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能看懂吗?”见沐寒烟盯着星卜决久久不说话,曲山灵着急的问道。

“这应该是星卜诀吧,也是星卜师的安身立命之本,你怎么会轻易拿出来?”沐寒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不解的问道。

“这个……”曲山灵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急切,忘了星卜师的规矩,倒有些不好解释了。

“你不说就算了。”沐寒烟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而且对星卜术其实也没多少兴趣,不过是借个神棍名头掩盖自己的秘密罢了,所以也懒得追问,说完就朝外走去。

她是没兴趣才懒得跟曲山灵磨叽,可是在曲山灵的眼里,就变成了倨傲,不错,就是倨傲!

星卜师也好,神棍也罢,为了保持高人形象混口饭吃,干这一行的人都习惯了拿姿捏态,无意无间之间都得表现出几人傲气,哪怕饿得都快要死了,只要肥羊上门也不能露出吃相,口水就算私下里流成河也要忍着,要装傲气,装不屑,这样才能做成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大买卖。

“南公子请留步。”曲山灵赶紧叫住了沐寒烟。身为星卜师,他当然也知道星卜师的毛病,那就是一旦开装,雷打下来也得装,绝不能露底。也就是说,不管沐寒烟是真傲还是假傲,只要走出这间房,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沐寒烟哪知道他心里片刻之间就闪过这么多念头,闻言又停了下来,歪着头看着他。

“实不相瞒,这本星卜诀关系到我的生死,如果不能解开其中的迷团,就有性命之忧啊。”曲山灵一脸苦相的说道。

“哦?”沐寒烟更加好奇了,等着他说下去。

“我师父他老人家大隐于野,虽然没太大的名气,但星卜之术却是天下无双。都说星卜师算天算地算生死,断是断非断乾坤,但据我所知,真正有这本事的,也就我师父一人而已,或许其他还有,但我却是没有见过的。

我师父临死之前曾经说过,我在四十五岁上下,会有一场生死大劫,若是迈过去了,便能长命百岁,甚至窥得天机跨越生死大限,若是度不过去,就会死于非命难得善终,甚至声名扫地遗臭万年,死了都要受人唾弃。”曲山灵说到师父时一脸的崇敬,不过说到师父的预言时就是一脸苦相了。

“等等。”沐寒烟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今年多少岁了?”

看曲山灵的样子,应该早就超过他师父说的四十五岁了吧,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前几天刚好四十三岁。”曲山灵答道。

“什么?”沐寒烟惊讶的看着曲山灵那一头白发,还有眼角的皱纹,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一个古稀老人的面相,怎么可能才四十三岁。

“你是不是做了太多亏心事天在睡不着觉,才四十三岁头发就白成这样,长出一脸的褶子?”沐寒烟不太相信的说道。

“这个啊。”曲山灵犹豫了一下,挺腼腆的说道,“头发是我自己染白的,褶子经常皱啊皱啊就皱出来了,舒展一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