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不知为何,从早上开始,京北市的天空,便被一团乌云笼罩着。

狂风呼啸,沙尘漫天。原本的白天,却变得像是黑夜一般。

不过,京北市的人民在稍作适应后,便也明白了,这就是可怕而又恐怖的雾霾!

正好是周末,大街上除了疾驰而过的车辆,鲜有人出门。就算有人,也都是带着防毒面罩。

而此时,一座知名的五星级酒店外,一群人黑压压的铺满了东南西北四条大道。

看这人数,少说得有两三千人。

这是韩家的大军,率领这些人的正是韩雷霆,韩苍与韩鹰,以及韩家走狗们几十名男儿。另外那些人,便是所谓的御林军了。

一天不杀光韩家主脉的人,这一天迟早都会再来。

因为,韩家主脉的人,就是打不死的蟑螂。哪怕只剩下一口气在,也会东山再起。

这就是韩雷霆最怕的地方,也是让他最憎恨的一点。

所以,早在韩雷霆谋权篡位,执掌韩家之后,他便费尽心思。从武林中广招身怀绝技的高手,组成了御林军。

御林军的使命,便是等待这一天。

只是让韩雷霆有些没想到的是,韩家主脉的余孽,竟然与龙刺扯上了关系。更另他感到愤恨的是,平日里对他唯听适从的八大家族,竟然也齐聚京北市,助韩家余孽一臂之力。

说实话,韩雷霆心里真的没谱。

毕竟他的这些御林军,与恐怖的龙刺,根本没法比较。

不过,他有另外一个筹码。如果大势已于,他利用这个筹码,依然能够扳回一局。

当然,这是韩雷霆自己认为。他是否能够如愿以偿,那可就由不得他了。

韩雷霆还知道先下手为强,所以,从昨晚深夜,便召集了御林军,来势汹汹地找到了韩家主脉余孽安营扎寨的地方。

韩雷霆先是派出一群敢死队,去里面探探情况。一队人马百余人,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尸体一个不少的全都被丢了出来。

对于这些敢死队的死,韩雷霆自然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死。

紧接着,韩雷霆命人在这幢酒店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燃起九米多高的烟炉,烧出来的烟雾,全部被送进了这幢大楼里。

这当然不是一般的烟雾,里面含有着剧毒,闻之必死!

让韩雷霆感到纳闷的是,折腾了这么一会子,却也没听到里面有半点动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这是一座空城?

不可能,刚才进去的敢死队,不是全都被杀了么?

里面肯定有人,加大火力,直到将全部的毒烟雾送进去。韩雷霆觉得里面的人,就算没全都挂掉,也总应该弄出点儿动静吧?

可还是没有半点儿动静!

这下,韩雷霆的心里,更加没底了。

他了解韩家主脉,总是会给人一些意想不到的恐怖。难不成这一次,韩家主脉已经提前做好准备,而原本打算先发制人的自己,已经进了对方早已设好的险境里?

韩雷霆迟疑着,要不要撤退。谁想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呼啸而来,韩雷霆原本心里就有气,警察又闲的没事儿来凑热闹。

派出去十几个敢死队,杀无赦!

解决了烦人的警察,韩苍便凑上前,说道:“父亲,兴许韩家主脉的妖孽,已经被毒烟雾毒死了。就算没毒死,也得毒个半死。不如乘胜追击,带着御林军冲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韩雷霆又岂能与韩苍一样,是个鲁莽的年轻人?

所以,韩雷霆并未采纳韩苍的建议,准备再派去敢死队,去里面探探情况。

谁想这时候,人群中一声冷笑:“韩雷霆,陪着你玩了一夜的游戏,老子实在是不耐烦了。多年不见,你这老贼也有没有想我呀?“

声音是从御林军的人群中响起来的,所有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其中一个穿着与御林军同样衣服的人,摘下了帽子。

当韩雷霆等人,看到此人的模样后,脸色大惊。这小子…….他是怎么混进御林军的?

不给韩家支脉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十余名同样穿着御林军衣服的人,纷纷摘下帽子。

韩苍与韩鹰或许不认得那些人,可韩雷霆认识。当他看到这一个个眉发花白的人后,脸色都被吓得苍白,嘴里喃喃着:“这群老妖孽……竟然没死?“

没错,站在人群中的人,正是韩小黑,以及独孤傲天等人。

他们竟然混进了御林军,而且还是这么悄无声息,当真是令人觉得恐怖和后怕。

不过,韩雷霆带来了这么多人马,不可能立马缴械投降。所以,韩雷霆收起方才的慌色,说:“韩小黑,这么多年,你让我找的好苦啊。还有你们这几个老妖孽,老得胳膊腿儿都快断了,不去为自己挖坟,却还来这里凑热闹。难不成你们还想像年轻时候那样,跟着韩青打天下么?可惜,今时不同往日,我韩雷霆才是韩家的掌舵人!“

韩小黑轻笑一声,道:“韩雷霆,死到临头,你却还这样嘴硬,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韩雷霆狂妄地大笑道:“死到临头?我看死到临头的不是我,而是你们吧!你们的龙刺呢,你们的八大家族呢?是不是都被吓跑了?哈哈!就算没被吓跑,也只不过是一滩烂泥。你仔细看看,我的御林军几千人马,想杀你们,易如反掌。今天,我就彻底剿灭了韩家主脉的所有余孽。全体御林军听命,杀!“

虽然韩雷霆知道这些家伙的厉害,但俗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他可是有几千号子人马。就算杀不死这几个妖孽,累也能把他们累死!

