夫相信,在如此精心的安排之下,温森特是绝对不会出现意外的。

可是,就在他自信满满的时候,温森特这边真的出了意外。

温森特离成功只差最后一点,心情十分激动,所以他命令司机全速前进。要和道这可是赛车的配备,一旦全速前进,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司机还算是聪明,嘴上没有反对,但是在操作的时候,也仅仅只是比其它车辆稍快一点而已。因为他知道,如果开得太快,那是非常容易被人发现的。

这个时候,张峰已经登上了直升机,沿着地面高速公路扫视而来。他从一开始就认为,空中虽然快捷,但是其实目标十分明显,因为一旦开启军用雷达,那么它将无处遁形。而对方冲着王丽菲来,背景一定不简单,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所以他断定对方一定是先用直升机将人带离原始森林,然后再改用普通的小车将其偷运到秘密据点,再设法将其带到境外。

为些,张峰在第一时间通知了猎人公会,让他们出面,调出了附近军用雷达的记录,结果查出一辆小型飞机向东南方向飞出数百里之后,降落在离高速公路不远的地方。

根据这一情况,张峰立即判断出温森特是从这个方向逃走的,于是便驾驶着那辆专用的小型直升机追了过来。

可是,高速公路上车流不息,到底哪一辆才是呢?

张峰将飞机开得很低,离地面最多只有三十多米,吓得莫晓丽和杨顶天直叫。可是飞得太高就无法仔细观察到地面的车辆情况。

这时,莫晓丽突然道:“好奇怪,怎么高速公路边上还停这么多车?”

原来,她一路过来,发现路边的紧急停车位上几乎全停满了车,这可是非常少见的。

张峰一听,也觉得这事一定有蹊跷之处,于是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果然如此,并且他还发现,这些车面向公路的车窗全都是打开的,很明显是为了便于观察外面的情况。

有了这一个发现,张峰立即想出了办法,他不再埋头于地面的情况,而是直接开足马力,将直升机向前飞去,大约飞出一百多里之后,这才放慢了速度,然后停留在半空之中,让莫晓丽用望远镜紧紧地盯着紧急停车位的车辆。

通过高倍望远镜,莫晓丽能够清楚地看到车内人的情况,只见一个亚洲籍男子坐在车窗边,眼睛紧紧瞄着路面,还不时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直升机,神情似乎有点紧张。

突然,这种男子拿出手机,说出几句话,又放了下去,跟着便把头一偏,点燃了一根烟,一付如释重负的样子。

莫晓丽大叫道:“峰哥,你猜得真准,这家伙现在不看路面了。”

张峰一直都盯着路面呢,他早就看到有几辆车的速度比正常的要快一点,当听到莫晓丽的话之后,立即就将目标锁定在那几辆车上。

与此同时,温森特也看到了天上的直升机,他的心里突然有一股不好的兆头,这直升机怎么看着这样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张峰一边用电话通知了猎人公会,让他们通知相关部门,在前面的高速公路设卡,自己则将机头一沉,快速追了上去,然后在距离温森特车辆两百米的前面降落了下来。

当温森特看到张峰三人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时候,他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于是狠狠咒骂了一句,把枪拿在了手中。

张峰通过高倍望远镜,已经透过前车窗看到了温森特,他毫不犹豫地端起高射程、高精度狙击步枪,对准了车胎。同时对杨顶天道:“你左我右,数到三的时候,同时射击。”

原来,温森特的车处在高速行驶之中,如果只射一个轮胎,那么必定会造成翻车,这就有可能伤害到车内的王丽菲,但是两只轮胎同时被射,就会形成一个平衡,到时车只会向前滑行,但是却不会偏倒。

只听一声枪响,两颗子弹划破空气,对直射进了两只轮胎之中。那辆车立即车头一沉,向前冲了过来,一百米的距离很快就过去了,车速缓缓降了下来。此时,张峰三人离车只有数十米的距离。

由于车是减速,所以车上的人并没有受伤,所以三人立即猫着腰逼上前去,这时从车内突然射出一串子弹,打在了三人附近。张峰立即一个侧翻,躲到了路边的地沟之中,然后在地沟的掩护之下,又向前推进了十数米。

“温森特,你还是缴械投降吧,这里是华夏,你走不出去的。”张峰开始进行心理攻势。

其实不用他说,温森特也知道这一次自己无论如何是闯不过去的,不过他生性凶狠,就是死也要亡命一搏。

他将枪架在王丽菲的头上,大咧咧地走出车来,躲在王丽菲的身后,大声叫道:“你们开枪啊,开枪啊,哈哈哈,老子就是死也要这个女人垫背!”

