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曲大师认识他?”三长老看到曲山灵一脸震惊的样子,疑惑的问道。

“不认识,不认识。不过这名字起得好啊,单听名字就知道此人必然聪慧过人志存高广,胸襟宽广国士无双,他日必然盛名显赫成就不世之功,不止在安云国,便是在圣廷大陆都能千古传名。好名字,好名字,若说沐南是星运所托的话,此人根本就是天星下凡。”老神棍混迹江湖多年,当然知道有的事情不能说,但却丝毫不吝惜对沐寒烟的赞誉之辞。

三长老与沐怀东等人再次呆滞了,刚刚回来的沐南也呆滞了:这说的真的是沐寒烟吗?怎么听起来象是在说别人呢?

“曲大师,他撕别人衣服。”沐怀东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挑重点的说。

“撕得好,撕得好啊,此乃放荡不羁,气魄非人,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能成大事者,本就不是常人可比,非要有大气魄,行常人不能行之事才正常。我刚才就觉得奇怪,以沐南的星运所托之命,应该还没有这种气魄,现在才知道,果然是另有其人啊。”老神棍猛的一拍大腿,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人此时你们看来也许太过荒诞,但是他日必定一飞冲天,震惊四野。”最后这两句,可不是老神棍瞎扯了,这是他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

老神棍曲山灵坚信沐寒烟总有天会大放光彩,震惊世人。

沐怀东都快晕倒了,听这意思,好像要有出息,非得撕别人衣服当众非礼不可,我是不是也该找个机会去撕撕别人的衣服?这瞎扯个什么蛋啊?

可是众人好像还被忽悠的晕乎乎的,都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沐南一句话没说,转身又往后走去。

“你去哪?”曲山灵问道。

“接着吐。刚才多喝了两杯,受不了了。”沐南回答。

实在太恶心人了,就算要拍马屁,你也不用拍得这么不要廉耻吧。相骨相面的什么他都听说过,相名字的还是第一次听说,要这样就天星下凡了,大家什么都不用干,生了儿子起个好名字就得了。反正沐南是被老神棍的无耻恶心得实在受不了了。

这小子刚才有喝过酒么?众人有些疑惑。

“对了三长老,你刚才说还有一件事的。”曲山灵自己也觉得吹过头了,于是转移话题道。

“嗯,是还有一件事,关于我家老四的。”说到这事,三长老便抛开杂念,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四叔怎么了?”沐南正好回来,听到他说起老四,疑惑的问道。

三长老共有四子,沐南的父亲排行第三,他口中的老四便是最小的一个,名叫沐子清,年龄只比沐南大七岁。

虽然辈份高出一辈,但毕竟年纪不大,沐子清平时没什么长辈架子,性格又极为直爽,所以跟这些晚辈都相处来,一向很有人缘。

“你四叔前些日子去山阳城采购几种库房缺少的药草,算日子前几天就该回来了,却始终没有音讯,我专门放出了信鹰,也没有回来,我怕他出什么意外。”三长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