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我不跟你说了,先让我修养一段时间,我想静静。”姜玉哲急匆匆的说完,追着花月姿容两人就跑了出去,看那狼狈的模样,简直跟丧家之犬似的。

“咦,姜玉哲呢,刚才好像看见他了,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人影了?”沐玉莹挽着袖子,兴冲冲的问道。

沐寒烟目瞪口呆的望着姜玉哲远遁的身影,又看看沐玉莹兴奋的俏脸和挥舞着的小手,半晌说不出话来。

事情,好像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啊,以前怎么不知道沐玉莹这么暴力呢,难道是被姜玉哲吓了几次,吓出暴力倾向了?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谁能想到,日后凶名远扬的鬼剑姜玉哲,竟然也会被人欺负成这样。沐寒烟感慨万分的摇了摇头。

反正姜玉哲都跑远了,她也只能暂时打消先前的念头。

这时,其他沐家子弟也闻讯赶来,为沐寒烟等人送行。见到大长老,都尊敬的鞠躬行礼。

“见过大长老,请大长老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修炼,绝不辜负您老人家的一片苦心。”

“大长老好,以前是我们年幼不懂事,误会了您老人家,以后一定谨记您老人家的教诲,安心修炼报效家族。”沐杰等人感动的说道。

“嗯……你们知道就行了,不用太过拘谨。”大长老先是一愣,而后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连忙搀起众人,一脸慈爱的说道。

一边说,还一边悄悄打量着沐寒烟,心中暗暗想道:还真是奇怪了,这败家子怎么真的转性了,真的把那些珍藏分给了众人。

疑惑的同时,大长老的心情却好了许多,不管怎么说,他一番心血倒是没有白费,能换来一众晚辈的理解和尊敬,倒也值得。

于是,大长老看向沐寒烟的目光也稍稍温和了一点:还好,这个败家子总算做对了一次,还不至于无药可救。

沐寒烟注意到大长老目光中的那一丝柔和,淡淡一笑。她知道,这还不足以完全改变大长老对自己的成见,也不能化解他对父亲的敌意,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个好的开始吧。

与众人一一辞行,沐寒烟等人踏上马车,出了城门,朝着龙岩山脉疾驰而去。

身后,赵四小姐正一脸阴狠的望向他们离去的方向。

“表哥,你说的那名高手,真杀得了沐寒烟?”赵四小姐问赵思宁道。

“放心,只要他一出手,别说一个沐寒烟,便是十个,都一样的死路一条。”赵思宁胸有成竹的说道。

“沐家的宗家乃是京城世家豪门,沐寒烟怎么说也是宗家嫡氏,那人真敢出手吗?”赵四小姐有些担心的说道。

要说起来,这世上能杀得了沐寒烟的人多了去了,可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敢动手的人却是不多。

“放心吧,如果换了以前,他可能不会出手,但是现在吗,他绝不会推辞。”赵思宁神秘兮兮的说道。

“好,那我们也出发,这一次,绝不能让沐寒烟活着回到黑石城。”赵四小姐钻进马车,一脸恶毒的说道。

马车渐渐远离黑石城,驰行在蜿蜒的山道上,虽然车里铺了厚厚的绒垫,但山风透过窗帘,仍然让人感到阵阵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