三人不敢轻举妄动,这时旁边接应的车辆开了过来,温森特押着王丽菲上了车,另一人又将胖子也押了过去。

不过胖子这家伙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别看他平时窝囊没用,但是在关键时刻,那就不一样了。当他一看到张峰他们出现,就立即猜到温森特会有鱼死网破的想法,所以知道如果现在自己不能脱身,那么最后必定会成为温森特的殉葬品。

所以就在对方压着他的头向车里按的时候,他突然用力向后一撞。胖子体重接近三百斤,这一撞的力量可不小,立即把那人撞倒在地。胖子此时的动作竟然比猴子还要灵活,只一眨眼,他就跑到了刚才那辆坏车的外侧,这样就让对方无法射击到他。

同时,他还对着张峰等人大叫道:“快开枪,快开枪。”

话音刚落,杨顶天手中的枪响了,那名司机刚刚站起来,便再次栽倒在地。

温森特狠狠骂了一句,然后冲着司机大叫道:“冲过去!”

司机一踩油门,车如离弦之箭向前奔去。

张峰知道自己不能开枪,但是眼看着王丽菲就这样被人带走,他的心里的确非常难受。

当车辆从他面前快速驶过的时候,突然一张脸出现在车窗上面,那是王丽菲的脸!

一双美丽但却可怜无助的眼睛,看着张峰,那眼神就跟她从前要求张峰结束她生命时一模一样,充满了哀求。

张峰知道,如果王丽菲被带走,到时她一定会接受想像不到的折磨,最终她可能会因为求生而说出配方的秘密,可是那样她又会在极其痛苦的自责中过完一生。这岂不比死了更加难受?

在那一瞬间,张峰终于明白王丽菲的想法,知道她是对的,而自己错了。

张峰条件反射的抬起了手,单手举起了狙击步枪,一颗子弹呼啸着从枪管射出,笔直地射进了车内。

正在急速行驶的车辆突然开始出现扭曲,在公路上歪歪倒倒前进了三十多米后,然后向左前方翻滚出去……

数年之后,张峰靠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

这时,突然一个女高音尖叫起来:“张峰,你又偷懒,快去洗尿布!一会儿小欣的干妈来了,臭哄哄的像什么话?”

张峰无奈地睁开双眼,对着女高音的主人道:“小丽,你没看我昨天晚上一夜没合眼吗,就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莫晓丽瞪着双眼道:“那你有没有看到我生孩子的时候有多辛苦?你们男人啊,一点都不体谅女人,真是嫁错了人啊!我的命怎么这样苦啊!”

听着莫晓丽的抱怨,张峰立即从沙发上面蹦了起来:“姑奶奶,别叫了,我去还不行吗。”

莫晓丽立即换上一付笑脸,在张峰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听话,尿布洗完了我有奖励。”

张峰看了看她那依旧如少女时丰满有致的身材,心里暗道:“如果早在三年前,你说这话还差不多,现在嘛,也还过得去了。”

“你在想什么?”莫晓丽还是像从前那样多疑。

“没有什么啦,你刚才不是说小欣的干妈要过来吗,她什么时候到?”

这时门铃响了,莫晓丽喜滋滋地跑了过去。

一个美丽的女子站在门前,冲着莫晓丽道:“小丽,想我了吧。”

莫晓丽亲热地拉着女子的手,说道:“丽菲姐,正说着你呢,你就来了。”

原来,三年前,张峰在高速公路射出的那一枪,并没有射中王丽菲,而是一枪二鸟,将温森特和司机的头一枪打爆。这种枪法是张峰的绝技,刚好当时的距离较近,所以他有十拿九稳的把握。而王丽菲在车翻之后,只受到了一点轻伤,治疗了一个星期之后全无大碍了。

后为,华夏便对处宣称,王丽菲死于这场车祸。而当时奥林里夫安排的人也亲眼目睹了这些车祸,相信她已死亡。于是王丽菲终于得到了完全的解脱,开始了另一段人生,现在她被安排在华夏某科研单位工作,已经成为了某个项目的负责人。

王丽菲看了张峰一眼道:“你可要把他看紧了,别让他想着别的女人,到时我再教你两招,保证让这小子服服帖帖……”

张峰正想凑近听清楚一点,莫晓丽一回头,冲着他大叫道:“干什么,女人说话,大男人偷听什么?快去洗尿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