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你的脸上有光!

上善公司大门紧锁,里里外外空无一人。

今天是星期六,是员工正常休息的日子。林初一并没有提倡所谓的加班文化,在她看来,如果员工勤奋用心,正常的上班时间足够他们完成应有的工作量。如果一边干活一边划水,发个呆看会剧玩几局斗地主,就是把人锁在工位上也不会出任何成果。

林初一只以结果和业绩来衡量一个人的能力,倘若你半个小时就能够完成一整天的工作,其它时间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回去睡大觉都成

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勤奋在天才面前一文不值。

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

但是我们都知道,爱国斯坦能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肯定不是因为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而是因为他有那百分之一的天份。

林初一刷卡开门,对江来解释着说道:“因为公司刚刚成立,所以还没来得及建造修复中心。再说,做一个修复中心得投入不少钱,需要宽敞的空间,需要温控系统、采光系统,需要购买大量的修复机器,我觉得我们公司的业务量暂时还支撑不起来,公司还没开始赚钱呢,能省一点是一点你说是不是,老板?”

“”

“我知道你会有这方面的需要,所以就在你的办公室里添置了一套修复设备。你去看看还有什么缺失的,缺什么你告诉我,我让人去给你补齐。”

“够用了。”江来出声说道:“修这只玉镯需要的不是机器,而是技术。机器可以买来,但是技术不成。”

“所以,你就是人见人爱的江来。我同学的电话已经帮你证明了这一点。”林初一笑着说道:“那你去忙吧,我去办公室处理邮件。”

“等等。”江来出声喊道。

林初一停住脚步,转身看向江来问道:“怎么了?”

江来打开自己随手携带的修复箱,从箱子里面取出一个保温盒,他捧着盒子走到林初一面前,说道:“听说油条和咖啡是绝配,这种吃法你一定没有尝试过吧?”

“没有”林初一看着江来的眼睛,她还没从这惊喜的一幕中反应过来。

江来竟然为我打包了油条?

他是什么时候给我打包的?是我上楼去收拾东西的时候吗?还是趁我去洗手间整理头发的时候?

难道他看出来我早餐没有吃饱?这是不是太丢脸了?或者说,他只是单纯的想着我喜欢吃油条”

-----

林初一的脑海里,一瞬间浮现起八百种各式各样的念头。

“油条切段,放在碟子里,然后用叉子挑着吃嗯,再配上一杯美式或者意式浓缩。这是施道谙强烈推荐的吃法,说让人感觉一秒钟到了夏天。因为我本人不喜欢喝咖啡,倒是用热红茶配过味道也很不错。”

“江来”林初一双眼含情的看着江来,叫着他的名字。

“什么?”江来停止了说话,看着林初一出声问道。

“你真可爱!”林初一说道。

她垫起脚尖,在江来的嘴唇上亲了一口,说道:“你拼命解释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你是怎么发现我早餐没吃饱的?”

“因为我们俩一起吃过早餐,你吃得比我还要多。”江来出声说道。

“”

林初一从江来的手里接过食盒,说道:“我会用油条配咖啡的”

“我觉得还是配茶好。咖啡不配。”

“嗯,听你的。”林初一笑着说道。

林初一捧着食盒,脸上带着甜美的笑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江来。

这样反而让江来有些不好意思了,俊脸微红,小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因为你脸上有光,我想晒晒太阳。”

“”

林初一终于放过了江来,捧着食盒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江来只觉得脸颊发热,全身滚烫,就像是感冒高烧一般。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从工具箱的夹袋里摸出一面铜制的小镜子,从镜子里看着自己英俊的模样,喃喃自语:“我的脸上有光?”

江来没发现自己脸上有一轮太阳,但是,林初一说的那句话,确实让他感觉到脸上有光。

谁不喜欢被喜欢的女孩子夸奖呢?

林初一的脸上是带着笑的。

看着放在办公桌面上的保温盒,她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控制不住。

越笑就越是想笑,她要释放内心深处的喜悦,以及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的那种幸福感。

这种幸福感和喝着爸爸煲的汤时不一样,和穿上妈妈买的毛衣不一样,收到弟弟手绘的生日贺卡也不一样虽然那个时候,她也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幸福的。

她觉得自己是天之娇女,从起床的那一刻就被幸福包围着。

可是,短短两年的时间,她的人生天翻地覆。

这是爱情独有的幸福感、就像是新鲜的大红樱桃,一口咬下去,酸酸的、甜甜的、满嘴的汁液和果肉。

林初一打开保温盒盖,里面装着一小碟子油条。

长条型的油条已经被江来给切成小段,整整齐齐的码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金黄色的小山一般,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动。

“油条配红茶”

