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淡蓝色的光芒之中,一个蓝衣女子,长发从后背垂下,如同是瀑布一般光滑,肌肤似雪,吹弹可破。

身形婀娜,单单是背影都令人感到惊艳。

缓缓转过头来,长相更是绝代芳华,倾国倾城。

她右手挺着一把淡蓝色的细剑,目光淡然,彷如任何的风浪都击不起她的兴趣一般。

“呼!”

十几万的弟子同时窒息了一般,久久地凝视着这个如同是仙女下凡一般女子。

“依旧是倾国倾城!”

南宫望嫉妒的目光看着女子。

“师妹的修为没想到又是精进一层了!就连我的雷遁都能够冰封起来了!”

雷震双目中带着毫不掩饰地钦慕之意。

此女子便是三大神武弟子之中的最强弟子,莫兰雪,听着不过是一个娇娇女的名字,但在大陆的武者之中更是有着‘纳兰血’的绰号。

只因为,死在她的剑下的武者,不计其数。

此剑名为‘血天剑’,乃是当时神武门的天王武神在极北之地诛杀九域天龙,抽其血筋锻造而成。

但此剑变成红色的时候,龙吟之声响彻九天,乃是神武门最为厉害的宝剑。

血天剑一出,漫天血雨滴落而下,在血雨之中,站立着一个撑着蓝色油纸伞的女子,便是莫兰雪。

莫兰雪的目光向着远处的看了看,冰封了一般的眸子内,没有任何的波澜。

那种高高在上的,如同是冰雪女皇一般的神情,彷如是在注视着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洞一般。

“没想到神武门三大神武弟子都出现了。

这可是少有的场面。

尤其是那个纳兰血,听闻最近在修炼,血域九剑,竟然为此出现,当真是难以理解。”

不远处的几个长老在窃窃私语着。

“毕竟是神武刑法五雷轰不过去。”

一个长老口中说道。

“好了,今日,此子乃是炼药堂的不记名弟子,李浩天。

因杀害同门师兄,戒律堂的大师兄陈炳天。

今日在此受到五雷轰顶之刑法。”

大长老的声音响彻在了整个练功场之上。

听到五雷轰顶的刑法,弟子们一个个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

随即,天空之上的行刑架在几个弟子的推动下,缓缓的移动了起来。

一声声啪啪啪的玄铁声响之后,行刑架上的那个玄铁罩子落下来。

五花大绑起来,硬生生的塞入到罩子内。

罩子将刘毅四肢牢牢地束缚了起来,动弹不得。

冰凉的玄铁透过麻衣刺透了肌肤,如同是冰凉的刺一般的,刺入到肌肤之中。

感受着这股寒意,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太阳。

“咔咔咔咔!”

行刑架在弟子的移动下,向着天空缓缓的升了起来,直到距离地面几十丈的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雷遁刑法弟子!”

大长老大吼一声。

五个膀大腰圆的修炼雷遁武魂的弟子上前来。

这些弟子乃是戒律堂内的行刑弟子,所修炼的是雷遁武魂。

其雷遁之强,诛杀一个内门弟子都是轻轻松松的。

五个弟子面对着的正前方,排列成为了一个三角形,端坐下来,全身一条条的雷蛇显现出来。

“哼,什么雷遁武者,这般的修也敢出来显眼!”

雷震语气相当的不爽,目光斜着看了看身边的莫兰雪。

“你懂什么?

此三角阵法乃是雷遁之中的穿刺之阵,对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不记名弟子而已。

竟然出动了穿刺之阵。

简直就是惋惜,令人惋惜。”

南宫望静静地说道。

“哼!惋惜什么?

!既然敢杀了同门的师兄,这般的刑法真实便宜了他了。

如果是我的话,定然让他魂飞魄散!”

雷震冷哼一声。

“惋惜什么?

这般的大好年华,长相也是不错,这般的眸子在神武弟子之中,也是罕见的。

真是惋惜了这一双眸子了,早知道,刚才应该挖出来才是!”

南宫望自顾自地说道。

雷震一听,两人并非在说一处,冷冷的瞄了一眼南宫望,不再言语。

“准备行刑!”

大长老口中大喝一声,高举着右手。

收到了他的信号的五个雷遁武者口中齐齐地大喝一声,全身原本如同是草叶一般的小小雷蛇赫然之间变得粗壮起来,足有手指头粗细。

“慢着!”

远处传来一声这般的声音,众人目光齐齐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老者稳步地走了过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神武门炼药堂的堂主,不过这个身份不过是障眼法罢了,实则乃是曾经的冥王武神座下的北护法,天医李龙。

“炼药堂堂主有何话要说?

等待刑法之后,再来说明!”

大长老口中冷冷的说道。

“各位长老大人,此人乃是我炼药堂的不记名弟子。

今日我前来,乃是询问一声,这神武门的刑法规矩是否未变?”

李龙一字一顿地问道。

大长老和其它长老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神,似乎还未反应过来。

“如果刑法之后,是否能够抵消之前的所犯下的诛杀同门之罪?”

李龙依旧用平缓的语气问道。

几个长老这才反应了过来。

在神武门之中,五雷轰顶的刑法,只要受刑弟子在刑法之下,能够活下来的话,那么之前的所犯的任何的门规都一并抵消。

也就是说,只要活下来,那么他依旧是神武门的弟子。

“没错!只要他能够从五雷轰顶之刑法之下,活下来,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大长老沉声说道,心中却是有些翻起了嘀咕。

看炼药堂堂主的样子,似乎此人能够在五雷轰顶之下存活,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神武门的五雷轰是一个小小的不记名弟子,便是一个内门弟子,在此刑法之下,便会灰飞烟灭。

“哈哈哈~有趣,竟然想到能够活下来?

如果今日,他活下来,我便拜他为师!”

南宫望口中哈哈大笑道。

伫立着的莫兰雪眼波流转,依旧用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口中静静道:“南宫望此话当真?”

南宫望被突然开口的莫兰雪问的微微是一愣,他没有想到之前从来是不多说废话的纳兰雪会这般的开口,挑了挑妖异的眼睛,道:“怎么?

难道莫兰师妹认为此人能够在五雷轰顶下活下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