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京城赵家与沐家,也如今天黑石城的赵家与沐家一样明争暗斗,不过那时的京城赵家,却比现在的我们要强势得多,甚至一度将沐家压得抬不起头来。”赵家主悠然神往,满是自豪的说道。

“那为什么……”赵四小姐迫不及待的道出心中的疑惑。

“你听我说完。”赵家主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就在我们赵家最强势的时候,几乎就要将沐家赶出京城。那时的沐家,也有一个如沐寒烟一般的纨绔子弟,为害京城恶名远扬,其实却是个废材草包。

没有人会把这样一个草包纨绔放在眼里,赵家当然也不会例外,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一样一个草包,却仿佛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另一个人,无论心性还是实力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们赵家最强的几位高手,一一重伤于此人之手,从此一蹶不振,最后更是被沐家赶出京城,族人流落四方。”赵家主一脸沉痛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赵四小姐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啊,别说事前大家觉得不可能,就是事后,大家一样的觉得不可能。”赵家主苦叹着说道。

“祖父大人的意思是说,沐寒烟很有可能也和那人一样?”赵四小姐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倒也未必,虽然他最近表现得与以前有些不同,但和那人的表现还是相差甚远,但却也不得不防。直到那件事以后,我们才知道,沐家,可能并不象表面看来那么简单。”赵家主思索着说道。也许是隐藏实力?还是别的?总之,沐家绝不简单。

“我明白了,也许我是小看了他,以后不会了。”赵四小姐收起了对沐寒烟的小视之心,认真的说道。

“那就好了。”赵家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些年来,你与沐寒烟之间的纠葛纷争我都看在眼里,其实都是些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把戏,有时候甚至上不得台面,但是我却一直不闻不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赵四小姐有点脸红,细想起来,她对付沐寒烟那些招数,有时候还真是上不得台面,太卑鄙无耻,也太小家子气了一点。

“我们赵家当年可是名震京城,甚至比沐家还要高出一头的豪门世家,怎么可能甘心永远留在黑石城这种偏僻之地?总有一天,我们要重返京城,夺回曾经属于我们的地位与尊严。不过,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立足黑石城,精诚进取,这才是我们该做的,所以你的想法一点都没错,只有先击败了黑石城的沐家,我们才可能走出下一步。

你虽然排行第四,又是女儿之身,但众多兄弟姐妹之中,却数你天资最高,心性也狠毒,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要成大事,妇人之仁是绝不能有的,你的心性很好,很好。

祖父这些年看你胡闹,却也没有干涉,就是想让你成长得更快一些,哪怕是胡闹,哪怕是卑鄙下作,也比庸碌无为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