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萧潜见到鬼老手指连点,一个个黑衣人相继爆成一团血雾,有的发出渗人的惨叫,有的连惨叫都还来不及发出就交代了,眼看没有几个就会到自己,萧潜隐藏在面具下唰白的脸上冷汗狂冒。章节更新最快

到了这时,萧潜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反而冷静了下来,这种冷静让他都感觉有些愕然,看着些神秘人的打算,应该是准备进入假山里面,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看他们去而复返的重视程度,萧潜觉得里面的东西肯定不一般。

想到这里,他突然灵光一动,一下便有了决断,一咬牙,他直接就大叫出声:“住手,我知道怎么进去。”

说着,萧潜抬头看向鬼老,果然,鬼老抬起的手直接顿了顿,最后还是没有继续指出:“小子,忍不住了?说吧,什么办法。”

鬼老好似早就知道萧潜会主动跳出来一般,没有半点惊讶之意。

“先让我恢复行动,不然我说了也没用,这必须得我来。”萧潜见对方如此,也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于是也不客气,直接说道。

“呵呵,小子,你觉得老夫会相信你说的?”鬼老呵呵一笑,并没有解除萧潜身上束缚的打算。

“因为我是萧啸天唯一的儿子。”萧潜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萧啸天的儿子不是死了吗?”鬼老显然被萧潜这句话怔住了,就连中年男子以及他旁边的魔影身体都是一颤。

“哼,小子,你说你是你就是,老夫凭什么相信你。”鬼老故作镇定的冷哼一声,眼中精光爆射。

“相不相信是你们的事,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我一个凝元境的蝼蚁在你们眼皮底下动手脚吗?”萧潜反唇相讥,一副鄙视的模样,不过心里已是掀起了滔天巨浪,这伙人果然与自己父亲有瓜葛,搞不好六年前的惨剧就是他们一手导演的。

“谅你也整不出什么花样来。”鬼老没有多说,直接一挥手,还真的解开了萧潜身上的束缚。

萧潜感觉身体又恢复了正常,心下大喜,不过没有丝毫表露出来,活动了下身体,暗暗运转一遍体内元力,感觉没有丝毫阻碍,稍稍缓了口气,只要修为没有被禁锢,那就好办了。

指了指假山,萧潜说道:“想必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就是在逼迫我自己出来吧?”

鬼老没有说话,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萧潜笑了下,见鬼老有些不耐烦,于是也不废话,继续说道:“这座假山是这里整个禁制的核心,围绕着这里还有十八出辅助禁制,要想破这个禁制其实也不难。”

说着萧潜故意围绕着假山转圈待走到一处时,身子停了下来,然后豁然转身,抬手一指夜空,“这是按照八卦星象布置的禁制,你们看那里,是否有一颗星辰最亮?”

听萧潜说得有模有样,众人忍不住顺着萧潜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那处天空是有一颗星辰比其它的都要明亮。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萧潜一边向假山靠近,一边说道,他移动的方向,那里有一个三尺见方的空洞。

“小子,你废话有些多了吧?我们要的是破掉禁制。”鬼老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要我破掉这个禁制也行,你们要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是什么?”说着,萧潜不动声色的用手触碰了下禁制,感觉果然如自己猜想的一样。

“呵呵,小子,你难道不知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的要好得多?乖乖的破掉禁制,老夫可以做主保你一命。”鬼老笑着说道。

萧潜当然不信他说的是真的,什么保自己一命,说得倒是轻松,到时卸磨杀驴有的是借口,萧潜也冷笑一声:“呵呵,既然如此,那在下只好说声对不起了。”

说着,萧潜双手一摊,直接就背过身去,不再与鬼老对视。

“很好,难道你就不怕死?”鬼老语气瞬间变冷,一下释放出自己身上的威压。

萧潜脚一软,差一点就要跪下,“娘的,这老家伙究竟什么修为,就算在宗主面前都没有这种感觉。”

暗骂一声,他硬是咬牙坚持着,就算双腿都在打颤,终究还是没有跪下去。萧潜暗惊,其实他不知道鬼老比他还要惊讶,只有鬼老自己知道,自己八成的威压,就算是化元境巅峰的人都扛不住,没想到这小子只有区区凝元境八重天,居然就这么抗下来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连个凝元境的蝼蚁都制服不了,这反而让鬼老觉得有些丢人,于是,便苦了萧潜了。

感觉到丢脸,鬼老突然又多加了一层威压,萧潜浑身骨头开始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直痛的面具下的脸都扭曲,汗水更是唰唰的流了下来。

咚!终于,他还是没有坚持住,单膝跪了下来。

“慢着。”感觉威压越来越重,连呼吸都开始困难,看来想要从这群人的口中套出什么来,完全没有可能,萧潜不得不改变从策略。

“哦?答应了吗?”鬼老戏谑的看着萧潜,看来这小子骨头还是没有想象中的硬嘛!

