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三问长老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你们既然存心杀我,那便动手吧。-乐-文-小-说-www--com”萧潜没问这些人是受何人指使,到了这时,一切都显得那么不重要了。

九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知道,既然已经得罪了萧潜,如果今天杀不了他,往后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拿萧潜如今的表现来看,晋升核心也是铁定的事情了。

“希望你死了之后不要怪我等。”九人中一个凝元境九重天的少年轻声的开口,然后大喝一声“杀”,九人同时出手,各种体质属性浮现。

萧潜就那么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他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在九人动手的时候,萧潜便又感受到了那种被禁锢的感觉,不过这一次他有了准备,身上淡淡的溢出一丝寂灭的气息,瞬间,那种禁锢的感觉就不在了。

“有用?”萧潜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还真被他整对了,这是他在接受的那一段记忆中找到的应对方法,寂灭,可破一切禁制,禁锢也是禁制的一种。

如今寂灭空间已经与他的丹田融为一体,虽然丹田不能存在元力,但是修炼时吸收的元气都化为了寂灭之气,如今他只要想,随时就可以调动寂灭之气攻击敌人,寂灭之气的利害就连罗天那老家伙都惧怕,可想而知它的利害。

如今萧潜只是调动了一丝寂灭之气出体外,就将这种禁锢破解,萧潜半点都没有表露出来,他要给这些人一个惊喜。

攻击瞬间临近,眼看九人的攻击又将如上次一样,将萧潜淹没,看台上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在这时,萧潜动了。

在看台上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在九人惊骇的表情下,萧潜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金色残影,瞬间来到一个凝元境八重天的少年面前,出拳转身,毫不拖泥带水,当第二个凝元境八重天的少年被拳头击中,先前那人才惨叫一声,捂着胸口一口鲜血狂喷,整个人如被火车头装上,飞下了战台。

萧潜没有半点怜悯,在《鬼影迷踪》恐怖的身法配合下,如入无人之境,不断有人中招,都是同一个位置,一分钟不到,已有五个人被轰落战台,无一例外,都是重伤。

剩下的四人大惊,开始慌乱的后退,“怎么可能?禁锢宝器居然没用?”

看着萧潜快如鬼魅的身法,其中一个少年望着手中不断催动的宝器,眼里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残影消失,萧潜冷冷的看着已经如惊弓之鸟的几人,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脚步一塌,战台都跟着抖动了下,现在是大比,他们可以做出杀人的举动,但是萧潜不能,因为他们没能杀掉萧潜,如果他真的杀了他们,那他的罪名就落实了,有心人绝对会动用一切置他于死地。

拳芒覆盖着整个拳头,虽然不能杀人,但是必要的教训绝对不能少下,砰,其中个九重天的少年想到抵挡,但是他惊骇的发现,萧潜一拳直接就将他凡级上品的宝器轰成了碎块,一股万钧巨力透过胸膛传入体内。

“哇。”鲜血翻涌,那少年依旧如前面的人一样,被轰下战台,一拳,依旧是一拳,就算是凝元境九重天都是如此,看着那少年不敢的落下站台,最后三人彻底蒙了,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看着萧潜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向自己,手握禁锢宝器的那名凝元境九重天的少年脸色煞白,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不,不要,我自己下去。”

“人可以走,手里的东西留下。”萧潜冷冷的说了一句。

“给你。”那少年早就被萧潜吓傻了,想都不想,直接就将手中禁锢宝器丢向萧潜,萧潜冷哼一声,那少年再也承受不住萧潜的威势,直接哇的一下,飞身跳下战台,萧潜见此,没有追击,目光又放在最后两人身上,脚步向他们走去。

两人对视一眼,最后那名凝元境八重天的少年一咬牙,直接就奔到战台,如之前那少年一样,跳下战台,萧潜看都没看那人一眼,目光落在最后一人身上。

“你要干什么,现在这里就剩我们两人,这一轮结束了。”最后那人是凝元境九重天,此时看到萧潜的举动,他不由心下慌乱,这家伙是疯了吗,宗门规矩每个战台要有两人晋级,难道他敢放肆?

不光是这少年不知所措,就连看台上的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好家伙,宗门这么多届大比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做,这完全就是藐视宗门的规矩啊,他敢吗?

