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不是吗?”花月和姿容的神情更加疑惑了,沐南也在一边连连点头。

“算了,不管他们,掀不起什么风浪,两个上不得台面的贱人而已。”沐寒烟看见这几个人的表情真的好想揍他们一顿。但是最终还是嘴角一抽,懒得跟他们多说。

……

“对了,沐寒烟那两个贴身护卫有点厉害,堂兄不能大意了。”赵四小姐怕他轻敌误事,提醒道。

“不过是两个护卫而已,能厉害到哪儿去,堂兄我现在已经是五阶剑士巅峰了,还怕收拾不了他们?”赵思宁信心十足的说道。

“什么,你只是五阶剑士!?”赵四小姐感觉像被一桶冰水当头淋下,诧异的看着赵思宁。

还以为这个正英学院的高材生多厉害呢,怎么才是五阶剑士?她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不是五阶剑士而是剑师。

要说起来,五阶剑士在黑石城这种小城市也算不错了,沐峰不就是五阶剑士,被人称为天才少年的吗?可是这样的实力,好像还配不上正英学院几个字吧。

“呃……那个,我在正英学院其实不是专修剑法的,而是炼金术。”赵思宁看出赵四小姐眼中的惊讶和轻视,尴尬的解释道。

“炼金术?”赵四小姐疑惑的看着他。

“炼金术是我们正英学院的不传之秘,解释了你也不听不明白,你只要知道堂兄很厉害就行了。再说了,不就是两个狗腿子加一个废材纨绔吗?我五阶剑士的实力难道还不够?”赵思宁解释了一句,又自信的说道。

“堂兄,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前几天,沐寒烟与沐峰约战一场,那沐峰号称沐家年轻一辈中的两大天才之一,虽然最后的结果不为外人所知,但看今天沐寒烟的样子,显然是没怎么受伤,说不定,他的实力不比沐峰差多少。

你也知道的,沐家乃是我们安云国最古老的世家之一,沐睿安一家就算被发配来了黑石城,也未必就没有私藏,说不定用什么法子给这个废材提升了实力。

再加上他那两名护卫,你五阶剑士的实力,还真未必废得了他。”赵四小姐本来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却也不能不提醒赵思宁一句。

抛开他的实力不说,正英学院弟子的身份对赵家提升家族地位更大有好处,绝不能让他出什么意外,否则族中长辈一定饶不了自己。

“这样啊,那倒是要谨慎一点了。”赵思宁摸了摸下巴说道。

“看来,是不能只依靠实力了,还得用上炼金术才行。”沉思片刻,赵思宁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金属薄片,交到赵四小姐的手上。

“这是什么?”赵四小姐好奇的问道。这金属片象是由纯金打造,上面又用纯银刻划出复杂的线条,四周还有五个尖角突起,看起来极是神秘。

“这叫黄金枷锁,一旦启动,就能让人失去行动的能力,象雕像一样任人宰割,你把它理解成定身术也行。”赵思宁得意的说道。

“这么厉害?”赵四小姐惊讶的说道,眼中有小星星闪啊闪的。不愧是正英学院的高材生啊,虽说实力是一般了点,可这炼金术还是很强大的。这次看来真的能把沐寒烟虐的痛不欲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