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很痛啊,求我啊,也许我心情一好就放你马了。”莫彦鸿的脚在沐成的肩头转了几转,继续狞笑着说道。

“莫彦鸿,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跟我单打独斗。”沐成痛入心髓,却没有求饶,双目圆瞪的对莫彦鸿说道。

看到沐成伤在这样都还如此硬气,不但没求饶,还向自己挑战,莫彦鸿觉得很没有面子。

“怎么,我伤成这样,你都不敢应战吗,呸,懦夫!”沐成一口血沫吐了出去,然后破口大骂道。

不远处,吴齐云艰难的睁开眼睛,望着一脸倔强的沐成,心中感慨万千。其实,现在的沐成,哪还有力气向人挑战,别说是莫彦鸿了,随便来个小孩子都能一剑戳死他。

他知道,沐成之所以挑衅莫彦鸿,只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为沐寒烟争取一点时间罢了。

相信沐成自己也知道,莫彦鸿一怒之下,很可能将他斩杀当场,但他却没有半点犹豫,目光中,甚至有求死之心。

如果是以前,吴齐云还会以为沐成是被赵四小姐的死打击得太狠,所以一心求死,但是这么多天下来,他却看得出来,沐成已经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这么做,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沐寒烟争取时间。

想明白这沐成的真实用意,吴齐云心中也是热血沸腾。

“好,好,既然你存心找死,那就成全你吧,拣起你的剑,我和你公平一战。”莫彦鸿差点被沐成一口血沫吐到脸上,气得脸色发紫,狠狠的说道。

听到他说的公平一战几个字,所有人都不由露出鄙夷之色,别人都伤成这样了,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公平二字,脸皮还真够厚的。

沐成倒是没说什么,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又艰难的弯下腰拣起长剑。

“来吧,让我看看莫家家主的宝贝公子,到底有多少斤两。”沐成说道。

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沐成已经连腰都直不起来了,破裂的衣衫中露出无数伤口,皮开肉绽还在不断的往外冒着鲜血,可是,他的眼中却没有一丝畏怯,只有无比的坚定。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深深的震撼,四周一片死寂。

虽然对这些世家豪门毫无好感,也不关心谁是谁非谁死谁活,完全就是抱着看狗咬狗的心态来看热闹,可是,看到这一幕,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对沐成生成敬佩之心。

什么是剑士,宁折不屈,虽死无惧,一往直前,永不言弃,这才是真正的剑士。否则,便是再强的实力,都配不上剑士二字!

……

远处,金雨光有些着急了,他焦急而担忧的看向依旧一脸平静的夜阑沨:“大人,我们真的不出手相助么?”经过这些天和沐成的相处,金雨光还是蛮喜欢这个粗神经的家伙的。再加上看到沐成这样的宁折不屈,心中更是感动。

“还不急……”夜阑沨的声音低低说道,“这是属于他们成长的洗礼。”多相信寒烟一些,她会出现的。最后这句,夜阑沨没有说出来。

……

沐成浑身浴血,眼神却是坚毅无比。

看到四周众人望向沐成时眼中的敬佩,莫彦鸿更是怒火中烧。

他今天是来羞辱沐寒烟找回颜面的,而不是给他长脸的,连一个小跟班都能让人如此敬佩,那沐寒烟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不又更高了一层。不行,必须尽快把这家伙的气焰打下去,否则今天就算靠着戴松龄的实力收拾了沐寒烟,也依旧挽不会他的面子。