林初一的声音也洋溢着喜悦,说道:“油条好吃,红茶解腻。真好。”

她决定为自己冲泡一杯红茶,然后好好享受自己未尽的早餐。

林初一太了解江来了,她知道,能够让江来这样的钛金直男主动为你做些什么,为你说一些赞美的话,做一些感人的事情,带一个便当盒那是他真正的把你放在了心里。

如果他不愿意为你做这些,那不是他没有把你放在心里,而是他没把你放在眼里。

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你。

这样的境遇,林初一也经历过。

林初一泡了杯红茶,正准备好好的享受盒子里的油条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林初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过电话,问道:“韩管家,你好。”

“是林小姐吧?林小姐,你们家房子漏水,现在水都溢到院子里面来了我们物业没有备用钥匙,没办法进去修理。你快过来看看吧。”话筒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漏水?”林初一想了想,说道:“你给林秋打过电话了吗?”

“打过了,林先生的电话没人接听。”女人出声说道。

“那好。我现在回去一趟。”林初一出声说道。

挂断电话,林初一打开办公室隔间的门,准备和江来打一声招呼时,发现江来正对着盒子里面的玉镯发呆,一幅坐照入神的痴迷姿态。

林初一见过江来工作时的场景,知道他每修复一样重要的古董文物之前,都会先盯着修复品好好看上一阵子。

当初他替自己修复《梅妻鹤子》青花瓶的时候,硬是盯着青花瓶看足了三天,那三天时间什么都不做,就是盯着瓶子猛看。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与古人通神,他要了解创造者的思路,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代入了什么样的情感,用了什么样的巧思。了解到这些之后,他在修复的时候进行延续,修复完成的作品无论是器型还是艺术情感都是从一而终的。

它是一个和谐的整体,而不是创始者和修复者在分割和撕裂。

这种时候的江来反而是很辛苦的,一旦从入神状态出来,想要重新进入又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林初一决定不要打扰江来,毕竟,她只是回去处理一下家里的漏水情况,一会儿还要过来。

林初一轻轻的带上隔间房门,盖上保温盒的盒盖,提着包包独自离开。

林初一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老宅了,因为每次回来都会有很多种情绪充斥心间,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时的温馨幸福,父母相继去世后的孤独凄凉,还有母亲躺在血泊中的样子她瞪大眼睛,嘴巴微张,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林初一把车子停在别墅门口,发现院子外面已经停了一辆车。

一辆造型酷炫的黄色兰博基尼跑车。

林初一看着那辆跑车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新买的,酷不酷?”

林初一点了点头,说道:“酷。”

以前父亲在世的时候,虽然林家的家庭状况非常不错,但是因为父母都比较节俭,林初一和林秋都没有像其它的富二代富三代们那样去购买各种各样的名车豪宅。

林初一的座驾是一辆银色的宝马,而林秋只有一辆黑色沃尔沃。等到父母都不在了,林初一出售了尚美,以林秋在尚美占据的股份配比,他拿到了最大的那一份钱。

足够他好几辈子衣食无忧的钱。

现在,不会再有人对他的花钱挥霍有任何的限制了。

这对林秋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物业也给你打过电话吗?”林秋问道:“有一段水管生绣了,爆裂了开来”

林秋指了指院子里面的积水,说道:“我正好在旁边和朋友喝茶,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我让人换了水管,这边已经处理好了。”

林初一点了点头,准备上车走人。

“姐姐。”林秋出声喊道。

林初一转身看向林秋,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能聊聊吗?”林秋小声问道,眼神里面充满哀求。

看到那熟悉的眼神,林初一的心脏瞬间柔软。以前林秋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向自己。

姐姐,你给我买个游戏机吧?我同学都有

“姐姐,你给我买最新款的乔丹吧?我喜欢那双红色的,可酷了”

“姐姐,我想要飞机模型”

------

多少年了,他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这样的神态和自己说话了。

“好。”林初一点头答应。

她没办法拒绝,她没办法拒绝那样的眼神,拒绝那一声姐姐。她也没办法在老宅门口拒绝自己的弟弟仿佛爸爸妈妈就在头顶看着这一切。

如果自己拒绝的话,他们一定很伤心吧?

“我们回家吧。”看到林初一答应,林秋高兴的说道。“我刚才煮了咖啡。”

回家?

林初一鼻头酸涩。

这还是自己的家吗?他和林秋还能回到自己的家吗?

多么美好的字眼啊,可惜他们回不去了。

“好。”林初一点了点头。

无论如何,这是自已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了。

因为长期没人居住,门窗未开,屋子里面充满了霉菌的味道。

林初一刚刚进来,后面的大门哐的一声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