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没看到他正在伤心么

“要不然还能怎样,签地契约都立下了,我还能抢回来吗?”庞德宗一肚子闷气没处发,很少见的在赵思宁面前拉长了马脸。

如果没立下天地契约,他还可以找个理由反悔,可是谁让他那么心急,生怕沐寒烟变卦,火急火燎的先立下了天地契约。庞德宗是深切的体会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痛苦,还是个千斤巨石。心痛的无法呼吸啊……

“可是,那是师祖老人家留下的遗物啊。”赵思宁见惯了他的和颜悦色,还是第一次见他发火,有点心虚,小心翼翼的说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那是师父他老人家的遗物,你都知道我能不知道吗,还用得着你来提醒吗?”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来庞德宗更是满腹怨气。

本来还指望着沐寒烟禁不住神器的诱惑自取死路,可是哪想到他竟然误打误撞的完全炼化了苍玄云纱,这一下,就算他想死都死不了了。

偏偏那臭小子又精得跟只小狐狸似的,肯定会提防着自己,再加上他沐氏后人的身份,自己再想暗中下手抢夺也是难上加难了。

庞德宗越想越是头大,也越想越是懊恼。

看见庞德宗一肚子闷气没处撒的样子,赵思宁也就不敢再嘴了,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

“算了,他也就是运气好点罢了,没准什么时候一倒霉,打错了手诀,就被那苍玄云纱震得粉身碎骨了。”看到赵思宁那畏手畏脚的样子,庞德宗有点于心不忍,又安慰了一句,当然也可以说是自我安慰。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个自我安慰实在不太现实,苍玄云纱都已经被完全炼化,就算打错了手诀,无非就是不能使用罢了,又怎么会出意外?除非,他运气坏到逆天了。

唉,以前自己想使用苍玄云纱,要指望运气好到逆天,而现在,想要沐寒烟出意外,却要指望他运气坏到逆天。这样一想,连庞德宗自己都觉得可悲。

“师叔,你是在咒他吗?”赵思宁虽然心里害怕,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庞德宗嘴里说的是没准,但是怎么听都像是诅咒的意味呢?

“滚!”庞德宗其实很不想发火,但是对着这个没眼力的家伙,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的从牙缝里迸出这个字来。

堂堂剑圣导师,正英学院代任院主,居然被个还未成年的臭小子逼得束手无策,只能象市井妇人一样恶语诅咒,就差没拿根绣花针扎纸人了,丢人,实在丢人啊!

……

沐寒烟没有关心庞德宗那饱受摧残的脆弱心灵,扛着个大铁箱回到了营地。

沐成和吴齐云,还有严雨初三人正围坐在篝火旁,见沐寒烟扛着个大铁箱子回来都是一脸的好奇。

“不就是两颗丹药吗,怎么拿这么大的箱子装?”吴齐云围着箱子左转左转,一脸好奇的问道。

“看见好玩,随便要来玩的。”沐寒烟随手说道。

“不可能,这箱子明明是用炼金术炼制而成,必定是用来收藏极为珍贵之物,庞德宗怎么可能随便给你。”吴齐云眼力不错,一眼就看出这箱子来历不凡,怀疑的看着沐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