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寒烟这时剑势未尽,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屈山海的含怒一剑?沐寒烟飞速收剑回防,“呛”一声清响,她便连人带剑被劈飞了出去。

差距就是差距,虽然她的真实战力已经超越了剑士九阶,可与十阶大剑士一战,但屈山海也不是寻常大剑师,他可是距离剑师只有一步之遥的高手,算是剑士这个层面最顶尖存在了。

沐寒烟跌跌撞撞连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虎口已经渗出一缕鲜血。

原来这老头的实力如此可怕,沐寒烟想都没想,转身便要开溜。

可是屈山海被她当着面连连重伤两名大剑士,哪还会对她存有半分轻视,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剑势还未去尽,便又凌空飞起,又是接连数剑朝沐寒烟攻来。

剑势如潮,风云雷动,如海啸风暴,又如群峰压顶。有了宗定方与何松华的教训,屈山海根本不留半点余力,绝不肯再给他任何机会。

面对那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沐寒烟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也没有取巧的机会,只能挥开长剑,全力抵挡他的攻击。

一片寒霜漫雪飘舞于她的身前,却并非完全的虚影幻像,每一片雪花,每一滴霜晶,都充斥着凌厉的劲气,带来森森寒意。

即使比起真正的大剑士,沐寒烟借助寒霄剑施展出的化剑术也不弱多少,但是要想抵挡住屈山海的攻势显然还差了一点。

很快,沐寒烟的肩头和腿上又出现几道伤痕,洁白的霜雪之间,也呈现出朵朵鲜红,显得如此的妖艳而凄美。

“交出龙血石,放你一条生路。”见沐寒烟被自己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屈山海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一点,倒不想这么快杀了他。

“做梦,龙血石如此天材地宝,绝不能落在你们这种卑鄙无耻之人的手上。”沐寒烟坚决的说道。星幻千机沉默着,其实在默默吐槽,都这个时候了,不给就不给呗,还嘴硬拒绝的这么义正言辞,标榜好人个什么劲。沐大纨绔可从来不是什么正义之士。但是,出乎意料的,就是沐寒烟被逼到了这个份上,星幻千机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沐寒烟很清楚,只要一刻没有得到龙血石,屈山海就始终不会下死手,而一旦让他知道龙血石的力量早被自己吸纳一空变成了粉末,估计就真要跟自己玩命了。

她只能不断的坚持,拖延,直到对方出现破绽的那一刻,或许那一刻永远都不会出现,但是她必须这么做,否则,她就只能,死!

“好,好,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屈山海怒极反笑,手中剑势依旧如暴风骤寸。

“哧,哧,哧……”沐寒烟的身上又多出几道血痕,鲜血浸湿衣衫,整个人都宛如血人。

沐寒烟的脚步越来越踉跄,身形越来越不稳。然而却是依旧一言不发,眼神坚定。看的屈山海越发的烦躁和害怕。

是的,害怕,他面对如此不屈的沐寒烟,心中开始害怕。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害怕。明明自己下一刻就可以一剑杀掉沐寒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