萧潜没有回答,他直接用行动给了对方以及众人一个答案。

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在那名少年的惊骇下,萧潜直接欺身而上,抬起一脚,直接将那少年提下了战台,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连主席台上的执事长老都来不及阻止。

“什么?他真的做了?”惊叫声此起彼伏,全场哗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真正的找死啊。

一时间,场面出现了短暂的停顿,随即看台下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了主席台,不知道宗门高层对这件事会如何处理。

“放肆,视宗门规矩于无物,拟罪当诛。”一道喝声响起,主席台上一道身影电射而出,如大鹏掠空,闪电般的扑向萧潜,人还未到,一道火焰剑气已经发出,直劈萧潜。

“这是?”变故来得太快,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潜意识的认为是宗门高层对此事不满,出手教训一下就行了,没想到一出手就是欲要诛杀萧潜。

整个演武场一片死寂,连呼吸都能听得清楚,看到萧潜即将丧生剑下,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摇头叹息。

“小师弟小心……”雪薇与周雪也看见了从天空劈下的一剑,两女大惊,不顾一切的向战台扑去,口中还连连惊呼。

萧潜脸色惨白,感觉如死亡在逼近,这是他不可抗拒的杀招,完全连抵抗力都没有,此时他一颗心真正的冰凉下来,他已经看清出手的人是谁,可是到了这时,宗门高层居然没有一个人出声制止。

满脸冷汗流出,冷静,冷静,看着剑芒临近,他心中不停的叫自己冷静,神识外放到极致,躲不过,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躲,就算修炼了《鬼影迷踪》都一样躲不过这一剑。

“住手。”终于,在剑芒就要将萧潜劈成两半的时候,主席台上响起了赵闫博的声音。

“轰。”剑芒从萧潜耳边劈下,整个战台轰的一声,直接被劈成两半,望着已经报废的战台,萧潜浑身如坠冰窖,冷汗湿透了衣衫,要是这一剑在偏移一些,自己肯定就如这战台一样,一剑两半,这是多么恐怖的一剑?

震惊过后,萧潜便是无边的愤怒,眼睛通红的看着已经降临在战台上的始作俑者,这是一个紫衫青年,手中一柄泛着火光的长剑还未归鞘,萧潜认出了对方,落剑门第一真传弟子真鹏。

看着萧潜望向自己的愤怒眼神,真鹏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而是不解的转身望向主席台,那里赵闫博已经站了起来。

“回来吧。”看了一眼真鹏,赵闫博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没有说其它。

真鹏愣了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脚下一踏,身体凌空飞向主席台。

“怎么回事,就这么结束了吗?”看台上一众弟子不敢出声,但是心里都在猜测。

真鹏回到主席台,萧潜只感觉压力顿消,自觉浑身一软,几乎就要脱力跪倒在地,这时,身后突然伸出一双皓腕,直接接住萧潜的身体,使其没有跪下,萧潜转头感激的看了一眼对方,这时周雪赶到了。

“臭小子,你没事吧?”雪薇也赶到了,直接就不顾形象的在萧潜身上摸索,想看看有没有受伤。

“没事。”萧潜略微呼吸了几口气,调整了下,然后将身体站得笔直,目光平静的看着主席台的方向,他知道,这事情还没有完。

果然,门主赵闫博看了一眼执事长老,然后就坐回原位,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执事长老来执行,执事长老来到主席台边缘,远远的看着萧潜:“无视宗门大比规矩,萧潜,你可知罪?”

萧潜眼里冷光闪过,大声问道:“敢问长老,弟子何罪之有?”

“嗯?”执事长老眉毛一挑,说道:“大比上的规矩是几千年前就定下了的,一直以来还没有人触犯过,第二轮淘汰赛,每个战台有两名弟子晋级,然而你却将对方轰下战台,这已经触犯了宗门历来的规矩,你可知道?”

“暂且不提我是否有罪,我再问长老,之前我上战台,比赛开始,九人同时联手对弟子出手,而且其中有人还有禁锢宝器,要不是弟子体质有几分特殊,早就死在这里,那个时候,你们本可以阻止,可是你们却没有出声,难道他们欲杀弟子,是你们默许的吗?这难道又不算违反宗门规矩?”

萧潜一句话掷地有声,说得不卑不亢,“既然是宗门大比,弟子认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毕竟是同门直接的印证切磋,犯不着将仇恨拉到战台上,他们都想要弟子的命了,难道弟子还要让他们晋级,在今后的大比上再来联手对付弟子吗?”

一席话,萧潜说得字字诛心,但却决口不提刚才真鹏出手的事情,他知道,如今他还没有资格问罪与真传弟子,这就是现实,除非他现在有藐视真传的实力,要不然,他就只能闭嘴隐忍。

身后两女听到萧潜的话,眼里尽是愤怒,在他们看来,这些人实在是欺人太甚,然而萧潜依旧很冷静,见执事长老为开口,萧潜又继续说道:

“弟子最后问长老,宗门大比,讲究公平、公正、严明,那么,是否也应该限制弟子们使用强*宝作弊,难道使用禁锢宝器就是宗门允许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