“在破禁制前你们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们与家父适合关系?”萧潜还是不死心,心想着个问题因该不是很重要吧?

“朋友。”这是站在不远处的中年男子说的,他声音很平静,不过就算他掩饰得再好,萧潜还是从中扑捉到了一丝端倪,也不点破,能知道的已经知道,其他的再问想必对方也不会透露半点,看来只有以后再做计较了。

“好吧,这也算是回答了,接下来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老夫可以理解成你是在拖延时间吗?”萧潜一句话还未说完,就直接被鬼老不耐烦的打断。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就是我破禁制用的是家传手法,我不想外人看见,麻烦各位转身回避一下,就这小小的要求而已。”萧潜弱弱的说道,说得还跟真的一样。

“依他。”中年男子又是简单的两个字,随即其他人只好一眼转身,鬼老看了萧潜一眼,恨恨的也转过身去,在他看来,这小子只要在自己百丈之内,量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对于一个强者来说,这是他们的自信,毕竟到了鬼老这种修为,神识可以外放,几乎囊括了百丈范围,有什么风吹草动,绝不会逃过他的感知。

可是这一次,他们这些强者注定会失败,萧潜装模作样的双手放在禁制上摩挲了半天,然后趁众人没有转身之际,身上肌肉紧缩,浑身元力涌动,快速的一个纵身,身体直接穿过禁制,没入假山的空洞中。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没有了萧潜的踪影。

“小混蛋。”鬼老最先反应过来,不过已经迟了,当他飞射到萧潜消失之处,哪还有萧潜的踪影,气的直接一掌打在禁制上,不过确实被禁制反震得倒退了几步。

“这小子肯定是萧啸天的儿子,不要让他逃了,走,到落剑门外围拦截。”中年男子没有过来,他也没有想到萧潜会在自己眼皮底下逃掉,最主要的是,他没有想过,这小子居然能自由的出入这禁制。

鬼老等人也没有问为什么要到落剑门外围拦截,但是都听从中年男子的话,只是几息的功夫,这里便走的一个不剩,演武场一下便变得安静下来。

假山空洞中,萧潜并没有走远,因为这处假山并没有多深,但是他却不敢出来,他不知道这些神秘人是否真的离去,要是他又派人在这里盯住,那一旦自己被发现,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白忙活了。

“这里没有其他通道啊,怎么这些神秘人对这里如此的重视?”这座假山,就是六年前前身藏身之处,这里他无比熟悉,因为小时候也喜欢在这里玩耍,里面有什么通道他不可能不知道。

“除非!”萧潜想到了一个问题,萧啸天之所以在这里设置这么一个禁制,有可能是为了掩饰什么,或者又是只有自己才能知道的秘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这么轻松就进入这里。

“到底是什么呢?”萧潜在洞内摸索了半天,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空洞虽然很黑,但是萧潜凭借修炼者过人的目力,几乎就是视同白昼。

里面的洞壁很平整,用手摸上去感觉平滑无比,这不像是人工堆砌出来的,但是萧潜知道,在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都不能用常理去揣度,既然肉眼无法看出异样,那么,就用元力去感受一番。

想到这里,萧潜手掌轻轻抵在一面洞壁上,体内元力转动,缓缓的输出,一种属性元力输入没有起到变化,萧潜又转换另外一种元力输入。

“咦?”就在萧潜将体内元力转换成水属性的时候,突然轻咦了一声,洞壁果真产生了反应。

只见一圈圈如水波的涟漪在洞壁荡漾开来,就连脚下都有出现,这诡异的一幕没有持续多久,就在萧潜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他只感觉身体一轻,脑袋即刻就出现了一阵眩晕。

这一次,萧潜没有昏厥,他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来到了一处黑暗的空间,这里漆黑一片,就算萧潜目能夜视,过了许久,看到的依旧是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