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这姚广成不但擅长炼金术,为人也极其卑鄙,品石大会的主意,便是他最早向元天波提出来的,所以元天波对他极为信任,倚为左膀右臂。

姚广成俯到元天波身边,低声耳语起来。

……

沐寒烟几人一边听着凌宝宝介绍品石大会的规矩顺带着自吹自擂,一边在大厅里四处转悠看热闹。

“哈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竟然是琉璃金,琉璃金啊。”人群里,一名年轻的剑士捧着块不到巴掌大的陨金矿,看着边角露出的一点点斑斓之色,仰天狂笑道。

“切,这么小一块,还只是琉璃金,除掉炼化的钱能剩多少,居然高兴成这样,没追求。”凌宝宝很是不屑的说道。

沐寒烟几人已经听他说起过品石大会的规矩,根据陨金原矿的大小和表面的品质,每一块定价数千到数万不等,请人炼化鉴定的话,如果只是废石,收费一万,如果的确是陨金石,收费则是五万到百万不等。

而为了以示公正,墙还还贴着各类陨金的价格和炼化鉴定的价格。

沐寒烟看了看墙上的价目,这块琉璃金原矿大概只需要五千,但是炼化费却需要十万,而本身价值则是十五万,也就是说,这名年轻的剑士能尽赚四万五千两子。

其实要说起来,一下赚这多么多钱,对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一夜暴富了,但根据沐寒烟先前所见,就算赌上一百次,大概也就找到那么一两块陨金,想靠这个发家致富还真是难如登天。

不过赌徒就是这样,明知道赢的机会不大,却总是心存幻想,总觉得自己的运气会比别人好一点。

“你倒是有追求,怎么输得连裤子都没了。”听了凌宝宝的话,吴齐云打趣的说道。

“我那……我那不是运气不好吗?本来以我的眼力,分辨陨金石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可是没办法,跟我们那里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啊。”凌宝宝脸一红,小声的争辩道。

“什么不一样?”沐寒烟已经听他说过几次类似的话,好奇的问道。

“陨金石啊,和我们那里的精金秘银不太一样,还有其他的也不一样,反正就是不一样了。”凌宝宝含含糊糊的说道。

“对了,你们不是来赌的吗,怎么还不下手?”似乎不想让沐寒烟追问下云,凌宝宝岔开话题道。

“嗯,我们也去试试运气吧。”沐寒烟看得差不多了,规矩也都了解了,该下手了。

几人信步来到最近的石制柜台前面,柜台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陨金原石,上面都有名码标价,选中那一块直接将钱交了。

见到沐寒烟几人走了过来,一名五十多岁的精瘦男子快步迎了过来。

“几位客官也是来品石的,不知道有没有中意的?”这名精瘦男子正是姚广成。

按照他和元天波的计议,当然是要先给沐寒烟一点甜头尝尝,勾起他的兴趣,然后有输有赢,总的说来还是要赢面居大,这样才能让他享受到赌徒的乐趣,让他越陷越深,最后,当然就得让他输红眼睛,把所有的身家全押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