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巨石之间走了两个时辰,一行人渐渐进入山谷深处,脚下那不算道路的道路也变得越发崎岖难行,屈风亭一声令下,众人就地休息。

地势险峻,找不到可以容下数百人的平地,于是众人各自散开。

“沐公子。”沐寒烟几人正吃着干粮,就见杨伯乔避开其他人的耳目,悄悄走了过来。

“你来干什么,不怕你们屈盟主怀疑你吃里扒外?”沐成讥讽的说道。

“沐兄弟先前的事的确是我不对,不过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们杨氏一族这一代就我们兄弟三人,大哥已经惨遭不测,三弟年纪尚小,就算不为了家族考虑,我也只能投靠屈风亭,全力保他平安。”杨伯乔苦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

听他这么说,沐成倒是不好多说什么了。事实上他也知道,沐寒烟实力再强,想要同时保护他们几人也不容易,杨伯乔兄弟二人真要跟上来的话,也未必就是好事。

“有什么事吗?”沐寒烟倒是没怎么往心里去,淡淡的问道。

“屈风亭刚才问起你的实力,我据实以答,还望你见谅。”杨伯乔刚才一不小心就说出了沐寒烟的真实实力,说完以后才想起沐寒烟的叮嘱,心头暗暗后悔,想来想去觉得不妥,这才赶紧过来知会沐寒烟一声。

“什么?”沐寒烟皱了皱眉头。

虽然早知道自己的秘密未必可以隐藏多久,也料到杨伯乔未必能在屈风亭的面前守口如瓶,但他这么快就说了出去,还是让沐寒烟有些不悦。

“杨伯兴不是保证过绝不泄漏的吗?你们怎么这么轻易就说出去了?”沐成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的火气,腾腾又冒了起来,质问杨伯乔道。

他其实一直都不明白沐寒烟为什么要隐瞒实力,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但是本来就对杨伯乔兄弟二人不满,听说这事自然生气。<>

“我一时大意,顺口就说了出来,不过不关三弟的事,他当时根本就不在场。你们要怪就怪我好了,要责要罚我杨伯乔绝无二话,与三弟没有任何关系。”杨伯乔一脸坚决的说道。

虽然不得已托庇于屈风亭,但是只论个人实力,沐寒烟却绝不在屈风亭之下。如果真的遇上凶险,其他人能不能脱险他不敢说,但是沐寒烟多半能逃出一劫,他不想沐寒烟知道此事后怪罪到杨伯兴的身上。

说到底,他还是敬畏沐寒烟的实力。

沐寒烟本来也有些生气,但是看到杨伯乔那一脸的坚决,还有提到弟弟时眼中流露出的关切和期待,她的心,却莫名的一软。

“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我知道你是为你弟弟来的,你放心,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我都绝不会迁怒于他。”沐寒烟无所谓的说道。

细细这样的结果,其实并没有太出乎她的意料。杨家这数百年来依附于屈家的淫威之下,身为杨氏子弟,基本上对屈家就没有半点抗拒之心,这几乎都成了他们的本能。屈风亭不问也就罢了,一旦问起来,杨伯乔可能想都不想就全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