原本韩雷霆认为,他一声令下后,带来的御林军便会不顾自己姓名,为他冲锋陷阵。

可是一排排御林军,竟然没有半个人做出回应。

他们就这么站着,动也不动。而站在他们身边的韩家主脉的人,似乎也没被他们当作仇人。

韩雷霆恼怒地再喊道:“给我杀,谁若是贪生怕死,我先杀了他!“

要是换做以前,韩雷霆喊这么一嗓子,必定会有多少人害怕的双腿发软。

可是在今天,就算是站在韩雷霆身边的御林军,也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其中还有一个家伙喊道:“随便你杀,反正你没把我们当人看!“

这一句喊话,立马引来几千人的共鸣。

这可把韩雷霆气的脸红脖子粗,韩苍还想再骂上一句,却被韩雷霆拦住了。眼前这种情况,绝不能再用以前的方式,对待这些御林军。

所以,韩雷霆压着怒火,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说:“你们只要杀了那些人,我韩雷霆保证,绝对会让你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再也无需为别人做事,可否?“

还是刚才那个声音,满是挑衅和轻蔑的味道,说:“可万一我们要是死了呢?你是不是会像丢弃野狗似的,把他们的尸体丢在山野里?就算我们没死,帮你杀了这些人,你也还是会因为我们今日的反抗,而想出变态的法子折磨我们。所以,兄弟们啊,弃暗投明吧,韩家主脉才是咱们应该效劳的!“

这个声音明显在偏袒韩家主脉,一般的御林军当然是没有这个胆量了,喊话的人,自然是韩小黑安排的。

不仅如此,韩小黑早就提醒了御林军。韩家主脉拥有龙刺,还有八大家族相助。而韩家支脉已经是大势已去,该怎么做,让他们自己选择。

这些御林军只是混口饭吃,可不想就此丢了性命。再说平日里,韩雷霆对他们极为的刻薄。韩小黑再开出一些诱人的条件,他们自然也就弃暗投明了。

这也是为何,人命韩雷霆再怎么怒吼,也还是无人听命于他。

“反了,反了,好!“韩雷霆冷哼一声,道:”韩小黑,我觉得你不想看到你韩家主脉的人,全都丢掉性命吧?而他们现在的性命,全都被我握在手里。你若是识相的话,就拿刀子自刎,解决了自己!“

韩小黑没好气地道:“我为何要自刎,为何要自己解决自己?对了,忘了告诉你,蔬园的人也都被我收买了。现在他们正在帮着我几位妈妈,还有我的兄弟姐妹们搬家。“

韩雷霆脸色大惊,他万万没想到韩小黑竟然如此精明。把他的步步为棋,全都追得死死的。

韩雷霆恨得牙根痒痒,大势已去了吗?

韩雷霆心有不甘,当他准备凭一己之力,就算扳不回已败的一局,凭借他自身的实力,或许也可以全身而退。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韩雷霆相信,凭借他在江湖上的人脉,绝对可以东山再起。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只要他还有一口气,绝对会杀回来。

谁想当韩雷霆准备自顾自地撤离时,一股冰凉刺进了他的后背,那是一把剑!

韩雷霆毫无防备,因为站在他身后的人,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当他回头去看时,拿着那把剑的人,就是他的亲生儿子,韩苍!

韩苍恶狠狠地道:“你个老不死的,早就看你不顺眼了。韩家主脉待我们这般好,你却还要恩将仇报,你活着就是一个屈辱!“

韩苍手上用力,锋利的长剑刺穿韩雷霆的身体。

韩雷霆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正想要说话,长剑被韩苍抽出。

随着一道刺眼的鲜红迸溅,韩雷霆无力的倒在地上,几个抽搐后,便一命呜呼了。

而韩雷霆临时之前,还想说什么,却已经没有力气再说出来。

韩雷霆死了?

更可笑的是,韩雷霆还是被他儿子杀死的?

太讽刺了,真不知道韩雷霆临死之前,是怎样的心情。

还有更可笑的,韩雷霆的两个儿子,韩苍和韩鹰走到韩小黑跟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为他们父亲所做的一切而忏悔。并且诚恳的道歉。

这两个小子真不简单,对他们的亲生父,竟然也能下得去手?

独孤傲天想要一刀杀了他们,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可韩小黑却拦住独孤傲天,让人把这两兄弟,安排到了蔬园里。让他们尝试一下,那猪狗不如的苦日子。

而其余的韩家支脉,只要稍微可以原谅的,韩小黑便既往不咎。这也让那些韩家支脉们,全都愧疚不已。

韩家的事情,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韩小黑从未敢想过,事情会这么简单。他曾经想过自己浴血奋战,杀得浑身是血。

他也想过自己倒在战场上,再被对方踩踏。

可是这都没有发生,韩家支脉的叛变,就真的暂告一个段落。

紧接着,一个人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这人便是韩小黑在蔬园里遇到的黑衣人,他竟然就是韩小黑的亲生父亲,韩青。

韩青说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那地方叫沙漠之海,是人间仙境。不过,在三年前便回来了。

得知韩家主脉的遭遇,他并未急着出手。一直潜藏在蔬园里,保护者家人。因为他再等,等他的儿子崛起。

他的儿子,也就是韩小黑,没辜负他的期望。

从宁济市开往京北市的动车停站了,韩小黑带着所有的家人在站门口等着,当花姐带着一群美若天下的女人,以及一群非常龌龊的家伙出现后。

韩小黑眼角含泪地笑着:“父亲,各位妈妈,兄弟姐妹们,这就是我这几年积攒下最宝贵的财富。我的爱情,亲情,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